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文化频道 > 首页 > 老照片 正文
抗联再苦也要加入
http://www.syd.com.cn   来源: 辽宁日报  2017-07-11 09:42
分享到:
更多

  人物档案 史忠田 1925年出生于江苏省徐州市丰县。1945年参加革命,历经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参加过辽沈战役、淮海战役、平津战役,曾南下渡江,参加解放九江、南昌,攻打广州,解放海南的战斗。先后立大功5次,多次被评为抗战模范和英模,曾任44军131师392团3营副营长。1955年被授予大尉军衔。1958年转业。曾任开原市自来水公司书记。

  16岁那年,史忠田和父亲被鬼子从江苏丰县抓到辽源的方家坟煤矿当劳工,后来又被抓去修桥、修路。这期间,他不断地逃跑,寻找抗日队伍,最终,在1945年7月加入东北抗联。

  怀着对日本鬼子的满腔仇恨,史忠田参加了解放齐齐哈尔、洮南县、白城子等诸多战斗,因为作战英勇,三次被评为“抗战模范”。1949年,史忠田作为所在部队的一名代表,参加了开国大典。

  父子俩被抓到东北当劳工

  6月13日,开原市自来水公司家属楼,92岁的史忠田特意佩戴了在战争时期获得的奖章和纪念章迎接记者。

  史忠田出生于江苏省徐州市丰县史家庄,10多岁的时候母亲去世,他与父亲相依为命,借住在一处场院屋内。

  “场院屋前面是一片坟圈子,荒无人烟,经常有土匪出没,我曾经被土匪抓过去遛马。”史忠田说,土匪很凶,马没遛好就能将人打个半死,但土匪再凶都凶不过日本鬼子。

  1941年,日本鬼子在史忠田的家乡推行“三光”政策,史家庄和附近的几个村庄,除了一些能干活的青壮年,其他人都被杀害了。史忠田和父亲及时逃走,但最终还是被鬼子抓住了,押上火车,送到辽源方家坟煤矿。史忠田给记者讲了备受压迫的经历后说:“在煤矿上当劳工的日子特别苦,劳动时间还特别长,一天两班倒,每个人至少要在煤窑下干12小时。我才16岁啊。”

  为了防止逃跑,日本鬼子还把有亲属关系的人分开,史忠田和父亲一个上白班,另一个上夜班。

  “这还不算啥,一旦煤矿冒顶、失火或者透水,小鬼子不但不救人,而且还会直接把发生事故的作业区填上,以防牵连其他作业区。”史忠田恨得直咬牙,“小鬼子根本不拿中国人当人看,他们说中国人大大地有,只要煤不要人。他们没有一天不杀人!那时,我就在想,一定要逃出去,加入抗日队伍中,打死这些鬼子。”

  在残酷的压迫下,史忠田和父亲一直策划逃跑,但一直不成功,终于在一个下大雪的晚上,两人逃出了煤矿。

  受不了了,决定找抗联队伍去

  从煤矿逃出来以后,身无分文的父子俩没有地方可去,又冷又饿的他们走到了一个地主家门口,想讨口吃的。地主不仅给了他们两个大饼子,还留他们在家里干活。

  就在史忠田父子以为能安顿下来的时候,一位好心人暗地里提醒他们,地主的3个儿子都在方家坟煤矿上当把头,他们与日本鬼子勾结,经常将外地来的长工卖到矿上当劳工。

  无奈之下,史忠田父子二人只得再次逃跑。父子俩一路乞讨,从辽源走到了西丰。在西丰县松树镇河崴子村,他们给一户段姓地主家扛活,父亲由于身体不好,就去放猪,一年给60块钱(满洲币),史忠田当“小半拉子”,一年给105块。

