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文化频道 > 首页 > 沈阳笔记 正文
鬼笔仙墨纵春秋
http://www.syd.com.cn   来源: 沈阳日报  2017-08-15 10:52
分享到:
更多

  王晓辉摄

  宋雨桂作品

  宋雨桂作品

  宋雨桂作品

  

  □王建华

  宋雨桂

  1940年~2017年,山东临邑人。生前为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民革中央画院院长、辽宁省文联副主席、辽宁省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辽宁美术馆馆长。作品《秋声赋》入选第五届全国美展,《苏醒(之一)》(与冯大中合作)入选第六届全国美展并获银奖。2010年主笔由两岸50余位画家共同创作的《新富春山居图卷》。出版有《中国近现代名家画集宋雨桂》《宋雨桂艺术世界》等。

  2017年7月4日,国务院参事室、中央文史研究馆在北京举办宋雨桂馆员追思会。

  承载历史,传承文化,延续城市文脉,邀约艺术家讲述艺术人生,沈报集团探索融媒实践,沈阳日报、帅正新闻推出年度特别策划——文脉溯源·艺缘雅集,倾听艺术家与艺术结缘历程,汇集艺术家创作与人生感悟,历练文化古都艺术涵养,回放过往、启迪来者、守望城市文明风向标,助力幸福沈阳·共同缔造。

  在中国,被称为“大师”的人多如牛毛,但真正的大师却凤毛麟角,像一头浑身是毛的牛,却只有两只犄角。宋雨桂就是这名副其实的“犄角”,一个大师品相十足的丹青圣手。2011年5月,宋雨桂创作于1989年的《雨荷图》在北京翰海拍卖公司春拍上以1495万元拍出,同年11月,《霞飞图》(2009年创作),又以1840万的价格在渤海秋拍上拔得头筹。众多的收藏大家都以收藏到宋雨桂的绘画为荣。一位收藏大家说,“没有宋雨桂的画,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搞收藏的了。”

  用东北话说,宋雨桂是个“红得发紫的人”,不但经常“报纸有名、电台有声”,而且还总是出现在人们热议和争议的话题之中。他粉丝众多,从身居要职的高官到对艺术尚处懵懂的学生,从“腰缠万贯”的大款,到“身无分文”的愤青,都对宋雨桂“唯马首是瞻”对他创造的美“趋之若鹜”,就连一些规模较大的庆典,也以请到宋雨桂为荣。

  从人间到天堂的“灵魂迁徙”

  2017年5月15日,大师走了,中国美术史上一个美妙的音符在跌宕起伏的华章里戛然而止。

  当人们沉浸在铺天盖地的缅怀悼念和歌功颂德的悲壮氛围里时,当人们的泪花还湿润在眼眶的时候,大师可能已在天堂挥笔泼墨出另一番天地。“另起一行”,宋雨桂完成了从人间到天堂的灵魂迁徙。

  罗丹说过,只有性格的力量,才能造就艺术的美。熟知宋雨桂的人都知道宋雨桂的性格,都知道宋雨桂的血管里流淌着与众不同的血液。“逆流而上的汉子”,“铁骨铮铮的男人”,“血性澎湃的赤子”,这些貌似坚硬的溢美之辞是外界对宋雨桂的人格标注。然而,大师有刺,不爱听溢美之辞。他曾在一篇“歌颂”他的文章上当着作者的面写下了“艺术不懂、文理不通、狗屁文章”的“评语”。他总自嘲,说别人都说他“口无遮拦”、“蛮不讲理”,其实自己也很委屈,只不过是说真话、讲真事而已。他的好友,著名作家冯骥才则调侃说,以您的身份和名气、以您对中国美术史的贡献,“口无遮拦”、“蛮不讲理”算什么,您完全可以“信口开河”、“浑不讲理”才对。

  宋雨桂“桀骜不驯”,对某些事情、某些问题固执到“不与他人论情面”的地步,同行面前他“锋芒毕露”,高官面前他同样“固执己见”。全国两会上,只要他一发言,好多朋友都会为他捏把汗,甚至会提心吊胆。有时候他说的话做的事会让人匪夷所思,要经过很长一段时间才能验证他的智慧。他观察事物和思考问题的方法与众不同,正如他经常爱说爱写的一句禅语:“一朵花窥见天国,一滴水参悟人生。”

