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文化频道 > 首页 > 盛京风情 正文
浑河晚渡的三年百年变迁
http://www.syd.com.cn   来源: 沈阳日报  2017-07-12 09:40
分享到:
更多

  

  浑河,是沈阳人的母亲河、家乡河。早在三百多年前,“浑河晚渡”这一盛京著名景观就已闻名遐迩。

  文人笔下的浑河渡口

  《沈阳县志》载有清代道光、咸丰年间盛京诗人柏珍的一首《浑河渡口》诗:

  长河渡口人踪乱,

  破浪乘风趁旭旦。

  欸乃一声听未终,

  已见轻舟登彼岸。

  这首诗把清代中期浑河渡口早晨的热闹景象,写得很逼真、很生动。当旭日东升的时候,浑河渡口人群熙熙攘攘,大河上下大小船只趁着刚升起的阳光,在风浪中疾驶,摇橹行船的声音还没听完,已见一只只木船驶到浑河岸边。

  清同治年间出版的《陪都纪略·留都十景》中,有芸香主人瑞卿的《浑河晚渡》诗:

  暮景河间系短篷,

  客旅无边渡口行。

  但听钟声出晚寺,

  归舟隐隐有无中。

  这首诗,应该说是当年暮色中浑河渡口的真实写照,读者自己可以细细品味。按照刘世英在《陪都纪略》一书上绘制的《陪都示意图》上的记载,当时“浑河晚渡”景观的地点,是在“十里码头”,即今罗士圈(原称骆驼圈子,后改骡子圈子)。傍晚时分,大河之上,一艘艘系着帆布短篷的木船,由远而近向着渡口徐徐驶来,但听见皇寺悠远的钟声传到耳畔,只见暮霭中,水天茫茫一色,归舟似有似无,好像在美丽的画图之中。

  到了光绪初年,盛京著名诗人缪润绂也有首咏《浑河晚渡》的诗:

  城南九里余,行行唱官渡。

  河势东北来,风涛截行路。

  河岸人唤舟,波明起鸥鹭。

  车马何仓皇,欲驻安能驻。

  双桨划如飞,残阳下高树。

  缪润绂的这首诗,写的是浑河官渡码头,即今五里河南浑河大桥一带。在有清一代,这里就是浑河官渡。

  浑河两次大改道

  浑河,现在流经沈阳南沿的最大自然河流,是辽宁省的第二大河,它原是辽河的大支流。1958年在盘山县六间房堵住外辽河后,它才与太子河全流成为浑太水系。浑河,是一条伟大的河流,是世世代代养育了沈阳人的母亲河。浑河,发源于清原县滚马岭海拔七百五十米处,有“浑河之源”石碑一方。自东而西流经清原、新宾、抚顺、沈阳、辽中、海城、台安等市县,由原辽河营口入海,全长四百一十五公里,流域面积一万一千四百八十一平方公里。

  早在汉代,浑河就见于史籍的记载,《汉书·地理志》中管它叫小辽水。“浑河”这个名称,最早出现于《辽史·地理志》:“浑河在东县、范河之间。”东县河就是太子河。浑河又叫“沈水”。《沈阳县志》载:“浑河,城南十里,一名沈水。”

  沈阳,是因沈阳地处沈水之北(阳)而得名。沈水之名最早见于《元一统志》:“旧称沈水,水势湍激,沙土混流,故名浑河。”明代出版《辽东志》、《全辽志》皆说:“浑河……即古沈水,郡以此故名”。由此可见,沈水之名当在元代或元代之前产生。

  《沈阳百科全书·沈水》条目载:“今浑河流经沈阳部分的河段古名。沈水原为唐代渤海国沈州沈水县境内河流名。辽代天显三年(929年)沈水县废,沈州及沈水县人民迁至今沈阳境地。迁徙来的渤海人,惯用故土地名,把故土的山名、河名搬用到新居之地,沈水一名也套用在浑河流经沈阳的河段上。辽代沈州、元代沈阳路、明代沈阳卫、今沈阳市均以此水得名。”因此,我们可以说浑河流经沈阳的河段旧称沈水,应始于辽代天显三年以后。当时的沈水在今沈阳城北。

  只有当浑河改道城南之后,因城处于沈水之北,才有沈阳名称的出现。

  浑河,在沈阳境内,在历史上至少有两次大的改道。《北陵志略》说:“陵前之河,原为浑河河身……”现今的新开河(又称北运河),曾名永利河,是清宣统三年(1911年)春,沿浑河古道重新挖掘的。位于沈阳城北的新乐遗址发现后,专家对遗址前沙河子沙土矿进行科学鉴定证明,七千二百年前,浑河主道是流经沈阳城北的。“它是一条古河道,水域宽阔,流量很大”。这个古河道,就是浑河在古“沈阳”境内早年的河道。

