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文化频道 > 首页 > 盛京风情 正文
一琴飞瀑 五代连珠
http://www.syd.com.cn   来源: 沈阳日报  2017-08-09 09:50
分享到:
更多

  雁足

  玉轸

  铭文

  琴尾

  飞瀑连珠

  承载历史,传承文化,延续城市文脉,邀约艺术家讲述艺术人生,沈报集团探索融媒实践,沈阳日报、帅正新闻推出年度特别策划——文脉溯源·艺缘雅集,倾听艺术家与艺术结缘历程,汇集艺术家创作与人生感悟,历练文化古都艺术涵养,回放过往、启迪来者、守望城市文明风向标,助力幸福沈阳·共同缔造。

  有一张琴。旷世。孤绝。音铿然悦然。斫于王室。历六百年,自南昌而襄平而长沙而成都,名播天下……历火劫,入柴房,悬空库,失玉轸,而飞瀑连珠今犹在,藏于沈阳,于顾氏永祥先生案前,抚一曲《平沙落雁》,再一曲《醉渔唱晚》……任它低吟,由它浅诉,如在半山亭间,闻松风,观流水,沐弦歌,知雅意,其境浑然超然,流韵淡远……

  2017年7月19日,这样一张余韵悠远本应静列庙堂,广受膜拜的古琴,就这样悄无声息不露声色地出现在我们眼际——它就在顾永祥的车中、肩上、案前,包裹它的,是一款再简单不过的墨绿色丝绒布套。褪下琴套,方现出它古朴典雅的芳华。

  宁王琴,世间孤品,越六百年风雨,更串起顾氏一族五代人的故事。

  空谷玄音

  顾永祥说,我是华阳顾氏第五代传人。古琴对于我来说,既是情怀,也是家。这张“飞瀑连珠”是家里的琴,有一段时间没有演奏了,我试着调一调,你们也听听。于是坐定。

  怦然声起。

  周遭俱寂。

  空谷玄音。

  直沁心底。

  我们毫无准备,突然就静在那里,耳畔琴音起,眼前手披纷,呼吸瞬间屏住,继而舒展开来,时而幽远,时而近前,果如山樵子期,荷柴伫立,或闻或叹,迸入心间,波折往复,百转千回……顾永祥抚这张琴,让人泫然欲泣……

  它带给我们的,或童年,或自然,或本源,或空灵,或实境,已然一一超越了语言,超越了声音,超越了物像,琴家近在眼前,却宛如凌宵,身置斗室,思逸沙洲……

  五代相传

  顾永祥介绍,古琴,孔子时期已盛行。《尚书》有舜弹五弦之琴,歌南国之诗而天下治。据传后经文王武王各增一弦,而成七弦。琴音清澈,清微淡远,中正平和。古人形容琴音是太古之音、天地之音。古琴音色中最大的特点是“静”,也体现在安静的演奏环境与演奏者平和的内心世界。

  顾氏的五代琴人,第一代顾玉成,是顾永祥的高祖。生于清道光十六年(1836年),顾氏家族琴艺开创者。顾玉成是川派古琴艺术鼻祖张孔山的嫡传弟子。他精楷亲书了泛川派第一本琴谱《百瓶斋琴谱》。

  第二代传人,顾玉成长子顾隽,字哲卿,清代举人;次子顾荦(luò),字卓群。二人都从父学琴,造诣颇深,辅助顾玉成校录《百瓶斋琴谱》。

  第三代传人,顾焘,字梅羹,1899年出生,别署琴禅,祖籍四川华阳。自幼跟着祖母读四书五经,12岁随父亲顾哲卿、叔父顾卓群习琴,第一曲即奏《醉渔唱晚》,在琴坛传为佳话。著《琴学备要》,几十万字全部毛笔手写,内容包括总规、指法、手势、曲谱、音律、论说等。其中除川派琴曲外,还发掘整理了《阳春》、《白雪》、《乌夜啼》、《雉朝飞》、《石上流泉》、《龙翔操》等14曲。堪称“中国现代教育史中的第一本最全面的古琴教科书”。我们于近日购得此书,翻抚阅读间不胜感喟。编著20世纪最早的《中国音乐史》。顾梅羹先生成一代宗师,亦东北地区古琴专业教育第一人。

