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文化频道 > 首页 > 合唱团 正文
彩虹合唱团“搞事”:严肃音乐会变演唱会
http://www.syd.com.cn   来源:   2017-07-11 11:11
分享到:
更多

  《张士超你昨天晚上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哪里了》《感觉身体被掏空》《春节自救指南》等神曲让彩虹室内合唱团迅速蹿红,也让它的创作者金承志火到了现在。

  其实除了“爆款”神曲,严肃歌曲才是彩虹合唱团的本业。7月8日在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彩虹合唱团便以“双城记”为主题,献演了日本作曲家相泽直人以及金承志本人作曲的严肃歌曲。

 

  虽然提前预告了这是一场严肃音乐会,演出还未开始,彩虹合唱团还是把观众逗笑了。

  演出前的观众提醒中,彩虹全程不按常理出牌,频出“上半场很严肃,请做好心理准备”“谁要是敢开手机,我们全场都瞪你”等逗趣口播。演出期间,还真有观众手机响了,金承志挥得正酣的指挥棒也真的停了下来,眼睛往旁一瞪,“再来一遍吧。”全场哄笑。

  返场时,彩虹合唱团加演了一曲《告别时刻》,金承志又发挥了“单口相声”的功能,鼓励大家掏出手机,打足灯光,摇晃手臂,一场严肃音乐会瞬间变成了演唱会现场。

  金承志太知道观众喜欢什么,更知道如何满足他们,这大概是他成功的要诀。

  演出前,金承志和上海记者们聊了聊。

金承志

  有些作品是可遇不可求的

  问:这一次为什么选择和相泽直人合作?

  金承志:相泽直人应该是日本年轻一代合唱作曲家里数一数二的人物。

  他的作品受法国和声影响比较大,不是普通意义上的东方调式。日本和我们一衣带水,在东方调式上有些相像,实际上他的作品突破了这个界限,可听性非常强。

  他是一个非常注重和声变化的人,他的和声在进行过程中没有一个瞬间是无聊的。比如一个长音,每一个纵向切割面,和声都非常丰富。这和很多人写合唱作品注重线条或复刻型作品不同。这对我们在文献阅读方面,获取新知识方面有帮助。

  他最打动我的地方首先是技法,其次他这个人一点都不做作。老一派的合唱作曲家、指挥家给我们的感觉是一丝不苟,38岁的相泽直人喜欢喝啤酒、玩电动,每天不离这些东西,很符合我们这一代人表达自我的观念,所以我们选择了和他合作。

  问:作为10万+的流量大户,彩虹合唱团能刷爆朋友圈的秘诀是什么?

  金承志:我们两三个月才有一个10万+,可遇不可求,对情绪正确引导或解读才能引起10万+。用吴晓波老师的话说,彩虹合唱团是在“解读时代情绪”,只要我们的作品真的在解读这个时代特有的情绪,把它说出来、唱出来,就能表达一些人的心声,就可能有10万+,但这都是可遇不可求的,何况微信打开率越来越低。

 

  问:我们都是这个时代的见证者、缔造者,那么你对这个时代有什么想说的?

  金承志:我们这个时代百花缭乱,新兴事物井喷一样出现,传统行业在衰退,这是很残酷的,过程是混沌的。很多人评价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任何新兴事物都具备它的意义,我和彩虹合唱团对整个时代都是拥抱的态度。

  问:你现在的商业合作越来越多了,会有挑战吗?

  金承志:首先,挣钱不丢人,其次,挣钱后我们还在开音乐会,也有了更好的条件开音乐会。我们今年的巡演计划是上海、无锡、广州、深圳、杭州,巡演的力度比去年更大。我个人认为,左脚迈得越大,右脚才更容易跟上,不是单脚跳。我不会为现在的处境担忧。

  问:除了神曲,你也写了很多严肃歌曲,在创作心态上会有什么不同吗?

  金承志:我不是作曲出身,所以没有负担,不用拘泥于流派,不用想我师父是谁,我要传承某一种精神。

  我是拿来主义,觉得好就去写,觉得有感而发就会去写,无论是大众传播认证的神曲,还是在音乐厅里受欢迎的《落霞集》,这些于我而言只有技法的不同,除了技法,我在创作上获得的愉悦感是一样的。只是状态有点不同,比如《春节自救指南》是一个井喷似的主题,我很快就写出来了,《落霞集》我是娓娓道来的,写了三个月,期间伴随着头疼、写不出、发牢骚,这些情绪是一直伴随的,《春节自救指南》等周期比较短,获得的快感会更多一些。

  问:你会更偏好写哪一种吗?

  金承志:没有,下个乐季我会写《白马村游记》,和《落霞集》《泽雅集》一样是套曲。我几乎是一年出一套严肃作品,外加十来首流行风格的歌曲,比如《天空》《彩虹》《我和外婆》《旅行者一号》,还有就是有可能成为“爆款”的神曲,大概半年一首。我还是按部就班来的。

  问:爆款神曲也是有计划的写作吗?

