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文化频道 > 青春志 > 心情文字 正文
让我哭着出来的是她们的温柔
http://www.syd.com.cn   来源: 网易  2017-08-30 11:18
分享到:
更多

  

  看完《二十二》,影片结尾,有一位老人的话是:谢谢你们。

  我感到挺惭愧的。我认为自己平时在好好工作、努力生活,但这一刻,我觉得自己有罪。

  对这群人经历的苦难,我曾视而不见。我不是第一次听说“慰安妇”了,但我从来没有好好看过她们的生活,看她们如何度过劫难后的漫长岁月。

  而且,她们正在迅速地离开这个世界,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也许是出于相似的感受,同场的观众并没有像以往那样,在电影落幕后就离场。

  正片加上字幕,总共99分钟。最后4分钟是满屏滚动的名字,32099个。他们是为这部电影众筹了发行资金的人。这本来是挺无聊的画面。

  但大家看完了所有名字,听完片尾曲,没有人说话。灯亮了,好些人还在位子上发怔。

  因为残忍,一些人曾回避这个群体。更多人选择忽视。

  于是,电影结束,很多人都产生了和我一样的愧疚感。愧疚感源于忽视,源于看见了,却什么都做不了。

  以下有电影内外的一些经历过那场劫难,幸存下来的老人故事。随着时间,她们在一个接一个离开。面对这些一天天消失的名字,现在能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知道她们,是看见。

  是让更多人知道和看见。

  没想到日本人老了,连胡子也没了

  王玉开(1920—2013)93岁海南

  第一个故事,我想说说王玉开。

  她晚年一个人生活,住在山上。

  日本鬼子来扫荡那天,她正和丈夫在家做饭。在厨房,她被三、四个日本士兵围住,轮奸。丈夫被绑着手脚,吊在门口,目睹妻子被侮辱。

  之后,王玉开经常被日本士兵拉到据点。

  一位日本志愿者米田麻衣,后来见过王玉开。她给老人看了日本军人老了的照片。本来以为老人会咒骂,结果王玉开只是笑着说:“没想到日本人老了,连胡子也没了。”

  这世界真好,吃野东西都要留着这条命来看

  韦绍兰 (1920—)97岁 广西

  今年,韦绍兰97岁。

  《二十二》里,她的一句话打动了很多人:“这世界真好,吃野东西都要留着这条命来看。”

  5年前,郭柯就知道了韦绍兰。当时他拍摄了《三十二》,那一年,全国公开身份的慰安妇幸存者人数是32。

  韦绍兰每个月的生活费只有30元,她最爱吃白菜,因为白菜便宜。

  但拍摄《三十二》的那个冬天,省吃俭用的韦绍兰却给了郭柯一个100块的红包,像家里的奶奶:“给你们妈妈买点糖吃。”

  韦绍兰是1944年被日军掳到慰安所的,去的时候还带着女儿。3个月后她逃回来了。丈夫说,你还晓得回来啊。她3 个月没哭,这一刻哭了。

  婆婆却说,不是她学坏,是日本人在山头拿到她的。

  又过了1 个月,韦绍兰发现自己怀孕了。想死,喝农药。被邻居救下来。还是婆婆劝她,死什么,不管是男孩、女孩,生下来。

  1945年,日本人投降的那一年,他生下了儿子罗善学。这个孩子从小被人指着说是日本人。谈过6 个姑娘,最后终身未娶。

  韦绍兰曾参加过东京“战争与女性暴力和平资料馆”的公开活动。活动上,她痛哭不止,却没有停止陈述。

  从1995年起,中国大陆有24位“慰安妇”幸存者,在4 个起诉案中控告日本政府,全部败诉。中国“慰安妇”问题研究中心曾统计,在日本侵华战争期间,20万以上的中国妇女被迫沦为日军的性奴隶。

  郭柯在拍摄中,对慰安妇们的苦难有想象。但有些东西还是出乎意料。

  他问过韦绍兰和罗善学同一个问题,将来会怎样。

  罗善学说,之后病了没有人端水,就喝农药去死。

  韦绍兰却讲,“我还没有活够,这个世界红红火火的。我要留下命来看。”

  郭柯不再刻意和这些老人聊那段最悲惨的往事。这些幸存者也像我们家里的长辈一样喜欢回忆,但更多是回忆小时候。

  有一次,韦绍兰讲起了还是姑娘家时,她经常上山放牛,爱唱山歌。讲到这段,她笑得像小孩子一样。

  那首歌是这样的:

  “日头出来点点红,照进妹房米海空,米海越空越好耍,只愁命短不愁穷。天上下雨路上滑,自己跌倒自己爬,自己忧愁自己解,自流眼泪自抹干。”

  郭柯觉得这首当地山歌,就像是韦绍兰自己的生活。

  这一生过后,再也不想投胎了

  毛银梅 (1922-2017.1) 95岁 湖北

  现在住在湖北的老人毛银梅不愿意回忆慰安所的事,提到就一直哭。哭完了,又像想起什么,自顾自用日语说“欢迎光临”、“请您上楼”,说的时候她微微弯腰,脸上是类似微笑的表情。

  她是朝鲜人,原名朴车顺,1943年,18岁,被骗到了中国的慰安所。她打心里感谢毛主席,所以逃出来后,给自己取了中国名字毛银梅。一起被骗来的朝鲜姑娘,两个跳江死了,一个因为怀孕被日本兵拉去打胎,一去不回。

