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文化频道 > 首页 > 盛京风情 正文
毓峰:钟灵毓秀 厚积薄发
http://www.syd.com.cn   来源: 沈阳日报  2017-10-10 09:17
分享到:
更多

  

  承载历史,传承文化,延续城市文脉,邀约艺术家讲述艺术人生,沈报集团探索融媒实践,沈阳日报、帅正新闻推出年度特别策划——文脉溯源·艺缘雅集,倾听艺术家与艺术结缘历程,汇集艺术家创作与人生感悟,历练文化古都艺术涵养,回放过往、启迪来者、守望城市文明风向标。

  毓峰,满族,爱新觉罗氏,又名赵沨来,1937年生。现任爱新觉罗书画艺术研究会会长,东方华夏文化遗产保护中心、皇家文化遗产保护项目委员会名誉会长,御室爱新觉罗书画院院长。沈阳故宫特聘研究员。

  出版专著、专集《旅踪心影》、《草原雄鹰》、《万泉短笛》、《蓓蕾初绽》、《作文例话》、《爱新觉罗毓峰书法集》等。

  孔子有云:“君子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中国传统文化主张“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厚积薄发,文化人能以长期积累的匠心与工匠精神做事,往往可以收获天道酬勤的意趣。我们看到,爱新觉罗毓峰先生,秉持匠心,深耕文化,传承文脉。“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2017年9月11日,年已八旬的爱新觉罗毓峰先生接受了沈阳日报、沈报融媒记者的采访。

  清雅的书房里,挂满了溥杰、溥儒、启功、鸿钧、恒山等满族名人的书画作品,书架上,全套精装《爱新觉罗宗谱全书》格外抢眼。

  家世皇室后裔

  毓峰先生说,“我有两枚闲章,一枚‘故里盛京’,一枚‘盛京老民’。沈阳故宫,我父亲称它‘老院子’。我是‘毓’字辈,是努尔哈赤第十二代后人,康熙第九世孙。我家列祖列宗都记在宗谱里。”

  “我的曾祖叫奕庆,受封奉恩将军,后考中实录馆纂修官,又晋升为国史馆清文总校,得赏二品顶戴,授内阁学士。晚年移居故里盛京。我生于斯,长于斯,一辈子没离开沈阳。”

  说到姓氏,毓峰说,“爱新觉罗”是满语。汉译“爱新”为金,“觉罗”意为姓。意思是这姓氏像金子一样尊贵。辛亥革命后,清帝逊位,多改为汉姓。有个顺口溜:“满族改姓始清丰,爱新觉罗改最多,金肇罗德兴依海,文满华隆景章和。”

  “说到字辈,这是康熙皇帝接受汉文化,学习汉族的命名方式,确定取名要跟辈分排行。固定子辈为‘胤’,孙辈为‘弘’。乾隆时定了‘永’、‘锦’、‘奕’、‘载’。道光时定‘溥’、‘毓’、‘恒’、‘启’。咸丰时定‘焘’、‘闿’、‘增’、‘祺’……我是‘毓’字辈,当今属于高辈,见到大画家金鸿钧时,他尊我为:‘宗长’,我就说,‘不敢当,我和你同年同月同日生。’我生于1937年,已是民国时代,爱新觉罗是本姓,但已改为‘肇’名‘毓峰’。上学时,姥爷以‘有凤来仪’之意,起名为‘凤来’。解放后,上中学时我‘暗度陈仓’,把姓名改成‘赵沨来’。”

  文教一生从文

  说到文脉,毓峰先生很兴奋,“清史、满族史研究专家学者一致认为:爱新觉罗家族有崇文重教的优秀传统。自清入关以后,上至皇帝王公,下至宗室贵族及其后裔,都十分重视文化,善于学习汉族文化,鼎力发展文教事业,极力弘扬中华民族博大精深的优秀文化。崇文成为爱新觉罗氏普遍的家风,世代沿袭。很多贵族之家成为书香门第。清朝后期,腐朽没落,但书香文风不散。我家曾祖奉国将军是传袭受封的,但他的学位是自己考中的。到了民国初期,家父创办小学、中学,自任校董。我家家学森严,从牙牙学语,父母就教我学‘鹅鹅鹅,曲项向天歌’,‘春眠不觉晓’,乾隆的《一轮明月滚金球》,接着是《三字经》。”

  “我是六岁上学,现在叫大西小学。解放时我是小学四年,我在小学六年级的时候,11岁,我就当了小先生,给兴奉铁工厂的工人扫盲。受家庭熏陶,我爱上了文学。16岁在报纸上发表第一首诗《把红旗插上白玉山》。中学时代,就做起了作家梦。大学学的是中文专业,毕业当了语文老师。杨仁恺先生说我是以文为业,我也是以教为业。20余年的中学语文教师生涯,别人说我是教书匠,我却以匠为荣。人们说我桃李满天下,我以培养的英才而感到自豪。我的学生有劳模、作家、教育家、将军、企业家,当他们来看望我时,我感到这是人生最大的幸福。”