  “自古雄才多磨难”。宋雨桂一生坎坷,用他自己的话说,“从小到大肉体和灵魂都在灾难中度过”。他有过炼狱般的经历,幼年随父母逃荒到东北;童年在吉林柳河三源浦西山脚下牧马;以后又患过癌症,举办过“活体告别礼”,出过车祸,写生落悬崖胸骨受伤,头部伤口缝合数针,多次与死神擦肩而过。“拙夫平生多磨难,九死未曾下地狱”,宋雨桂曾经对自己的大难不死颇有感慨。

  “把痛苦埋在心里,把微笑挂在脸上”。这是宋雨桂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看似不经意的一句话,其实就是他人生态度和生存哲学的体现。

  从有法到无法的“万法一瞬”

  宋雨桂扬名于《苏醒》,盛名于《新富春山居图》,绝笔于《黄河雄姿》。从人间到天堂的灵魂迁徙,他在中国美术史上留下了一行坚实的足迹。

  在近现代中国山水画风格演变的历史中,存在着传统写意体系与写实体系平行发展的两种山水画风格。写实体系不同程度吸收了西方写实艺术观念与技法,力图将写生取景与传统融合起来,形成新的面貌。傅抱石、李可染,尤其是岭南画派大师关山月、黎雄才等,高举“师法自然”的写实体系大旗。而宋雨桂无疑属于这一体系和风格的思索者、追求者和实践者。二十年前看宋雨桂的山水,为之感慨,唐晋之法度,汉魏之朴拙,宋清之意境跃然纸上;宋人范宽的厚重,元人王蒙的苍茫,明人陈老莲的洒脱,清人石涛的生拙随处可见。比如他扬名画坛的《苏醒》(与冯大中合作),纵然是八尺丈二的大幅作品,其创作时也是落笔惊风,挥洒自如。气韵生动,章法恢宏,潇洒自如,意随笔出,一挥而就,充分表达出自然造化之美,博大幽深之美,雄伟峻峭之美,钟毓氤氲之美。今天看宋雨桂的山水,为之惊叹,古人的笔法依旧,古人的精神仍在,但有了自己“活蹦乱跳”的思想和“海纳百川”的内涵,有了自己血肉和灵魂,有了自己“特立独行”的画面语言和“无拘无束”的线条魅力,章法不落常套,线条纵逸挺秀,皴法融合诸家。轻即圆润华滋,重则入木三分,无论是气势或质感都给人以前所未有的激荡和震撼。就连他的应景小品,也别有一番风味。看似漫不经心,却是苦心孤诣;看似狼藉满纸,却是笔精墨妙。宋雨桂说,“你能把大自然与你的心融为一体,去与山对话,去与水共鸣,去和树共舞,你就能够看出山在不同气候下的感情变化。逐渐让笔墨落脚和着眼于表现一个有生灵的世界,让读者真正看懂它。”

  从模糊朦胧中求明晰,从貌似无序中求有序,从浪漫活泼中求庄重,从简单明了中求深刻,从微小细节中求博大,是宋雨桂的一贯追求。通过几十年的不懈努力,他的山水作品真正达到了模糊而不糊涂,无序而不紊乱,浪漫而不失态,简单而不粗俗,细微而不繁琐的效果。

  《新富春山居图》由两岸多位大师联手创作,历时一年创作完成。大师们承黄公望老先生山水画之精髓,辅以现代手法,巧妙构图,生动再现了中国杭州富春江两岸的旖旎风景和当代中国城乡的蓬勃生机,画面虚实相合,气魄非凡。为硕彦大家纷纷赞赏,誉其“此图当如砥柱立于中流,钟鼎座于殿堂,为中华文化复兴之象征也!”著名美术史论家、书画家刘曦林这样记下读《新富春山居图》的感受:“一类风流,两样山河”。他还将黄公望与宋雨桂做了比较:比较大痴(黄公望)、雨鬼(宋雨桂)这俩隔代画人,风流潇洒颇多相类。前人称“痴翁性本霞举,早岁好与羽人道士游”,“为人坦荡而洒落”,“盖其侠似燕赵剑客,其达似晋宋酒徒”,“时夜月孤舟独酌清吟”,“人人望之以为神仙云”。宋雨桂者亦非常人,信手翻云弄墨,堪谓画界鬼才。二人系一类人物,性放达不羁,艺山水如痴,若二君一朝,必同舟共饮,啸傲山林,或大痴勾皴,雨鬼泼墨,为画坛抗手。

