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文化频道 > 首页 > 沈阳笔记 正文
半个世纪前,亲历炮火连天的朝鲜战场后他创作出电影《奇袭》
最重要的身份是军人
http://www.syd.com.cn   来源: 沈阳晚报  2017-07-31 10:17
分享到:
更多

  

  八一建军节将至,近段时间,曾在观众心目中占据重要位置的《英雄儿女》 《打击侵略者》《奇袭》等影片,陆续在影视频道播出。一段段荡气回肠的悲情故事,让年轻一代惊诧不已。

  《奇袭》是由八一电影制片厂1960年拍摄完成的。讲述朝鲜战场上,中国人民志愿军某部方连长,率领一支侦察队,接受了上级交给的深入敌后的任务,炸毁敌人一座公路桥——康平桥,切断敌人退路的故事。

  鲜为人知的是,这部影片的编剧是沈阳的一位作家。他叫满健,今年88岁,家住和平区五里河家园小区,曾创作了大量历史题材的影片和画作。

  作家、画家、军人

  2017年8月1日是第90个八一建军节。这个即将到来的节日,对于88岁的作家、画家、军人满健来说,如同过年一样喜悦。

  88岁的满健,身体硬朗,思维清晰。这几天他特别忙,收拾整理自己的作品画作,特意请来了大女儿满意过来帮忙。

  “这是非卖品的《奇袭》电影小人书;这是独幕话剧《口红》;这是革命历史现代评剧《洪翠莲》;这是今年清明期间父亲与《奇袭》方连长的原型95岁的张魁印谈话时的照片。”望着厚厚的资料,满意对记者说,“这些荣誉对于父亲来说没有任何意义,他名声再大不卖画,不卖剧本。当时的剧本都没有署名,稿费就是一支钢笔。”

  88岁的满健补充说,那个年代的人都一样,不在乎什么名利,甚至不在乎生命安危。

  “我是作家,画家,但是我重要的身份是军人,随时准备保卫国家,奉献自己的生命。”满健说。

  曾是一名文艺兵

  1949年,满健参加解放军,是名文艺兵。1950年,美国将侵略战火推向鸭绿江边。满健随112师宣传队,由辑安(后更名为集安)跨过鸭绿江,第一批入朝参战。战斗场面非常惨烈,满健的主要任务是运送弹药,到前线背回死伤的战友。

  当时,38军梁军长要求侦察连连长张魁印炸毁敌人一座公路桥——康平桥,这个桥是要害,如果炸掉,可以切断美国等16国联军的退路。当时20多岁的张魁印带领300多名侦察兵,几百斤炸药,克服了重重困难,终于将康平桥炸毁。随后,16国联军没有了退路,志愿军将16国联军切成16段,逐个攻破。这次战役扭转了朝鲜战局。

  满健说,因为亲自参与了战斗,还在宣传队演过节目、做过慰问,他对这段经历记忆犹新。

  科教片变精彩电影

  1958年秋,全军的侦察会议在北京召开。有人提出趁战争刚结束,老侦察兵都健在,应该编辑一个科教片,为后人留点东西。

  满健参加过抗美援朝,还是一名文艺兵,会画画,能写作。领导把任务交给了他。满健说,“科教片干巴巴的,没味道,战士们都不喜欢看,可否写成故事片?”他的想法立刻得到了军区领导的认可,领导鼓励他:“你放心写,越真实越好。”

  仅用一个月时间,满健写出了《奇袭》。军区领导立即联系八一电影制片厂,制片厂领导看过剧本非常满意,派来两位导演与满健细谈。

  “我与两位导演在一起两个月,我细修作品,定稿完成一章就拍摄一章。连续两个月拍摄完工。影片拍摄完成,署名出了难题,按说编剧是我,但是魏德才(当时38军侦察处处长)也参与了创作。魏说这个创作应当归军党委。当时我考取了中央美术学院,马上就要走,对署名也不在乎,最后电影干脆没有署名。稿费问题,有人提议奖励一块表,我和魏德才都拒绝了。”

  与画家柳子谷合作

  满健不仅有写作才能,还有绘画天赋,满健考取中央美术学院后进修美术。抗美援朝期间的场景对于他实在太深刻了。他产生了强烈的创作冲动:一定要把这场波澜壮阔的战争画下来。

  “最初我画了15米长的抗美援朝战争的雏形,但我缺乏深厚的绘画功力,这样的巨作仅仅凭借我丰富的素材和创作激情似乎无法完成。我努力寻找合作者。”

  “在观摩了无数美术展后,1956年在沈阳师范学院的走廊,我见到了著名画家柳子谷的一件小品写生画。画家笔墨酣畅,生活气息浓郁,并具有时代审美情趣,我确定了他是我的合作者。”满健说。

  柳先生见到满健后,很欣赏这个有理想的年轻人,仔细倾听了抗美援朝中可歌可泣的故事,了解朝鲜的自然特点,民族风情。

  两人终于1958年9月完成了一幅长达27米长的《抗美援朝战争画卷》,原画卷名称:《抗美援朝二次战役胜利长卷》。这是我国最长的、在世界上也是罕见的反映战争历史的巨幅画卷。这幅画卷生动展示了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的壮烈史诗。

  翁婿捐画成美谈

  画卷1959年在沈阳展出之后,立即引起轰动。《抗美援朝战争画卷》的问世,回答了当时画坛正在争论的一个问题:中国画能否反映现实问题?柳子谷说,中国画不能停留在文人画、士大夫画上,而应该和小说、戏剧一样,除了艺术性之外,应有思想性,应成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

  更有传奇色彩的是,柳子谷与满健,这一老一小两个画家,后来竟然成为了翁婿。两人合作画作期间,满健经常到柳子谷家拜访,与柳子谷的女儿柳咏絮相识。柳咏絮曾在沈阳师范大学美术系读书,父亲是她的老师。

  满健与柳咏絮相识、相恋,在沈阳成家,定居。

  1985年1月,柳子谷和满健一起,将珍藏了26年的《抗美援朝战争画卷》捐献给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从此,翁婿捐画的故事成为文化界美谈。

  沈阳晚报、沈报融媒主任记者

  吴强文并摄

编辑: 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