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文化频道 > 沈水书吧 > 原创空间 正文
报花名
http://www.syd.com.cn   来源: 沈阳日报  2017-09-07 08:58
分享到:
更多

  □女 真

  我很小的时候,听过一出评剧《花为媒》,里面有一个经典唱段《报花名》——新凤霞唱小姐张五可,赵丽蓉扮保媒拉纤的媒婆阮妈。这一段唱,亦庄亦谐,幽默风趣,两位艺术家嗓音甜美圆润、表演准确到位,让年幼的我一下子对评剧这门艺术兴趣大增。《报花名》这一段,我百听不厌,常听常新。

  年龄渐长的缘故吧,最近几年我格外喜欢花草,走到哪儿总被花红柳绿吸引,愿意去弄清楚花草名目、习性。见到不认识的花朵、叶片,每每想起那段《报花名》。没有张五可和阮妈给咱报花名,我从网上下载了一款软件,从此见到不认识的植物,总想着要拍照识别。手机和高科技,让我一下子眼界大开,仿佛找到了万能的好老师,从前不甚清楚的奇花异草,争相进入视野。

  夏天在北戴河,在好老师的帮助下,新识了几种花。一种花叫玉簪,在我小住的创作之家门口,小马路两旁,淡绿色的卵形叶子密实地覆盖着土地,花朵洁白、袅娜,吸引你不能不多看几眼。手机告诉我花名为玉簪,仔细琢磨还真是形象。诗里说:玉簪香好在,墙角几枝开。北戴河的玉簪花,不是开几枝,是一片一片地争相开放,甚是茂盛,看上去清新、洁净。我新识的第二种花叫紫薇。紫薇的名字我熟,但一直未跟花朵对上号。七八月之交,马路两边,两米左右高的树上,紫薇盛开,有紫色有白色,有的已经结了圆圆的果子。紫薇花远看像丁香,近看花片,像我小时候搞庆祝活动时用手工纸做的那种皱纹纸花。紫薇又名百日红、痒痒树。宋代诗人杨万里诗赞:似痴如醉丽还佳,露压风欺分外斜。谁道花无红百日,紫薇长放半年花。杨万里是江西人,他后来的生活区域大抵在今天的江苏、广东一带,南方的紫薇花期可以长达半年,而百日红的印象,非常可能是北方人的。秋天的北戴河,紫薇花还会开吗?我不知道,我是北戴河的过客,过几天我就走了。我只看见,紫薇和木槿,在夏天的北戴河,是街边开花灌木的主旋律。

  这个夏天,还有一种花我头一次见。高速公路护栏外面,有一种大花,颜色有粉、红、白等多种,远看形状似碗,花片单薄,应该就是单片的吧。我请教出租车司机,司机说应该是野花。我不相信野花说——一路上陆陆续续这么大范围都有,应该是人工种植的吧。趁着堵车的那会工夫,我用镜头把花拉近了。手机软件判断,这花叫五爪金龙,又有番仔藤、掌叶牵牛之称,原产地欧洲,也可能是美洲,是一种入侵植物。我不懂植物学上的入侵和社会学意义上的入侵是不是一个概念,但因为“入侵”两个字,让我对这花的感觉一下子复杂起来。我忽然想到,也许司机说“野花”有道理呢,没准儿真不是有意种植而是“入侵”的野种?

  每一方水土都有适应当地气候的一众植物。北戴河距我生活的沈阳虽然不远,大的范围都在环渤海地区,但因为纬度更低些,又是海边,气候湿润,加上这里特殊的地缘,距离北京很近,是北方重要的避暑休闲胜地,对绿化重视,植物品种更多样、生长格外茂盛,让我得以见识未知的植物,对我这种“花痴”而言,也算不虚此行了。

编辑: 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