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文化频道 > 沈水书吧 > 文化客厅 正文
一幅照片的诗意追索
http://www.syd.com.cn   来源: 沈阳日报  2017-09-11 09:56
分享到:
更多

  □王充闾

  读了向峰先生意趣盎然的《一图三解诗情远》,引发了我的许多联想。

  事情很简单:王超远隔重洋,提供了一个摄影艺术文本,作为解读者,向峰先生对于这一艺术文本进行各种猜测,亦即意蕴的解析、鉴赏。这样,就引发出深邃的学问来了。向峰先生把它上升到理论的高度,从索绪尔语言学关于能指、所指这一体两面的语言符号的任意性(所指与能指的联系是任意的,两者之间没有任何内在的、自然的联系)的角度,以杜牧“借事以作”解说赤壁为例,得出“事物文本对象本身的存在,人们与向其中赋与和抽取什么,确实是各以其情而自得”的结论。这是完全准确而科学的。

  那么,我呢?首先想到了现代阐释学。德国哲学家伽达默尔认为,理解总是在进行中,它是一个不断超越和不断转换的过程,亦即意义不断呈现的过程。就是说,艺术文本的意义永远是开放的,永远不可穷尽。这首先是因为艺术文本的意义远远超出了作者的原意,“正如历史事件一般并不表现出与历史上存在过并且有所作为的人物的主观思想有什么一致之处,文本中的意思一般也远远超出作者的原意”(伽达默尔语)。可见,艺术作品意义的开放性,首先就在于它的意义远非作者意图所能限制的。这就为不同的解读者对于它的理解提供了多种可能性——每一位解释者,都可以根据自己的语境、视野及需要,做出全新的解释。向峰先生三次解读得到的结论,恰也契合了现代阐释学。

  其实,这一理论在中国古代文论中早有类似的表述。由于诗的语言的浓缩、跳跃,意义的含蓄、模糊,向有“诗无达诂”、“陈喻多歧”之说。王船山有言:“作者用一致之思,读者各以其情而自得。人情之游也无涯,而各以其情遇。”还有晚清词学家谭献所说的:“作者之用心未必然,而读者之用心何必不然”,都是说明文学接受的不确定性与再创造性。这为个性化解读提供了可能性和自由度,给读者留下巨大的阐释空间。

  当然,这么说,绝对没有提倡乱解、误读的意思,只是着眼于扩展艺术文本赏评思路,广泛吸收各方面意见,提倡兼收并蓄,“爱其所同,敬其所异”而已。

 

编辑: 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