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文化频道 > 沈水书吧 > 我评作品 正文
漂亮好看的书具有造梦能力
http://www.syd.com.cn   来源: 辽宁日报  2017-09-26 14:14
分享到:
更多

  不少读书人都有个偏见,觉得书籍设计装帧只是形式,远没有内容重要。笔者是个粗胚,以前也坚信“内容为王”。但现在,每当我无聊、不想看书时,便会找几本装帧漂亮的书出来,哪怕只是摸摸,翻翻,嗅嗅,都会有一种难以名状的幸福从心底汩汩流出。正是这种感觉让我相信:形式也是内容,甚至就是美本身,如果纸书不会消亡,恰恰是因为它的形式美。

  为什么宋版书在古籍市场受推崇?除了年代久远、校勘精良、文献价值高的原因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宋版书好看。明人高濂说:“宋人之书,纸坚刻软,字画如写,格用单边,间多讳字,用墨稀薄,虽着水湿,燥无湮迹。开卷,一种书香,自生异味。”清人孙从添也说:“南北宋刻本,纸质螺纹不同,字画刻手,古劲而雅,墨气香淡纸色苍润,展卷便有惊人之处。”

  中信最近出了一本《了不起的宋版书》,里面介绍说,宋版书选纸精良,元版本的纸则稍黑且粗糙;宋刻本墨色清纯匀净,元版本无此特点;宋版书采用人工书法,或欧阳询体,或颜真卿体,或柳公权体,之后的则是刻工字体,意蕴差远了;宋版书大气疏朗,每页10行居多,天头地脚有留白之美,而宋以后的古籍,为了节约成本,很多都没有做到每页10行的标准,看起来就紧凑局促;印刻白口时,除了版心的信息内容之外,多余的板木都要刨去,工艺上比黑口来得复杂。但宋人更喜欢简洁清雅的白口设计,所以黑口在宋代比较少见。但随着印刷业的发展,元明时期为了追求效率,多使用的是黑口的设计。到了嘉靖年间,白口才重新成为主流设计,这也是对宋刻本审美趋向的认同。

  书籍设计师吕敬人认为,书不能只是文字的随便堆砌,如何为一本书注入生命?就在于使文本在书中具有“空间-时间”的展现。“书本身是三维空间,翻动的过程则是时间。书在书架上是无声息的,只有当书被翻开后,文字图像在页面中的表情、信息故事的演绎、节奏起伏的剧情,才会被读者了解。有了这样的信息流动,才有了书的生命。”

  乔讯的《魅惑的表面:明清的好玩之物》一书指出:“器物表面的形制和装饰能让你联想起你使用器物的经验,把你编织进入器物周围的环境中。”“每一物境都有其潜在的音境伴随着。”比如,南唐时专门为李后主制作的“澄心堂纸”,被形容为“肤如卵膜,坚洁如玉,细薄光润,为一时之甲”。古人给纸起的名字有,“彩霞”“竹膜”“还魂”“万年红”“锅底棉”“金素笺”“十色笺”“桃红洒金”。光是名字就诗意连篇,难怪反传统的鲁迅也会迷上传统花笺。

  如果站在图书馆或书店里,书墙也会带给你时间的深度。《知识的边界》里描述说:“置身馆中,我们仍会感到,过去就在眼前,等待着向我们诉说。我们会感到,图书馆的书架,一直延伸,回到了古希腊时代,回到了埃及王朝,回到了古希伯来。我们不会在网络上体验到这种感觉。网络呈现的是连续不断的、此刻的、当下的波涛。”

  最后,还是用《爱丽丝梦游仙境》里的一句话来结尾吧——“如果没有了插画和对白,书又有什么用处?”一言以蔽之,装帧和插画具有造景造境能力,从而更具造梦能力。

  □邝海炎(作者系书评人)

编辑: 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