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文化频道 > 沈水书吧 > 我评作品 正文
分享之所以经济自有道理
http://www.syd.com.cn   来源: 辽宁日报  2017-09-26 14:14
分享到:
更多

  经济学一般来说认为私人商品具有消费上的竞争性,故只可能个人享用而不可能有人际间的分享。然而,理论是灰色的,实践之树常青。分享经济时代的到来打破了经济学的思维定式,既提出了新的理论课题,也带来了新的创新创业的机遇。萨丹拉彻的《分享经济的爆发》就是一部讨论分享经济的最新力作。书中,通过扎实的理论分析和案例调研,揭示了分享经济的缘起,从而说明分享经济不是一阵风,而是经济发展周期中的一个新阶段。

  如果说分享经济本就是一个很接地气的经济学概念,那么《分享经济的爆发》的贡献就在于打通了理论研究与商业实践之间的任督二脉,让无论是理论工作者还是商业经营者的你我他都可以开卷有益。任何一个对分享经济有兴趣的人,都可以通过书中一个个生动的案例让自己的认识升华,成为你周围的分享专家。

  分享经济正在一步一步颠覆我们的生活。分享经济到底是什么?从经济学的角度看,分享经济有何优点?既然分享经济有优点,则分享经济为什么在我们这个时代才爆发?

  对于什么是“分享经济”,至今仍没有统一的意见。所以,聪明的做法是列举这种经济体系的关键特征,正如阿鲁·萨丹拉彻在《分享经济的爆发》中所做的那样:第一,以市场为基础进行资源配置;第二,提高了闲置的房产、汽车、人力技能,甚至时间、知识等资源的使用效率;第三,削弱了企业的中心化和层级化,转而呈现出群体网络结构;第四,点对点的服务使得个人行为与专业行为界限模糊(搭车变成了网上拼车,借钱变成了网络众筹);第五,全职与兼职、正式工与临时工、工作与休闲之间界限模糊(如代驾)。以上几点特征使得分享经济在所提供的产品的性质上不同于传统经济:分享经济是一种点对点的交流,提供的是异质化的产品和服务,以企业为中心的传统经济则是一种点对面的交流,提供同质化的产品和服务。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弗里德曼曾反复劝诫众生: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分享经济的出现打破了这一铁律吗?恐怕未必。分享经济不是“礼物经济”式的完全基于情感纽带的交换或馈赠,而仍然属于商业化的市场运作。萨丹拉彻在《分享经济的爆发》中坦言:“你获得服务就要付费,你提供服务就要收费。”换句话说,程维是企业家而非慈善家。他所创建的滴滴出行网络平台既方便了消费者,也使得大量闲置的物资和人力资本得到了更充分的利用。但是,程维的企业仍然以利润最大化为目标,只是实现这一目标的手段不同于以往。

  分享经济——萨丹拉彻更愿意称之为“群体资本主义”——的最大特征在于其居于以价格为信息源的市场经济和以情感为信息源的礼物经济之间。在某些情境下,分享经济依存于人的社会化天性,且不以直接获利为目的(如出租车司机免费接送高考考生),从而更接近以血缘和友情为纽带的礼物经济。我们可以称之为强(thick)分享经济。在另一些情境下,分享经济以盈利为优先(如滴滴打车),故仍然是一种非情感化的纯市场活动。多数人想必不会主动与专车司机建立任何私人纽带,很多美女更避之唯恐不及。我们可以称之为弱(thin)分享经济。

  分享经济仍需言利,故分享经济爆发的直接原因肯定是这种经济模式有更大的潜在利润空间。那么,这种超额利润来自何处呢?

  先看收益,诺贝尔奖获得者哈耶克发展了斯密的洞见,认为市场经济的发展意味着打破以亲缘和血缘为纽带的熟人化的小范围经济,进入与陌生人交易的大范围经济。有趣的是,互联网信息技术的进步使得熟人与陌生人之间的传统区分变得模糊,故分享经济这一新的市场模式的出现挑战着哈耶克的二分法。分享经济不仅扩大了交易范围(市场的广度),如我们可以通过途家网预订在外地的陌生家庭中的住宿;并且,依赖于互联网社交平台的流行和平台使用者之间的信任,分享经济将陌生人间的交易熟人化,从而使交易的商品扩展到闲置的二手童车、奶粉、婴儿床之类在陌生人间不易公开交易者(市场的深度)。

  再看成本,分享经济的成本优势在于提升了原本未获得充分利用的闲置资源的使用效率。“使用但不拥有”可令生产者(如淘宝网店的业主)和消费者(如网约车的使用者)节约一次性的固定投入,在要素或消费品具有高价格但低利用率的属性时尤为合算。也就是说,分享经济“并非创建新的集成中心化系统,而是通过数字技术利用分散的过剩产能”。注意,利用的是过剩产能或曰闲置资源。因此,分享经济能使社会资源得到更充分的利用,从而通过供给侧的改善更好地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多元化需求。

  既然分享经济好处多多,为什么直至今日才有分享经济的爆发呢?按照诺奖得主科斯和诺思的说法,一种经济模式的成本可视为生产成本(取决于要素价格和生产技术)与交易成本(取决于文化和制度)之和。信息技术的发展既扩大了生产者的规模(滴滴、淘宝的平台都可以视为千万个小承包者的“微外包”),也扩大了消费者的规模(每一个在网站或社交平台上注册的人都是潜在消费者),从而同时实现了生产者和消费者的规模经济,降低了经济活动的生产成本。另一方面,通过私人社交关系的软约束或第三方平台监管(如消费者点评对商家声誉的影响和支付宝的中介支付功能)的硬约束,互联网信息技术的发展降低了对异质化商品进行小规模点对点交易时的市场交易成本。分享经济的两类成本在人人手握互联网信息终端的时代同时下降,自然使得分享经济成为有利可图的经济模式。可以说,互联网数字信息技术的进步为分享经济的爆发同时提供了技术上和经济上的可行性。

  如果你读了我这篇小文后想继续了解分享经济,你可以选择自己去书店买书(市场经济);或者如果我们熟识,你也可以选择向我索书。若我免费将书借或送予你,此可算是礼物经济;若我将自己手中闲置的书卖或租给你,则或可算是分享经济的一个不甚精确的例子吧。
 □汪毅霖(作者系西南政法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

编辑: 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