  第四代传人,顾泽长。古琴教育家,学生遍布大江南北。打谱代表作品有《屈原问渡》、《梅花三弄》、《汉宫秋月》等十余首。主编出版《川派古琴艺术大师顾梅羹纪念文集》、《古琴的分类研究》、《关于古琴制作中存在的几个问题》、《简述当代东北古琴音乐发展的历史与现状》等专著与学术文章。

  华阳顾氏第五代传人,即青年古琴演奏家顾永祥。顾永祥毕业于沈阳音乐学院,现为沈阳音乐学院讲师,辽宁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古琴艺术代表性传承人。中国民族器乐学会古琴学术委员会常务理事、中国琴会理事、湖南省音乐家协会阳春琴社副社长兼秘书长。

  顾永祥说,经我祖父顾梅羹、父亲顾泽长,到我这一代,顾氏古琴已经历百年的洗礼与积淀,不仅自家传承古琴琴艺,还将古琴这门具有中华民族特色的艺术发扬光大。

  顾氏与沈阳结缘,起于1959年,顾梅羹先生受音乐家李劫夫邀请,来到沈阳音乐学院任教。说到华阳顾氏,绕不过宁王琴,说到宁王琴,绕不过朱权。此琴与顾家五代人的不解之缘,成就了一段传奇。

  7月19日,顾永祥用飞瀑连珠琴第一首演奏的《平沙落雁》,相传为朱权所作。

  朱权其人

  朱权为明太祖朱元璋第十七子,洪武二十四年(1391年)受封宁王,号臞(qú)仙,又号涵虚子、丹丘先生,别署“云庵道人”等,曾至大宁(今内蒙古宁城)就藩。永乐元年(1403年),明成祖朱棣称帝后,改封南昌。明英宗正统十三年(1448年)病逝,谥“献”,称“宁献王”。

  朱权是著名的琴家、戏曲理论家,曾编辑《通鉴博论》,撰有《宁国仪范》、《家训》、《文谱》、《诗谱》、《史断》、《汉唐秘史》、《琴阮启蒙》、《茶谱》、《琼林雅韵》、《神隐》等著作。其所著《太和正音谱》为戏剧史上重要的理论专著,《神奇秘谱》为中国琴学史中现存最早的琴曲辑录之一。朱权的一生是王者与学者交融的一生。

  明代皇室宗族在琴学著述的同时,常有监制或斫琴之举。如宁王府献王朱权,衡王府恭王朱佑楎、庄王朱厚燆,益王府益端王朱祐槟,潞王府潞闵王朱常淓等,他们所制之琴被后世称为“宁、衡、益、潞四王琴”。

  宁王其琴

  朱权所制的“中和”琴,号“飞瀑连珠”即宁王琴,历史上被称为明代第一旷世宝琴。

  宁王琴琴首、琴尾温润圆笼、堂皇富丽、圆融呼应,既有形制美感,又有唐宋遗风,为明初具有代表性的琴器之一。琴项、琴腰间的形制是在“连珠”琴式连弧状走势特征上,转化形成类似文字符号中“花括号”的“内、外弧变体连珠式”的走势,充满了独特的流线形美感。

  “飞瀑连珠”,朱红底漆微微显透于面漆之上,呈栗壳色。肩起二徽近三徽间,金徽玉足,蛇腹兼有小流水、牛毛等断纹,长方形龙池、凤沼。龙池右侧刻“飞瀑连珠”四字。龙池内纳音正中阴刻“皇明宗室云庵道人亲造中和琴”。

  琴背铭文多为康熙年以后所刻。

  龙池上方:康熙又壬寅年,余遇此琴于尘垢中。扣之声铿然,知为臞仙所制,乃良材,不禁慨然。竟以轻价得归,重回修理。一弹再鼓之余,恍如知己谈心,亦生平一快事也。襄平李拙庵识。

  龙池左侧:此琴为臞仙所制,署名中和,考谱臞仙,有明宗室宁王也,旧为襄平李氏所藏。断纹犁然,扣之其声清越,因购得之。重加斧藻,盖如获稀世之宝云。同治第一甲子长沙寿田陆长森识。