  浑河在沈阳境内的第二条古河道,就是万泉河、五里河,也就是人们俗称的小沈水。这条水道今已不复存在,它的走向和1952年人工挖掘的南运河走向大致相同。在南运河流经地,原有万泉河、万柳塘、青年公园、南湖公园、南湖等湖泊,这些湖泊在南运河开挖之前,都是些大水泡子。南运河沿线附近有许多沙岗,俗称沙山。它们就是河流在废弃的河道上,留下的牛轭状河迹湖和河流带来的大量沙砾堆积的沙丘,是一条较大河流作用的结果。因此,人们常说的小沈水,即万泉河、五里河,原先即是古浑河从“沈阳”城北,又改道流经城南的河道。

  当浑河经过两次大的改道后,其走向就是现在浑河的主河道;而原河道仍有水流,却变成了浑河的分流,水量也减少了。浑河改道沈阳城南的最晚时间,当在元代元贞二年(1296年)以前,因为元贞二年有了“沈阳”的名称。这说明在此之前,浑河已改道城南。

  浑河流域的人文气息

  盛京境内的浑河流域,是个人文荟萃之区,在清代有许多传说故事和重要历史人物、事件,都与浑河联系在一起,因而使浑河更具有浓郁的人文气息。

  《东三省古迹遗闻》载,当年老汗王努尔哈赤设计迷惑明军,命清兵将马粪置于河中,河水皆浑。明兵追至,见马粪浮于河上,数日不变,疑为兵马必多,遂生惧心,不敢进而退去,后人遂以浑河名之。这是关于浑河名称来历的一则传说。

  再有,按《清实录》记载,天命六年(1621年),清太祖努尔哈赤征沈阳,梯盾营栅之具,悉载以舟,顺浑河而下,水陆并进,拔沈阳城。天命十年(1625年),努尔哈赤迁都沈阳后,还通过苏子河到浑河运送木材,修造沈阳故宫。天命十一年(1626年)正月,努尔哈赤率八旗大军进攻宁远(今兴城),被明将袁崇焕用红夷大炮所伤。七月,努尔哈赤去狗儿汤,即清河温泉(今本溪之温泉寺疗养院)疗养。八月,待身体稍好,努尔哈赤便急着回沈阳,他在众贝勒的护拥下,乘船顺太子河进入浑河,在途中痼疾发作,驾崩在沈阳城西四十里的叆鸡堡。

  天聪七年(1633年)六月初三日,清太宗皇太极亲率诸王贝勒文臣武将,出盛京德盛门(大南门),在城南十里的浑河官渡,迎候前来归降的明将孔有德等人,我们可以想象当年的仪式一定很隆重,场面也会很大的。从上述的史实中,我们可以知道叆鸡堡、浑河官渡,在清代都是浑河的主要渡口。

  清代乾隆年间后期,在今沈阳市东陵区上木场村村外,建起了一座气势宏伟的浑河河神庙。乾隆四十五年(1780年)十二月,浑河河神庙落成之时,乾隆皇帝封浑河河神为“崇源协应之神”,敕封浑河河神庙名为“顺应”,并御书浑河河神庙的匾额为“灵脉精禋”,高悬于大殿正中。

  乾隆四十八年(1783年),乾隆皇帝第四次东巡盛京谒陵祭永陵、福陵、昭陵之时,又御制浑河河神庙祭文,他在祭文当中盛赞了浑河的功绩。

  到了民国初年,浑河河神庙已经再没有僧人住持了,只是由白衣寺代为经管。后来,“天和勇木材厂”占用了浑河河神庙,把这里做了木材厂。之后,庙墙崩塌,梁木被拆一空,遂辟为菜地,地名叫于园子。浑河河神庙庙址,自此便成了历史上的一处遗迹了。

  丰富水产和发达航运

  当年浑河的水产十分丰富,其中有“三奇”:红毛鲤子、螃蟹、面条鱼最负盛名。从前,盛京百姓吃的鲤鱼,一年四季都是取自浑河的红毛鲤鱼,口味极佳。当时,人们吃的美味螃蟹,也都来自浑河。面条鱼色白而体形小,学名叫银鱼,因其体软无硬骨而得名,也是浑河的特产,味道十分鲜美。每年隆冬时节,盛京人喜吃火锅,螃蟹、面条鱼都是下火锅的美味佳肴。

  浑河的航运,在清代相当发达,运船由辽河、三叉河可以一直抵达盛京。当年,浑河的航运,可把上游的木材、山货、粮食、大豆等土特产品装船,沿浑河、太子河、辽河汇集于营口,再入海下山东、赴江浙等地。回程可把丝绸、药材、杂货、工具、鱼盐等运于盛京,成为南北货物的集散地。再加上驿站交通四通八达,古城盛京就是当时的水旱码头和商贸中心。

