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文化频道 > 盛京周刊 正文
琴缘初心 久而愈韧
http://www.syd.com.cn   来源: 沈阳日报  2017-09-08 11:30
分享到:
更多

  朱默涵在凌其阵诞辰九十周年音乐会上演奏

  承载历史,传承文化,延续城市文脉,邀约艺术家讲述艺术人生,沈报集团探索融媒实践,沈阳日报、帅正新闻推出年度特别策划——文脉溯源·艺缘雅集,倾听艺术家与艺术结缘历程,汇集艺术家创作与人生感悟,历练文化古都艺术涵养,回放过往、启迪来者、守望城市文明风向标。本期“琴韵沈阳”人物:朱默涵。

  文脉溯源·艺缘雅集

  特别策划系列报道

  2017年8月31日,朱默涵教授在她的古琴工作室接受了沈阳日报、沈报融媒记者的专访。朱默涵于1970年代后期,经一位老师介绍,见到顾梅羹先生。(顾梅羹,生于1899年,名焘,字梅羹,别号琴禅,祖籍四川华阳,古琴教育家、演奏家、教授,川派古琴代表人物。沈阳日报2017年8月4日以《一琴飞瀑五代连珠》做过报道。)

  “琴人们不忘初心是很重要的。需要摆脱和拒绝很多诱惑。”访谈开门见山,朱默涵回忆起早年选择古琴艺术的往事——

  朱默涵

  师从中国著名川派古琴家顾梅羹先生,为顾氏关门弟子。现任沈阳音乐学院古琴专业教授,硕士生导师,沈阳音乐学院《乐府新声》编辑部主任。辽宁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古琴艺术代表性传承人。辽宁古琴研究会秘书长。

  三个问题确定学琴

  “我过去是喜欢数理化的,但也很喜欢音乐。当时我还是沈阳市第三十一中学的一名学生,之前也没有见过古琴。到了顾先生家,觉得老先生很慈祥,很平易近人,没有想象中大教授高高在上的感觉。老先生让我看一看,听一听。问我:你喜欢古琴吗?我说,我很喜欢这个声音,我觉得这个声音确实和其他音乐的声音有很大的区别。”

  “老先生说,这古琴呐,老话说难学易忘不中听,如果是这样的话,你还学不学呢?我说,喜欢就是喜欢;老先生又说,弹古琴的人都穷,如果学古琴那么穷,你学不学啊?我说,那我也学,我喜欢了就一定学。老先生说,那试试看吧。从那时开始,我就跟顾梅羹老先生学习古琴了。”

  对弹教学一脉相承

  “那个时候学琴没有琴谱教材,老先生的《琴学备要》还是手抄本。我每次去都现抄琴谱,上下两册都抄下来了。我从那个时候开始认识古琴谱,直到后来可以做一些古谱研究。跟老师学琴,去了先抄谱,然后试奏。先看着谱子弹,哪个地方不对了,或者是弹得准确,老师会给评价,同时会做示范。那个时候老先生近80岁了,可不像现在许多人用嘴上课,他都是实际上手演示。一般他交给你的任务和现在的作业是一样的,回家你弹一周,之后你再来上课。弹熟了以后,他就会和你面对面坐着一起弹。这种教学方式至今一直影响着我,同时也影响到了我的学生、学生辈的学生。他们的教学方式也一直沿用老先生的。我觉得,这种方式对于传统音乐原型的把握,是非常关键和有效的。”朱默涵说。

  简单朴素一种坚守

  “我1980年考入沈阳音乐学院,作为古琴的第一位专业学生。我觉得,我真是跟古琴有缘分,琴的魅力吸引了我,我从来没有动过转行的心思,可以说是一种坚守,就是简单、朴素的喜欢。”

  学生时代的朱默涵,各科成绩优异,同时还辅修了钢琴,同学们都觉得她像学霸一样。由于出色的各项成绩,本科毕业便留校在学院民乐系工作。1985年,学院第一次招收古琴专业硕士研究生,她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如愿考上了。

  “你们说,我多幸运啊。从启蒙、本科再到研究生,一直跟随着顾梅羹先生,丝毫没有过动摇。这可能就是喜欢吧。老先生内心淡定,外在从容,特别有学者风范。我觉得他经历了几个时代,度过了那么多坎坷,他的人生,还有什么大事过不去呢!”

  “他给我上课时曾说,长沙大火的时候,把家里的资料都烧了,他唯独带着那张朱权的飞瀑连珠琴跑了出来。老先生当时要是不这样想,他就会拿着别的东西了,字画古玩什么的也很值钱啊。这个故事一直激励着我,一到关键时刻就提醒着我,让我知道在这时我应该如何做。老先生特别有责任感,真正的学者需要对自己、对学生、对社会有责任感。我也愿意沿着他的这条路走下去,并且把他的这些传给我的学生们。”