  轸池下方:制琴臞仙,藏之李髯。名公巨手,斯爱斯传。有明迄今,既五百年。而我得之,能扶夙缘。一弹再鼓,其声怜然。曰中曰和,永矢勿谖。寿田氏铭于蓉城。

  此琴后为华阳顾家所藏。

  失而复得

  顾永祥说,宁王琴与顾家的渊源较久,“飞瀑连珠”是从同治年间我高祖的那个时代就在顾家了。

  1938年的一场大火,顾氏作为琴人,首先抢救了这张琴。“土改”时期,这张琴作为分给贫下中农的果实,分给了李伯熏。李觉着,这个果实当柴火不太够用,就一直放在柴火房里,他知道它是乐器,应该有人用得着,就找政府说希望用琴换一些稻谷。之后,顾家人筹借了粮食,换回了这张琴。再后来“运动”中顾家被抄,几经周折,这张琴流落到了白箬铺镇政府,一直挂在三楼的库房中。1979年落实政策取物品时,琴还在,但当时少了三个玉轸,少了三根弦。玉轸是羊脂玉,颜色很难配,我们就换成木质的轸了,就是现在这个样子。

  我觉着,弹琴人应该是爱琴、惜琴。尽管宁王琴经历了很多波折,但顾氏最终还是失而复得,这就是它跟顾氏家族的缘分吧。

  谨慎调修

  由于历史久远的原因,宁王琴形成了许多断纹,有些沙音,过一段时间我就会拿来调试调试,弹一段时间,再换一张来弹,顾永祥说。我很熟悉这张琴,哪有问题都很容易发现,哪怕有一点点的变化。作为文物,有些地方修起来是不可逆的,我们很谨慎,更多的是保护性的调修。保养它的目的是要让它更完善,这也是收藏者应该做的,以便它更好地传承。

  刚才听演奏的声音,它还是一个很好的状态。除了是文物之外,跟新琴比,它仍有优势,余韵更长,从高、中、低音区比较来看,从演奏角度来讲,它也是非常好的。

  隔空对话

  在弹奏时,我是专注的。从内心的角度讲,我对先贤是敬畏的,因为他们留下了许多值得保护的文化遗产。练琴过程中,我们是不是享受其中,很关键,对曲子的背景、音乐内涵,我们要从音乐的角度去分析,从文化的角度去看,除了尊重它的音乐规律、尊重它的演奏技法,还要加上演奏者本身的爱好,既陶冶其中又能投入演奏。

  当前,只有古琴是世界文化遗产中的单一独奏乐器。我和父亲经常换着来弹奏这张琴。1994年在北京名琴名曲活动中我父亲用宁王琴演奏过《醉渔唱晚》,现在他从音乐学院退休很多年了。平时我就是在家里演奏。

  顾永祥说,宁王琴从到顾家开始,就再也没有人在上面刻过任何东西,家人也没想过要刻些什么上去,在我们看来,它就是一件乐器……

  静中回味

  2017年7月9日上午,我们读到今年5月4日《沈阳日报》刊发的文化学者刘墨博士的文章《读书、饮茶与听琴》,在随后与刘墨先生的交流中,先生发来几张飞瀑连珠古琴的照片,建议我们采访,并给了我们顾永祥的联系方式。

  刘墨先生文中写道:

  我没想到,我会见到古琴中赫赫有名的宁王琴。

  更没想到,我可以零距离地抱着它,用手指轻轻抚弄它的漆面和琴弦。

  琴上的每一处断纹,甚至灰尘,都映射着岁月的幽幽光华,它内敛,不张扬,供人在平静中回味,那些繁华落尽之后的浅浅淡淡的过往烟云,是只有岁月才能留给我们的风景;

  琴声铿然悠扬,简单于心,简单于音,乃至简单于哲学,静享数百年的文人清欢,这也是文人内心的风景,聆听岁月的流动,渐淡,渐远。

  刘墨博士文中写道,朱权有一个后代,名气可能超过了他,那个人,叫八大山人。高罗佩在《琴道》一书中认为明琴乃古琴之巅峰,如果这一说法成立,那么,“飞瀑连珠”的价值就更不用说了!

  先贤犹在

  顾永祥再抚宁王琴,朱权《神奇秘谱》中“太古神品”《忆故人》乐音响起,凄然宛然,浑然铿然,恍然茫然,悠然怡然,了然欣然……缠绵往复,不尽依依,弦外之音,曲中之趣,似有似无间,先贤今犹在。

  沈阳日报、沈报融媒记者赵威王晓辉张一弛关欣/文魏爽制图

  帅正视频同步推出

  《一琴飞瀑五代连珠》访谈视频,请扫描二维码观看。

  更多视频,敬请关注沈阳日报帅正新闻客户端。

  

 

编辑: 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