  在清代,盛京城南沿岸有七间房、石庙子、古木场、浑河官渡、望北楼、十里码头、骡子圈子、叆鸡堡等渡口。

  从盛京城南的五里河南,到浑河南岸的浑河堡村口,这里是早年浑河的主要渡口,盛京城南十里的浑河官渡。此渡口,往来频繁,加上两岸的风光绮丽,就成了《承德(沈阳)县志》所载的“沈阳八景”中的“浑河晚渡”一景。据史书记载,当年,努尔哈赤、皇太极营造宫殿、王府、庙宇等所用的砖瓦石料,于海城缸窑岭烧制青砖、琉璃瓦等七百万件(块),都是从浑河官渡渡口上岸,运抵盛京的。

  清代,浑河河段在盛京的主要渡口,再就是十里码头了。十里码头,是进出盛京古城西郊的南大门。它的位置大抵是今天西起新华广场,东抵南湖大桥,北到光荣街,南临南运河一带。从前,这里是一片沼泽地,东北方,有从古城东南角流来源出城东观音阁的小沈水,经过五里河、龙王庙、白沙河,沿十里码头而过,至骡子圈子(今罗士圈子)渡口入浑河;在西北方(原体育场北),是大小不等的高出地面十几尺至几十尺高的土丘,野生树丛,杂草莽莽,今中山广场略东一带有一片密林,树大参天;东北面,有条弯弯曲曲的土路,经喇嘛庄子、洪家岗子(今南市场一带)等小村落,通往大西边门,进入离此十里的盛京古城;其西南二三里有罗士圈子码头;南临小沈水、浑河,时有小船摆渡。

  再有一处浑河渡口,也很热闹,这就是望北楼。据《东三省古迹遗闻》载:“望北楼,在小南边门外,距城可五里许。白沙漠漠,突起高岗,左右环抱,状如畚箕,高约六七丈,长可半里许,上多树木,以桑为最。登岗北望,则城内凤凰楼如在目前,遂名之曰望北楼。”清代时,“通商货物,均由营口下船,载入浑河,于望北楼登岸,再由马车转运入城,实为盛京最盛之水码头。当繁盛时,春夏秋三季,买卖甚多,热闹异常。”

  此外,坐落在今东陵区七间房的码头,也是当年浑河的主要渡口之一。2005年以来,媒体先后报道了在七间房发现了早先码头的近百块青石板和航船缆桩等物。由此足见当年七间房码头之兴盛,来往货船之繁多。

  当年的盛京有浑河官渡、十里码头等渡口和闽江会馆、山东会馆、江浙会馆等设施,都与水运有关,或是浑河航运的起锚处,或是溯河而来的江南和齐鲁客商的落脚之地。每年仲春至季秋,这七八个月时间,都是浑河水运的繁忙季节,南北客商络绎于途。盛京人可以在浑河北岸远眺,远眺雄伟壮观的盛京城垣和瑰丽的凤凰楼,远眺沿河行驶的美丽的白帆。来往的客商可以在山东庙和天后宫,向天后娘娘(即妈祖)祈祷,祈愿天后圣母保佑他们旅途平安。

  浑河水运的衰落与复兴

  在整个清代,浑河一直是盛京水运下辽河,出渤海,赴津、登(今烟台)、沪的通道。航运促进了盛京经济的繁荣和发展。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三月,日俄会战之时,盛京水运商号中颇有名气的利庆升、永泉茂、玉成福、义集长、广昌栈等,共有大小船只五十余艘。由于时值冬末,木船按例在骡子圈子(罗士圈)进坞过冬。沙俄军兵以缺乏薪炭为由,将其全部“劈柴烧光”,沿河船户无不遭此洗劫。浑河的水运事业,至此遭到了极其严重的破坏。

  随着近代交通事业的发展,铁路、公路、航空运输取代了浑河水运,截至民国十九年(1930年),由于河运大多失去原有作用,诸多的浑河渡口也相继成为历史的陈迹了。

  新中国成立后,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古老的浑河变年轻了。党和政府不断地修水利,疏河道……特别是1955年大伙房水库建成后,浑河两岸已成了鱼米之乡。近年来,随着治理浑河力度的不断加大,特别是由于沈阳浑南区的建成。浑河已成为沈阳的内陆河。在浑河北岸,五里河公园、沈水湾公园相继建成。经过治理,浑河的水质也变清了。现在,蔚蓝色的浑河,岸畔林带郁郁葱葱、芳草碧绿,亭阁台榭尽现眼前,游人可以凭栏饱览浑河沿岸的大好风光。十分让人欢欣鼓舞是,2007年6月22日晚,沈阳的母亲河——浑河实现了通航。浑河的河运和“浑河晚渡”的美景,又重现在家乡人们的面前。

  

 

编辑: 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