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文化频道 > 盛京周刊 正文
白旗堡,从未举过“白旗”
如今它叫“大红旗”
http://www.syd.com.cn   来源: 沈阳日报  2017-09-08 11:32
分享到:
更多

  2017年8月22日,报道组来到新民市大红旗镇。

  之前曾提到过:大红旗镇便是当年的白旗堡。白旗堡,这是一个充满历史厚重甚至神秘的地方,最起码很多人可能在抗战、解放战争题材的文学作品中看到过这个名字。报道组来此,就是因为它是早期义勇军抗日的重要活动地区。而曾经的白旗堡镇变成了大红旗镇,则是因为在那个“竖红旗拔白旗”年代,它的“白旗”被拔掉而被插上“红旗”,又因临近的黑山县有个红旗乡,于是在“红旗”前加上了“大”字。这便是大红旗的由来。可据我们在当地的了解,大红旗的历史远没有白旗堡来得厚重。

  我一直充满好奇:它为什么叫白旗堡?

  毕竟,白旗并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很吉祥的名号。带着这个疑问,我查了很多的资料,开始有一个思考方向:满族八旗有正白旗、镶白旗,那么,白旗堡是否曾为这两旗的驻地或族人聚集地?沿着这个方向查阅史料,我发现在吉林的舒兰市有个白旗镇,就是因在清顺治年间它是满族正白旗人居住地而得名。巧的是:这个白旗镇也有个小白旗,也有“拔白旗竖红旗”的遭遇。不过,如今它叫回白旗镇了。而新民这个已叫大红旗的白旗堡,也真与正白旗有些关联:清康熙年间(1690年),清政府在白旗堡设正白旗、正红旗佐领衙门各一处。尽管如此,也并不能确定白旗堡的镇名与正白旗有关,因为它有着更为久远的历史。在清朝以前,它叫白旗堡吗?不叫的话,它叫什么?这是我们这些后人应努力搞清的一件事。

  白旗堡,发生很多故事。这些故事都是新民历史、沈阳历史的重要组成部分。从发掘出土的文物来看,白旗堡的历史可追溯到汉晋时期,在这里发现的古城遗址有5座、其他古遗址数处,涉及到汉、晋、辽、金、元等各个历史时期。据旧县志记载,白旗堡的玉皇庙北还有个范阁老墓,即清初大学士范文程的墓。郭松龄反奉时,白旗堡火车站还是当时郭军临时司令部所在地。而在九一八事变后,这里是辽西义勇军的重要活动地区。

  说到义勇军,我清晰地意识到一点:这里虽有“白旗”之名,却是从未举过白旗。高老梯就不用说了,他在白旗堡就是一个传奇;耿继周,更是将白旗堡视为他领导的东北民众抗日义勇军第四路军的大本营;宋黎和他的战友,最想炸掉的就是白旗堡火车站和这里的铁路;还有老巨等一干绿林抗日力量,均有在此活动的记录……

  日本人也很“宝贝”这里——运输物资的交通枢纽。日本的对华侵略是以铁路开道的,借此对“附属地”进行政治、经济、军事等方面的侵略。对于像白旗堡这样的交通重镇,日本人自然不甘放弃。正因为敌我两方都重视,这里也就成为义勇军与日军展开拉锯战的地方。毫无疑问,白旗堡及周边是早期义勇军抗日的一个很具体的核心点位。

  在今天的大红旗镇,我们已很难直接找到当年的痕迹。

  在大红旗镇镇长李立军的带领下,我们来到红中村,它是当年白旗堡车站所在地,也有小白旗堡之称。85岁的刘恩瑞和其他几位年长的老人,讲得最多的还是老梯的故事。而当年白旗堡的一条繁华老街,如今仅是一条普通村路。在这里,我们兴奋地看到了一处“老建筑”——几间看上去挺老的砖房。一问有些失望,它是新中国成立后的产物。可这里确实又是我们寻找的地方:它旁边的民房就是当年耿继周竖起东北民众抗日义勇军第四路军大旗的地方——义昌当铺旧址。就是在当年爱国士绅王润堂的义昌当铺门前,耿继周竖起了抗日大旗。刘恩瑞指着沿街两处镶满白瓷砖的平房说,这里就是义昌当铺旧址。一根笔直矗立的路灯杆,似乎化作了当年那根飘扬着军旗的旗杆。此时,我们颇有些遥想当年的意思。靠左的两户住户院门锁着,只有右边的一处住户家里有人。我们走进这户人家询问,他们多对在此地发生过的故事没有了解,只有一位有些年纪的男子说知道老梯,可对耿继周就说不上什么了。耿继周出生地是新民县郊的八里铺,但白旗堡才算是他的大本营。显然,在当地,他现在的名气有些赶不上高老梯。

  由于年代久远,知情者、见证者多不在世了。这就是历史的残酷:你若未在合适时间挽留,它便飘忽而去。

  好在,我们是幸运的。有些人还有记忆,有些事还在流传。在部分新民人的心里,高老梯和耿继周都是很真实的存在与荣耀。

  

编辑: 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