  从2013年到2016年,宋雨桂和他的助手,用了四年多时间,历经采风、写生、创作,六易其稿,泣血完成了《黄河雄姿》,成为中国美术史上的一座丰碑。《黄河雄姿》画面仅截取黄河壶口的一个独特视角、一个精彩瞬间,整幅作品铺天盖地、遮天蔽日的构图,可谓前所未有,使观者刻骨铭心。整个画面墨趣丰逸,气势磅礴。小处“循规蹈矩”,惟妙惟肖,大处“不修边幅”,近似疯狂;在气韵藏于笔墨、笔墨皆成气韵中完成浑然的整体把握,把“大珠小珠落玉盘”的天籁之美描绘得恰到好处,展示了清逸、淡雅、苍茫的笔情墨韵,提升了作品的品位和格调。画面上布出几处似云非云、似雾非雾的神秘空间,这种神秘,蕴含了画家丰富的思想和情感,充满不确定性,像康定斯基整齐的油彩块,像毕加索立体的线条,像米罗神秘的符号,像达利变形的想象,也像埃舍尔绘出的魔镜……笔断意连,呼应顾盼,缓急有致,雄浑朴茂,在变化中求统一,于统一中求变化。整个画面用墨润燥合度,操控自如。于古拙中见灵秀、于严谨中见率真,章法俊逸倏变,意味幽远,雅韵天然。他将音乐的律动与书法的韵味融汇贯通,把自己的情感波澜通过飞动的笔墨淋漓尽致地反映出来,流淌至观者的心湖.....那饱满而内敛的跌宕激情,给人一种深入骨髓的感动。

  自从南宋文化中心南移后,中国画便缺少了雄强的北方风格。而宋雨桂以其艺术实践推动着北派山水画的苏醒,呼唤着雄强艺术传统的复归。从《苏醒》、《新富春山居图》到《黄河雄姿》,宋雨桂以丹青明志,借山水浩气铸自家灵魂,以画家特有的敏锐目光和深沉思考去发现、确立他心中的艺术世界,去展示一种民族的、同时又是现代的人文理想。让东方文化的特征和辩证思维的理念在绘画中得到展现,塑造出特有的文化氛围和思维空间,体现了丰厚的文化底蕴和深远的思想境界。“以笔墨之灵,开拓胸次,与造物争奇,悠然会心,以达力成天趣”。以万事万物为背景,为自己的灵魂画像。先精微而后可以狂放,至熟练而后可以通神。宋雨桂探索着、努力着,内心奇思、遐想,喷薄而成一股奇气,无所羁绊地流淌于指端,笔底烟霞纵横,作品异彩纷呈。人格服人,画亦动人。宋雨桂曾说,“我有一个讲法,叫‘万法一瞬’,你的修养、学养、素养、涵养、教养、性格、人品、技巧等,一切的一切,最后体现在落笔这一瞬。艺术创造是偶然与必然的混合体,是宇宙生命的不可穷尽,是对宇宙生命本源‘道’的追寻。”

  从时间到空间的“瞬间永恒”

  “莫逆天和心自契,相交意会趣同归”。宋雨桂不是圣人,他也有常人的七情六欲、喜怒哀乐。他爱和情趣相近、更爱和情趣相投的朋友交往,喝酒、品茶、聊天,情到兴处,左腕挥毫,龙飞凤舞,用“妙笔生花”、“妙语连珠”形容,恰当不过。

  他爱交友,天南海北、甚至世界各地都有他的朋友。他说他总在欠账,除徒有盛名外,还有永远还不了的“画债”。

  笔者和大师有过一次深度交流。大师说,有的有可能是我的早期作品但我为什么不承认?一是因为年代久远,过去技法尚浅,很容易被人模仿,我拿不准,你十几万、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地出售,我认为不值;二是当年我们一顿酒一幅画的情义,被你拿来换钱,我感觉不舒服。

  宋雨桂就是这样,为人不拘小节,做事坦坦荡荡。在受领《黄河雄姿》任务的时候,他说:“让我们参与到这些载入史册的创作,是值得骄傲的。我虽然动了大手术刚恢复三个月,但我心底涌动着创作激情。”“我为什么要玩命呢?是民族大义在支撑我。”在生命的最后阶段他仍坚强地对同行们说:“能画一辈子的黄河,我投入进去却起不来了。你们一定要接着画,画出中华民族的灵魂。”

  大师走了。在时间的分秒和空间的维度里,我们尚能看到大师的影像、大师的作品,大师的音容笑貌、举手投足会让我们追思缅怀,永藏心底。而大师献身艺术的精神和登峰造极的艺术瞬间定格,成为中国乃至人类美术史上永恒的风景。

  大师的艺术另起一行。天国里风雨成魂,丹桂飘香。

 

编辑: 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