您当前的位置 :文化频道 > 沈水书吧 > 网络红文 正文
望辽河
http://www.syd.com.cn   来源: 辽宁日报  2017-10-11 09:34
分享到:
更多

  一条流动的河

  是的,在青龙山

  没见到龙

  不远处的辽河正在转弯

  它用有限的水流,在雨季

  尚未到来之前

  匍匐着转弯

  向更低处流淌

  一条流动的河,就是一个民族

  历经无数苦难生存的哲学

  ——而这

  就是大彻大悟

  它不仅需要一个图腾的名字

  更需要一颗

  比大地更谦卑、更包容的心

  望辽河

  夜晚,沿辽河眺望

  所有的星光都在河里

  水面,如同天上的街市

  我不能从亘古的源头默数到今天

  它匍匐着走向入海口

  但我能抚摸到它

  千疮百孔的疤痕

  如数家珍、如数自己隐痛的肋骨

  我清楚两岸的村庄、犬吠和鸡鸣

  哪儿有祖坟和寺庙、哪儿有古塔

  哪儿有秋风和夏凉、哪儿种大豆

  哪儿产玉米和高粱

  而我,白天种树

  饲养两岸辽阔的风

  夜晚,就是这条街市的守夜人

  一只鸟像一件静止的事物

  像一件静止的事物

  在夕阳沉降的嘎吱声中

  独自兀立

  不知名的水鸟

  将一只脚提起来,蓄势待发

  而另一只脚,沉陷在短暂的

  寂寥中

  五月的卧龙湖

  被三棱草和蒲苇

  擦去浮尘

  那只鸟

  终于将另一只脚放下

  像个哑默的书童,轻缓地

  推开水中银亮的门环

  印象画

  那条河使夜色加速了

  倾斜、变形

  像某种

  不确定的隐患和担忧

  趁着足够的黑,我们能够

  辨别风向,以及河流的走向

  我担心的是

  也许我正与阳光背道而驰

  无法看到一幅画

  所隐含的神秘

  在黑色的边缘,听到远处

  一个古老的民族

  冒雨赶路时

  踢踏踢踏的脚步声

  在祺州城我拾起一瓣陶片

  在祺州城

  我拾起一瓣陶片

  然后双手合十

  野花开得漫山遍野

  宛如螺旋攀升的云梯

  我能看到远古

  ——渺小的背影,虚幻,模糊

  而我,如同一只土拨鼠

  独自闯进瓷窑

  有那么片刻,整个世界

  仿佛停滞下来。散发出巨大的热

  炙烤着沉默的时光

  我悄悄地低下头

  端详着指缝间滚烫的陶片

  那是一些不忍舍弃

  不能带走的古迹

  仿佛时间或尘世

  仿佛疼痛或笑声

  □大梁

编辑: 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