  金承志:我有一个写作时间轴,今天写什么主题明天写什么主题,但我不会预知两年以后写一个当时人心情的歌曲,那是写不出来的。《感觉身体被掏空》是去年夏天炎热闷湿,大家觉得自己快热挂了,那种氛围才能写出那首歌。到了春节,我就会想写与这个氛围相适应的歌曲,都是很时令性的。

  日常生活的时间轴越长,会越舒适,越想写

  问:观众过于关注你的神曲,对你的严肃作品了解不多,会觉得委屈吗?

  金承志:我干嘛要委屈?如果没有“张世超”,我们也不会相聚一堂坐在这里聊天。我不否认神曲的影响力。有些朋友就喜欢神曲,就像有人吃饭就喜欢吃水煮鱼,顿顿都要水煮鱼,不能说这就是坏的。我们有各种各样的菜,他想吃什么就吃什么。走进音乐厅(听严肃作品)的人,是想感受一整套音乐带给他的感受,从开头到结尾有一种安排,是奔着立体的感官来的,而不仅仅是某一种作品。

  问:有人把你称为“人民艺术家”,你怎么看?

  金承志:谢谢大家。我能怎么办,所有人对我的评价我都只能接受,神曲作者、神经病、对古典艺术有追求的人,都是我的一面吧。

  问:你觉得自己是网红吗?

  金承志:不算吧,路上没人认识我。

  问:平时会看弹幕,会看年轻人对你的反馈和留言吗?

  金承志:偶尔看,因为太多了,我更喜欢面对面的评价,网上留言看不过来,也没必要沉浸于留言中。

  问:你会担心观众拿炒作、搞噱头这些词来贴你吗?怕被过度消费吗?

  金承志:一定会对我有影响,我们也没办法阻止,现在每个人都有发言权,但如果我每时每刻都去关注会不会被过度消费过度解读,会很累。

  问:你是一个高产的创作者,没灵感的时候怎么找灵感呢?

  金承志:说话,走路,聊天,喝茶,看电视,日常生活的时间轴越长,我会越舒适,越舒适越想写作。相反,节奏越紧凑,我就没力气让自己慢下来,适当的放松以及必要的被浪费的时光是很重要的。没事我就街头看人吵架,路边看花开花落。

 

  把演出当成生命中的“嘉奖”

  问:彩虹合唱团里有各式各样的人,总结起来有什么共性?

  金承志:唯一的共性是周六晚上六点到九点,大家在排练厅里享受音乐,对音乐的热爱是他们的共性。离开排练厅,做金融的继续头疼去了、做会计的继续为数字担忧、做医生的下星期要上手术台了,每个人开始为生活奔波,但那三个小时大家是统一的,只干一件事。如果把大家的时间表放出来,你会发现每个人的时间表和作息都不一样,蓝蓝绿绿的。

  问:团员都是怎么招募的?有什么标准码?

  金承志:网上报名。现在越来越严苛了,团员本身很满了,六十个人是我们的上限。大家离团都是不得已,比如去外地工作、出国留学,每年空出来的名额就一两个,所以筛选会越来越严格。

  声乐能力、音准、视唱练耳、语言能力,都是我们考察的点。我们不在乎职业。他们绝大多数不是做音乐的,但都有音乐基础,我们会对他们的音乐基础进行培训,对弱项进行有针对性的练习。

  排练占用的是业余时间,对生活和工作没有影响,巡演也都是双休日。我没听到大家说好累,相反是好爽。我们把演出当成生命中的“嘉奖”,而不是苦。这个团不是个人的意志,是多数人的意志,他们现在的状态是挺亢奋的,这挺好,他们喜欢音乐,喜欢这件事。

  问:据说彩虹会和欧美作曲家合作,它会更脱离你个人的影响,变得更国际化、多元化吗?

  金承志:一个优秀的合唱团应该是唱什么像什么,可能现在唱金承志比较擅长,但并不代表它不可以驾驭很多风格的作品。一个优秀的合唱团不应该受到指挥风格或驻团作曲的局限,我一个人身兼了指挥、作曲二职,已经给合唱团造成了很大的个人化印记,应该更开疆拓土。

  不论和哪个地区的作曲家、指挥家合作,我们都应该学到他身上优秀的东西。任何有利于彩虹更丰富多彩的知识都是好的。我们下一步打算和Ola Gjeilo(挪威作曲家)合作,已经达成了初步合作意向,还在定档期,可能明年或者后年。

  问:听说你还打算把《诗经》写成歌曲,怎么想到把中国传统文化写成歌?

  金承志:18岁刚开始写作,我几乎都是用古诗词来配乐。我用了很多力气写中国文化,这几年写得少了,因为我需要沉淀,需要脱离最初期对文字表面的感受。你对古诗词的感悟会变化,我才三十岁,还没到融会贯通的境地。

  本来,我想今年写辛弃疾,后来又拖了,因为我们对汉语的考究还没有系统的梳理,如果赶鸭子上架,为了写而写,就真是拿中国文化炒作了。这是很可耻的。什么时候准备好了,我什么时候写,我不会放弃在古诗词领域的努力。

编辑: 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