  “《沈阳日报》万泉副刊是我的创作基地,我给《沈阳日报》写的文章,写中街、写故宫、写张氏帅府、写彩塔、写文化路、写塔湾……现在能成一本书。《沈阳日报》当时的编辑说我是歌颂沈阳的专业户。”

  “改革开放之后,我被擢升为沈河区文化局长,我认识到文化工作的重要性,重视开展以文补文活动,提出以文化人,面向基层、面向群众,大力开展社区文化活动,重视群众文化活动,带头开展书法活动,人们说,沈河区是书法家的摇篮。沈河区被评为首批全国文化模范区。我也荣获文化部、人事部授予的全国先进文化工作者称号。”

  创新文创行者

  毓峰先生说,“退休后,我被聘为一著名创意公司的总监,这是一个新兴的文创产业,我理解,所谓文创是文化创新产业。我体会,创意的‘意’,就是要把思想立起来。创意是文化软实力的最突出表现,释放文化的能量,使软实力变成硬实力。文化创造力贯穿、渗透于政治、经济、文化、军事诸多领域中,它的首要功能则是创意,好的创意就是走在别人的前面,达到一定的深度和高度。而文化事业、文化产业是文化建设之两翼,文化力、文化生产力,既是文化发展之力,又是经济发展之力。第一本《中国CI年鉴》的序言,就是我参与创作的。CI是创造品牌的文化,CI是打造品牌的系统工程。我认为,‘品’是里子,‘牌’是面子,‘品’是品质、品位、品行,品格;‘牌’是标识图案、注册商标。我早在1993年就投身CIS(品牌策划设计)行业,为天津天士力、沈河区皇城、都市绿洲等五十余著名企业、学校、城区导入CIS,打造品牌。”

  “我认为,创,创新,释放能量,在国民经济中,释放文化的能量。文化是魂,经济是血肉,文化是社会肌体健康的基因,是民族的精神支柱,文化凝聚民族、国家精神。文化是风、是水、是空气。”

  书艺翰墨书心

  “我平生与翰墨为伍,自幼受家庭熏陶和书香沁润,早年‘描红’专摹乾隆十一子成亲王永瑆的字谱,进而临习康、乾诗帖,青年时代师‘二王’,临池不辍。我上中学时,学校出壁报,我既是主编,又是缮写员。我当教员时,学校写毛笔大字、写奖状、写毕业证书,常常是我的活。”

  “谈到书法,我有几位恩人,第一个是杨仁恺先生,他鼓励我练书法,出书法集,亲自为书法集作序。先生在《毓峰书艺·序》中说:书法艺术是其人整体素质的展现,毓峰字如其人,清雅、圆润、隽秀、飘逸,颇显清皇室‘馆阁体’之风韵。三个世纪以来,清朝上自皇帝,下至王公贵胄及其后裔,涌现颇多书画家,更不乏康熙、乾隆、弘昼、永瑆、溥儒、启功等巅峰人物。爱新觉罗书画艺术已成体系,源远流长,毓峰当属传人。”

  “杨仁恺先生介绍我认识的启功先生。我也将启功看作是我的恩师,他是我的宗亲。沈延毅、霍安荣等先生的书法,对我起了熏陶作用。杨仁恺先生夫人,是我的心理学老师,她在心理课程中讲过,文字是思维的物质外壳,是表意抒情的线条,这句话,我记了一辈子。”

  “我与书界名家交往颇多,尤其尊崇启功先生的人品、书品、文品。启功先生在用笔、结字、谋篇、布局等方面总结出的对立统一律、黄金分割率,让我受益匪浅。我退休时,启功先生给我写的书法横幅行百里者半九十,我一直挂在屋里。激励我走好后半生。”

  毓峰先生说,“在当今电脑时代,很多人都不会写字了,作为中国人应该认识到,汉字是中国文化之根。我觉得,汉字六法是人类文明史上最伟大的发明创造之一。汉字有三美:意美、形美、音美,具有传递、交流思想,表达感情的社会化功能,产生了强大的凝聚力,汉字是记录传承推动文化发展的重要工具,是文化的基础。”

  “我认为,要想把书法练好,必须全神贯注,凝神静气,仔细观察字的结构,并要脑、眼、手相应,准确控制运笔的轻重缓急,这样久而久之能潜移默化地改变一个人的心理素质,养成沉着、镇定的习惯。学习书法,可以发展人的健康个性,勇于创新。”毓峰先生说。

  9月18日,爱新觉罗族人、企业家金东涛先生说,“毓老是我们的宗长,德高望重。我们接触毓老,他释放出来的都是正能量,他对文化传播的执著,他的奉献精神值得我们学习。他有这么多才艺,又这么谦虚,与他的素质、素养很有关系。毓老在格局和胸怀上,具有包容感,他愿意帮助别人,能让别人感觉到,愿意和他一起交流。”

  毓峰先生为接受采访再次书写了乾隆《盛京赋》,并提议将这幅作品作为采访画面的背景,采访临近结束,毓峰先生展纸挥毫,再次书写了“精气神”三个大字……

  沈阳日报、沈报融媒记者赵威关捷王晓辉徐小凌/视频魏爽/制图

编辑: 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