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文化频道 > 沈水书吧 > 原创空间图片 正文
牵起父亲的手
http://www.syd.com.cn   来源: 沈阳日报  2017-07-19 15:19
分享到:
更多

  □于冰

  小时候,与父亲出门,每当穿过马路时,父亲都会朝年幼的我伸出右手,手掌开合数下,示意我牵上去,由他领着我过马路。我把小小的手交给父亲,仿佛小船停靠在避风的港湾,那么安全,那么放心。我不必留意身边的车来车往,只管跟着父亲就好。多年来,父亲的手,定格在我的脑海里,凝成了一帧老照片,常常在不经意间浮现出来。

  待我长大些,进入青春期,不大愿意与父亲亲近了。加上父亲是一个极严厉的人,每当我们犯错,他都会大声呵斥我们,我们姐弟都对父亲敬而远之。遇到为难的事多半是和母亲商量的。出门也很少与父亲结伴而行,所以,有好多年,我对父亲的手似乎很陌生了。

  去年暑假,我带父亲去大连旅顺的弟弟家串门。晚饭后,弟弟带我们一起去爬附近的白玉山。山不算高,通往山顶的石阶大约有四五百级。起初,父亲还算攀登自如。路程过半,父亲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明显跟不上我和弟弟了。是啊,父亲已年逾六旬,还有腰脱的毛病,爬这么高的山的确很难。父亲停了下来,两手撑着腰,急促地喘着气,头上也渗出了一层汗水。我让父亲在路旁的石椅上休息一下,坐坐再走。父亲歇了一会,起身说:“还得往山顶爬呀,得看看山顶的白玉塔呢。”于是我们又继续爬山。此时,父亲的脚步越发沉重,却仍在暗中坚持,我想父亲是担心自己半路返回扫了大家游玩的兴致。这样,又坚持爬了几十级石阶,父亲再次停下脚步,气喘吁吁地说:“还有多远了?这人老了……胳膊腿真是不中用了……应该快到山顶了吧!”说着,父亲拿手背擦了擦头上的汗,缓缓地直了直腰。我想上前拉起父亲的手,搀着他前进。但是如今,父亲不远处的那只手,仿佛与我生出些距离,与父亲牵手似乎变得有一点不自在。年幼时,与父母牵手;年轻时,与爱人牵手;中年后,牵的最多的是孩子的手!有多少年,我忽略了父亲的手?多年前过马路时,父亲是强者,我是弱者。而现在,时光把我们的角色对换,父亲成了需要我保护的人。但此时的我,竟然有这一丝的犹豫?!我为自己感到羞愧。我上前紧紧地牵起父亲的手,说:“爸,我拉着你走!”像儿时他牵着我一样,我用力地,拉着父亲一步一步朝前走去。弟弟则在另一侧牵起了父亲。父亲两边借力,步子轻松了许多。很快,我们到达了山顶。

  夜色中,白玉塔巍然耸立。俯视山下,半岛全貌尽收眼底。迎着清新的海风,父亲在山顶欣赏着,赞叹着,每道皱纹里都含满笑意,全然忘记了这一路上的辛苦。看到父亲高兴得像个孩子,我和弟弟都感到很欣慰。我看向弟弟,悄声告诉他,下山,咱还牵着爸的手。

 

编辑: 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