  取法自然融入演奏

  “我从学生时代就开始注重参加大型、全国的学术会议。直至今日,只要有时间我就争取去。参加学术会议,一是能见到全国各地的古琴大家以及古琴界的专业人士和业余爱好者们,从中可以学习到各家各派琴家们的演奏风格,了解他们的学术理论与观点;还可以通过演奏,了解他们是怎样练琴的。参加学术会议,我对自己是有要求的:一是每次参加都会上台演奏;二是会打一首自己研究的打谱作品;三是写一篇学术文章。另外每一场古琴会议的召开都是在山清水秀的城市,无论大小,都各具风味。通过学术会议,借助当地的风土人情,山山水水也能净化我们自己的心灵。”

  “古琴音乐源于自然。比如《高山》,我在弹奏之前,先去泰山领略一下什么是高山的巍峨与气势磅礴。远处看山,近处看山以及山间、山顶,不同的层次都有不同的变化。身临其境才会感知到树林中的风声与鸟鸣,才可以观察到从山上顺流而下溪水和水滴到石块上溅起的水花……对于景物景色地观察,是我们弹好古琴曲,理解古琴音乐的一个重要方面。我会将这些体验加入教学当中,引导学生,挖掘他们潜在的对大自然的好奇心。”

  “比如《动物世界》,我特别喜欢看,还喜欢听赵忠祥的解说。你说蜻蜓点水怎么点?在古琴演奏中,蜻蜓点水是一种手势,飞的过程中一个猛子扎到水里,点一下马上起来。再如金钱豹,奔跑速度特别快,它有点神经质,捕来了猎物之后护在两肘之间,东张西望,确认没有别的动物的时候,它才会拖着它的食物到安全的地方。我们有一个演

  奏手法,叫做跪指。把手指跪在琴弦上,就像金钱豹护着食物。我们尊重自然,同时也希望能够演奏出有质量的音和乐。”

  音乐实践点滴汇聚

  “在教学的同时也需要艺术实践。艺术实践是多方面的。我作为教师,需要有舞台经验的积累。一到重要的日子,如非遗日,中秋节,新年前后,我会参加一些全国的名家音乐会,而登台演奏也就对自己平时练琴提出了要求。通过几十年舞台上的锻炼,积累了很多经验,上手就能弹。同时,在教学中也经常组织学生进行社会活动。我要求学生们无论在校内还是校外,都去讲讲琴,而讲琴的目的就是督促他们多去考虑琴的问题。”

  “每到一个城市,只要之前没来过,我的首演一定是《高山流水》。《高山流水》是值得我去传播的。一是它传承着一段佳话以及高山流水遇知音的故事,有着特别现实的意义;另外我认为,我们应该大力提倡‘高山流水’这样的君子风尚。同时也因为《高山流水》是我们川派的经典曲目,对此有继承与传播的责任。”

  朱默涵说,“琴的魅力在于它能够真正成为中国音乐文化中的一个体系,古人的智慧能够带给我们今人满满的正能量。比如说阳关三叠,是送别友人的,通过这个我们可以知道友谊的珍贵。在过去我可能更在意对专业学生的教导,或者是要考专业院校学生的教学,但后来渐渐产生了一些变化,更多的是教一些和琴真正有缘分的,和我能够在琴的方面统一思想的爱好者。假如社会上有越来越多的家庭成为传统文化的传播者,那么这个社会是不是更加正能量一些。”

  唐韵宋曲理论探寻

  朱默涵是全国古琴专业的第一位硕士研究生,她使得古琴专业学位提升至硕士,是集演奏、教学、科研于一体的多栖古琴家。

  “唐以前的琴曲,俗话说声多韵少,宋以后则是声少韵多,可能是随时代的发展,音乐审美发生一些变化,这是我们通过琴谱的记录可以了解到的。古琴的音乐理论,包含在琴曲曲谱之中。我们读谱子,就会得到很多关于古代的音乐理论论述的内容,也会指导今天的学术研究。我觉得在音乐理论方面,真正的精华是从学习古典文献中得来的。作为一名大学教师、专业教师,我觉得自身必须具备演奏能力、科研能力还有教学能力。从事教学要真正能把学生教好,能把传统的琴真正教给我们后人。要教专业,必须同时具备演奏能力,而那就是我的舞台,我从未离开过舞台,也不能离开。另外,要与音乐理论相关,要具备科研能力,承载的重要支柱就是要多学习,多看书。”

  先生之风山高水长

  “对于老先生来讲,他首先是学者,其次是恩师,最后是一位慈祥的老人。顾梅羹先生有真正的学者风范,他的音乐理论、文学修养极深,精通琴棋书画。老先生是我最敬重的学者。顾先生当年把古琴艺术的种子带到沈阳,使之在这里开花结果,我们后人不仅要沿着老先生这条路继续走下去,还要考虑如何发展,这个担子可不轻啊。坚持到最后,我就觉得,这是我的一个初心,一直没有改过。”朱默涵说。

  采访临近结束,应我们的邀请,朱默涵教授来到工作室的演奏间,整装燃香,正桌调琴,悠然投入抚奏《高山流水》,琴音时而古朴自然,时而潇洒奔放,时而沉郁婉转,时而回环激荡……

  沈阳日报、沈报融媒记者赵威王晓辉张一弛李禹墨

  魏爽制图

编辑: 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