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文化频道 > 首页 > 盛京风情 正文
乾隆曾下旨保留 抚顺的满语地名
http://www.syd.com.cn   来源: 辽宁日报  2017-08-09 09:48
分享到:
更多

  摄于1922年,行者在马尔墩关碑(图中右上方)前休息。资料图

  《洪武城抚顺,意在抚顺我——乾隆皇帝误解“抚顺”本义》(详见《辽宁日报》8月3日11版)见报后,引起反响。有读者打来电话认为抚顺地区的地名很有特点,最大的亮点就是满语地名较多,含义深,希望本报能接着挖掘这些地名背后的故事。

  由此,记者到实地采访,寻找那些有趣的故事。

  马尔墩记载努尔哈赤的重要战斗

  盛夏的抚顺大地一片葱茏。在新宾满族自治县上夹河镇东部,有一个名为马尔墩的满族村,全村445户1337口人,97%以上都是满族。这是读者给记者提供的满语地名之一。

  “早在几百年前,清朝尚未建立时,马尔墩之名就已存在。”抚顺市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曹德全曾对抚顺的满语地名进行过专门研究,他告诉记者,马尔墩在满语中为阻隔、陡峭之义。《清太祖高皇帝实录》中被记为“马儿墩”,还有一些史书写成“玛尔墩”。

  马尔墩不仅历史久远,在满语地名中还极具代表性。

  清朝建立之前,努尔哈赤曾在马尔墩村东边的马尔墩岭指挥过一场激烈的攻坚战,这场战斗对于清王朝的建立非常重要,正因如此,“马尔墩”一名才被载入史册。

  马尔墩本是建州通向抚顺交通要冲上的一个山寨的名字,位于青龙山之巅,地势极其险峻。马尔墩寨主讷申不仅反对努尔哈赤起兵复仇,还阻止努尔哈赤力量的壮大,并收留努尔哈赤的仇人萨木占及其兄纳木占。

  明万历十二年(1584年)夏,努尔哈赤率领额亦都和安费扬古两员大将及400名士兵,用4天时间便攻下了马尔墩寨,控制了建州西部的门户。

  努尔哈赤在马尔墩之战中显露出过人的勇猛和智慧,极大地震慑了那些曾与他作对的族人。自那以后,努尔哈赤的实力不断壮大。

  万历四十四年(1616年),努尔哈赤建立金国(史称后金),改元“天命”。天命六年(1621年),努尔哈赤离开了故土苏子河流域,占领了辽沈地区。崇德元年(1636年),努尔哈赤的儿子皇太极改国号为“清”。顺治元年(1644年),努尔哈赤的孙子福临终于登上了紫禁城里的金銮殿。随着满族汉化,抚顺的满语地名也发生了变化,有的完全消失,有的则被汉化,马尔墩这个铭刻清太祖努尔哈赤卓越战功的地方也被汉化,一度改称为“马二屯”。

  乾隆下旨保留满语地名

  曹德全告诉记者,乾隆皇帝第二次到永陵祭祖时得知,由于汉族人大量迁入和汉语的流行,“马尔墩”已经被改称为“马二屯”,他心中感到不安:连清朝“龙兴之地”的满语地名都保留不下来,我怎能对得起太祖皇帝?

  曹德全说,乾隆当政时,满语已经基本汉化,甚至在满人之间也很少使用,有的满人还改用了汉姓。在此背景下,满语地名汉化似乎也是必然。

  不过,乾隆对满语地名汉化之事始终耿耿于怀。乾隆二十四年(1759年)末,清朝平定准噶尔等部的叛乱,乾隆认为此举是上苍福佑,于是派人前往盛京告祭三陵。

  “被派去的人归来之后,向乾隆禀报祭祀情况。乾隆再一次问到了马尔墩,得知民间仍然称马二屯后,他决定以圣旨形式颁布禁令。”曹德全说。

  乾隆二十五年七月,乾隆颁布了在盛京地区“禁用汉语代满语地名”的御旨。在这份御旨中,他以“马尔墩”被称为“马二屯”为例,强调“盛京所属地名,多系清语。今因彼处汉人不能清语,误以汉名呼之,若不及时改正,日久原名必致泯灭。着传谕将军清保等,所有盛京满洲地名,汉人误以汉名传呼者,令俱查改,仍呼原名,并严饬彼处人等知之。”

  乾隆皇帝的这道御旨下达以后,马尔墩地名不但改了回来,当地还在马尔墩岭立起了石碑,刻上满文“马尔墩福勒丹”。据曹德全介绍,“福勒丹”汉义为“关”,因为后金“建州三关”中的“代珉关”就在马尔墩岭上,所以石碑也将此处称为“马尔墩关”。

  今年61岁的马尔墩村村民孙海军告诉记者,上世纪80年代,抚顺至新宾的公路扩修,这块刻有“马尔墩福勒丹”的石碑被推下山摔碎了,如今已难觅其踪影。

  虽然马尔墩岭上的地名碑已经不在,但是原汁原味的满语地名“马尔墩”却一直流传至今。

  上世纪80年代抚顺有294处满语地名,反映了清王朝的发展历史

  如今,抚顺地区依然保留着许多满语地名。

  今年84岁的抚顺市地方志办公室原副编审赵广庆,曾参与1980年全国第一次地名普查。他告诉记者,根据当时的调查情况,抚顺地区共有满语地名294处。其中,按地名属性划分,属于居住址的满语地名(含城名、堡名、村寨名)148处,属于山、岭的满语地名35处,属于沟谷的满语地名53处,属于河流的满语地名11处,属于关隘的满语地名4处,属于历史的满语地名43处(含战事地名等)。

  “满语地名内涵极其丰富,并非形成于同一时期。”赵广庆说,第一期村落名大约形成于明正统初期至明万历中期,也就是从建州女真到苏子河流域定居起,到努尔哈赤起兵为止,时间长达146年。这个时期所形成的村落有50个左右,大多散落在太子河与苏子河中间地带的山区谷豁,居民大多以狩猎和养殖为业,只有部分农业。“这一时期的满语地名,有的是女真南下时,将使用过的地名移置来的,比如‘宁古塔’(新宾)、‘阿尔当’(清原)等。”赵广庆说。

  第二期村落地名大约形成于天命至崇德年间(1616—1643年),这一时期虽然短暂,但抚顺地区的满、蒙、汉族人群及村落发展极快,大约有60%的村落是在这个时期形成的。这一时期的村落居民除了掠夺而来的人口,还有一些“投充”者。这些人进入以赫图阿拉为中心的广大地区之后,新的村庄大批涌现,以满语村落命名也随之出现一个高峰。

  此外,在努尔哈赤起兵前后,女真各部筑城以居,出现了一些城堡名。在统一建州女真各部等战争中,形成了一些战事地名,马尔墩地名便形成于这一时期。清朝建立之后,抚顺地区又出现了一批御赐地名、城堡地名、遗址地名、纪念地名以及御路地名、驿站地名、行宫地名、陵墓地名等。

  “不同时期形成的满语地名,从不同角度反映了满族人的生活方式、社会形态以及精神追求。”赵广庆说,从某种意义上说,研究满语地名就是研究满族及其所缔造的清王朝之源流,清朝的许多事,似乎都应该从这里说起。

  随着时代的发展,满汉文化的进一步交融,满语地名的发音及语言结构依旧在不断地汉化。眼下,第二次全国地名普查工作正在推进,抚顺市民政局地名处积极开展对本地满语地名的普查。 □本报记者/王敏娜

编辑: 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