  她已经不太认识韩语了,但依然会唱韩国民歌《阿里郎》。唱歌的时候,她安静地坐在门口的木椅上。声音悠长。

  她还爱摘栀子花,桶里盛水养着,一朵、一朵地分给摄制组成员。

  年轻人离开的时候,她会难过的抹泪。有人来看她的时候,她开心得像小孩。

  毛银梅没能在电影院里看到自己,今年1月18日,她去世了。

  在过去的采访中,她曾说,这一世过后,再也不想投胎了。

  她一生没法生育,养过很多野猫,五条狗

  林爱兰 (1925–2015.12) 90岁海南

  关于慰安所,林爱兰不想多说。她有另一段让自己骄傲的经历:当过红色娘子军,用枪打死过日本人,得过两枚抗日奖章。

  晚年她住养老院,房间的墙上挂满了刀,床上爬满蚂蚁。她说挂刀是想在小偷来的时候砍小偷。说这话时铿锵有力,但实际已经腿脚不便,走路都要倚着椅子。

  在奖章不见时,她着急了,怀疑是一个村民偷的。第二天,摄制组帮老人打扫卫生找到了奖章。林爱兰不好意思地笑了,特别羞涩。

  一提起母亲的死,她会忍不住哭:“他们(日本人)把我妈绑住扔河里,我想到这个就心痛。把我母亲绑住手脚扔到河里,让水冲走了。”

  从日军那里逃脱后,林爱兰再也没有嫁人。她一生没法生育,养过很多野猫,五条狗。

  她在2015年年底去世。

  是日本人抓你去的,不是你自己要去的,日子该怎么过怎么过

  李爱连(1928—)89岁山西

  家在太行山的李爱连是在新婚之后被抓到慰安所的。丈夫是游击队员,也被日本人被抓了,别人劝她改嫁,她不听。

  老了之后,李爱连还是爱笑,看见孩子、野猫都会笑。

  但想到已经过世的丈夫,她会忍不住流泪。从慰安所回来后,她被人非议。丈夫却说,是日本人抓你去的,不是你自己要去的。日子该怎么过怎么过。

  在一个下雨天,李爱连终于愿意直接讲述那段往事。日本人曾饿了她三天三夜,最后扔给她一堆大葱,她连吃了8根,吃得胃火辣辣地痛。落下了胃病。

  最后,郭柯却没有把这段回忆剪到成片里。

  她喜欢坐在家门口晒太阳,让暖暖的阳光照到脸上

  王志凤 (1928—)89岁 海南

  王志凤笑时一双眼睛眯起来,能看得出年轻时她的美貌。小儿子曾不止一次问她:爸爸条件这么差,你为什么要嫁?她说:被糟蹋过的女人,没有大户人家瞧得起。

  16岁时,她外出捣米,碰上了日本兵,被抓了慰安所,白天挖战壕,夜里做慰安妇。虐待和殴打下,她很快染病、身体溃烂。父亲的兄弟们凑钱把她赎了出来。

  从1939年到1945年,占领海南岛的6年里,日军设立70多个慰安所,有慰安妇数千人,她们大多病死、自尽、被杀,战争结束时,仅剩不到100人。王志凤是幸存者之一。

  因为那场劫难,她右腿腓骨上至今还有一道十几厘米长、两指宽的白色伤疤,夜里经常痛。

  图片来源:成都商报

  她恐惧出门,在生产队干集体活时,只要天稍擦黑,她就要等别人同路才敢回家。即便出门,也不敢和别人说话。

  小儿子放弃了在外打工的机会,专门回家照顾她。

  王志凤现在喜欢坐在家门口晒太阳,让暖暖的阳光照在她脸上。

  她五官端正、鼻梁挺直,可以看出年轻时很美

  何玉珍 ( 1921—2014.11) 93岁

  网上有一张照片,是2014年12月2日,韦绍兰望着何玉珍的遗像。

  当年,她们一起被日本人抓走。40多天后,何玉珍趁着鬼子睡熟逃走。战争中,何玉珍的丈夫被征兵后一去未回,母亲哭瞎了眼,弟弟精神失常上吊自杀。

  这一生唯一的安慰,就是改嫁后丈夫对她不错,抱回来的儿子也孝顺——大部分慰安妇因为身体遭受严重伤害,终生无法生育。

  曾走访慰安妇的作家段瑞秋第一次见到何玉珍时,她看到:“她五官端正、鼻梁挺直,可以看出年轻时的美丽。但深陷的眼窝里,眼光疲倦,已有老年痴呆的症状。”

  她美,这让人更难过。2014年年底,何玉珍去世。空荡荡的屋子里,只有一张桌子和一张孤零零的遗像。

  影片公映的前一天,海南的黄有良老人去世,她是中国大陆最后一位起诉日本政府的慰安妇。郭柯拍摄过的22个老人,现在减少到了8位。

  这是“最残酷的倒数”。

  《二十二》的开头是追悼会,结尾是葬礼。她们一一离开,镜头里只留下白雪覆盖的空空的大地。

  那个白茫茫的镜头,给人深深地无力感。她们一天天离开,我们不知道能做什么。

  但因为人们的这种愧疚感,变化似乎也真的在发生。

  大概一年多以前,上海“海乃家”慰安所遗址面临拆迁,附近的中学生接受采访时还说:不是很光彩,还是不要特别了解比较好。

  但今天,《二十二》上映的第一天,我朋友中午买票时发现,附近晚上有场次的影院都满座了。

  导演郭柯告诉我,他本来对这部电影没有任何预期:“谁都不敢想,这些宣传是钱做不到的。”

  紧迫感在我们之间蔓延,再不去看就来不及了。“遗忘历史就等于背叛。”

  虽然“看见”只是第一步,感到惭愧只是第一步,但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二十二》为人们提供了一种新的回望的视角,不是悲愤和仇恨。而是克制着去看,是深情地凝望。

  有些人希望她们被遗忘,那些不道歉的人。

  连我们也差点忘掉她们。

  赶在所有名字消失之前,你看见了吗?

  题图来源于正版图片素材网站图虫创意

编辑: 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