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文化频道 > 沈水书吧 > 读书论坛 正文
郑板桥定画价
http://www.syd.com.cn   来源: 沈阳日报  2017-09-11 10:21
分享到:
更多

  □蒋光宇

  清代书画家、文学家郑板桥到苏州居住后,在桃花巷的东头开了一家画店,以卖画为生。

  郑板桥知道,在桃花巷的西头也有一家画店,是落第秀才吕子敬开的。此人体弱多病,上有爹娘,侧有妻子,下有孩子,生活十分艰难,专以卖画维生。此人确实擅长画梅花,说自己画的梅花是“远看花影动,近闻有花香”。

  尽管郑板桥深知“梅兰竹菊”是“国画四君子”,“松竹梅”是“岁寒三友”,且写下过不少赞美梅花的佳句,但人们所看到的,多是他画的竹子、兰花、菊花、松树和怪石,很少看到他画的梅花流传于世。

  郑板桥的书画名气毕竟很大,所以免不了有人请他画梅花。每遇到这种情况,他总是笑道:“我画的梅花,比吕先生的差远了。他画的梅花栩栩如生,每个花瓣都活灵活现。走吧,我带你到吕先生那里求画去。”他还经常当众高度评价吕子敬的画,赞扬道:“吕先生画的梅花,即使我再学十年八年,也未必能赶得上。”

  有个回苏州养老的吏部尚书,精通翰墨,有很高的鉴赏力,十分看重郑板桥的书画作品。这位老尚书以《梅花幽谷独自香》为题,到郑板桥的店里求画,并表示,愿意出50两银子的高价。

  郑板桥虽为雍正年间的进士,但由于种种原因仕途并不顺利。他若能巴结上这位刚卸任的老尚书,无疑是改变命运的一个好机会。可是,他却推辞说:“尚书大人啊,说起画梅,还是吕先生画的好。这么说吧,他画的梅花值50两银子,我画的充其量也就值5两。”

  老尚书听到此话,就拿着银子找吕子敬去了。从此之后,吕子敬的人气渐旺,自己也觉得今非昔比,甚至常以郑板桥定的画价自我夸耀:“在苏州城里,我要说自己是第二,那就没人敢说自己是第一了。”郑板桥听到此话后,不置可否,一笑了之。

  三年后,郑板桥要搬到扬州去居住了。临行前,吕子敬前来送行。画友相别,当然得送丹青。郑板桥即席展纸挥毫,画面竟然是梅花。吕子敬全神贯注地看完了郑板桥的作画过程,惊讶得目瞪口呆。直到郑板桥把画作递到手里,他才如梦初醒,极为羞愧地说:“郑兄画梅强我十倍!既然有如此高超的画梅技艺,为何不早早教我?”

  郑板桥平静地回答:“吕兄过誉了,你和我是两种画风。我如画梅,必有人喜。那样,吕兄的画酬就会少收许多。”

  至此,吕子敬恍然大悟,感激地说:“郑兄所以不画梅花,且抬高我的画价,完全是为了给小弟留口饭吃啊!郑兄留给后世的不只是诗书画三绝的艺术珍品,更有闪闪发光的高尚人品!”

编辑: 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