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文化频道 > 沈水书吧 > 原创空间 正文
永不消逝的营房
http://www.syd.com.cn   来源: 辽宁日报  2017-08-02 10:18
分享到:
更多

  夏日的清晨,我特意来到这里,极目北望,湛蓝的天空飘着稀疏的白云,绿色覆盖的村庄,一片披红挂绿的蔬菜园,还有阳光下一大片奔放的油菜花。只是再也见不到昔日砖灰色错落有致的营房和营房与营房之间矗立起的一棵棵枝繁叶茂的大树。

  这里,驻守着我曾服役的一个炮兵团。一代又一代的官兵,从祖国的四面八方来到这里,洒下了青春的汗水,甚至献出年轻的生命。

  20多年前,我从军校毕业来到这里,在这里度过了8年时光,那是25岁到33岁青春中最闪光的日子。与我同行的,还有全团2000多名热血男儿。这是一个充满男子汉气息的世界。夜晚,走在寂静的营房,摸爬滚打了一天的兵们,熟睡的鼾声盖过田野中的蛙鸣。

  营房的东面,有一座山,海拔不到千米,节假日,那是青年官兵爬山嬉戏的天堂。一条细河在这里分流,一边汇入太子河,一边流入鸭绿江。

  生活在这儿的官兵,少的在这服役3年,多的10年、20年,他们为这片土地付出了深沉的爱。有一年夏天,一连下了几天大雨,细河水暴涨,五连饲养员杨德山在打猪草时,发现有小孩掉入激流,他百米冲刺跳入河中,托举起小孩,自己却献出了19岁的生命。驻地群众自发请求杨德山的父母,把他葬在这里,杨德山的父母含泪同意了。从此,战士的魂魄永远留在了这里。

  那年秋天,天干物燥,一场突发的山火危及当地风景区安全,全团500多名官兵用了5个小时,扑灭了这场大火,保护了500多亩森林的安全。事后统计,有50多名官兵在扑火过程中撕坏了衣服,燎伤了脸庞,有的留下了永久的伤疤。

  政治处干事侯冠武担任驻地中心小学辅导员十余年,为孩子们做的好事一串串。有一年“六一”,原定为孩子放映儿童影片,但火车因故晚点。侯冠武背上50多斤的胶片,坐汽车,步行20多里路,用了8个小时,按时赶到团俱乐部,孩子们终于如愿地看到了电影,而40多岁的侯冠武又累又饿,在俱乐部一个角落,睡着了。

  残疾军医高少怀,坐着轮椅走遍了营区、训练场,还有战士宿舍,为驻地群众解除病痛,荣立二等功。在这里呆了30多年,他是黑龙江人,从黑发浓密到两鬓斑白,在这个地方,扎下了根。日子久了,家乡渐渐远去了,只有军人,总是把他乡当故乡。

  经过军队的几次精简调整,不少营房消逝了。但我知道,军人总有自己青春燃烧的记忆,并融化在血液中,时间越久,爱得越深。

  我站在消逝的营房旁,记忆如电影胶片一样掠过。此时,周围没有声音,天地静谧,我泪流满面,我爱我守卫的地方,在中国地图上,哪怕只是一个小圆点,哪怕没有名字,但这里曾是战士守卫的地方,是战士心中永远的军营!

  □高子荣

编辑: 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