  在段姓地主家干了两年半后,父亲想回老家,于是去结工钱。谁知一算工钱,父亲反而欠地主20块钱,而史忠田也只赚了15块钱。

  为了能让父亲回家,史忠田选择留下来继续扛活,他将自己赚的15块和借来的10块钱全给了父亲,然后将父亲送到了开原火车站,买票让他回家。

  自那之后,史忠田再也没见过父亲。

  留在东北的史忠田除了给地主家扛活,还被日本鬼子抓去修桥、修公路、修飞机场。

  “实在受不了了,没有活路了。有一天,日本鬼子又把我们抓到吉林的深山里去砍木头,对我们又打又骂。于是,我和另外4个人商量一起逃跑,去找革命队伍。”

  抗联再苦,也要加入

  “那是1945年7月的一天。当时我们几个人都不明白,也不知道东北的革命队伍是啥样。后来有工友说,咱这深山里有东北抗联,归中国共产党领导,于是我们几个就决定找抗联去。”史忠田说。

  一天深夜,趁看守不注意,史忠田等5人逃了出来。也不知道走了多远,突然有几个人蹿出来,挡在他们面前。史忠田看着这几个人,觉得他们不像是土匪,这几个人也没有抢东西的意思。史忠田就大着胆子问对方是哪个部队的。

  “他们也没告诉我是什么部队,但我知道,共产党领导的军队从来不抢老百姓的东西,当时就感觉他们应该是共产党的队伍。”史忠田说,他当时就对那些人说,我们这5个人是来当兵的。

  事实上,那几个人还真是抗联战士,但他们发现史忠田等5人口音不一样,担心是汉奸,不想收他们。于是,一个带头的队长让人做了一大盆野菜苞米面粥,让史忠田他们吃饱,然后就给送出来了。

  史忠田等人看到对方无意收他们,只好按照来的路线往回走。

  “我们5个人心灰意冷,一边走一边合计,回去只能是死路一条,还不如再求求他们,总比被日本人杀死强。于是第二天,我们又找到了那支队伍,跟他们说,要不你们就把我们5人杀了吧,我们是从小鬼子那里逃出来的,反正都是死。”史忠田讲道。

  那个队长详细了解了一下情况,见史忠田几人对日本鬼子十分憎恨,便同意他们加入。就这样,史忠田加入了东北抗联。“抗联队伍不像电视剧演的那样,拿着枪对着鬼子一顿扫射,当时根本没枪,条件也非常艰苦。再苦,我也要参加,打鬼子。”史忠田说,他最初被分到一班,那时候班长才有一把三八枪,配3发子弹;副班长只有一个套筒子,配两发子弹;小组长有一个撅把子,配一发子弹;普通战士每人只配几枚手榴弹,还是自己造的。“但这也让我们几个人兴奋不已。在打日本鬼子的时候,我们抗联战士十分勇猛,连苏联红军都佩服。”

  □本报记者/王敏娜文/摄

  侧记

  我消灭200多鬼子

  史忠田告诉记者,他加入抗联不久,苏联红军出兵东北,由于不熟悉东北的地形,需要东北抗联配合攻打日本鬼子。当时,国内其他地方的日本鬼子基本被剿灭。八路军也来到东北战场抗日,接收武器。延安老十团来到以后,不仅接收日军武器,还和史忠田所在的东北抗日联军第三十七团进行了整编,由两个团变为3个团。

  由于时间太过久远,加上当时战况紧急,史忠田已说不清队伍改编后自己所在部队的番号,只记得他们一个县接着一个县地打鬼子。

  “那时候,北部的县城几乎被我们打遍了。”史忠田说,他们攻打过的地方有齐齐哈尔、洮南县、白城子等10多个城市。其中,他印象最深的就是攻打齐齐哈尔。

  那个时候,齐齐哈尔驻扎着上万的日本鬼子和伪军。苏联红军使用飞机、坦克等重型武器进行轰炸,日本鬼子则调动飞机来反攻。不久,在东北抗联的配合下,苏联红军占领了飞机场,日本鬼子退缩到工事中。

  打到齐齐哈尔城下的时候,日本鬼子躲在一个坚固的碉堡里顽抗。碉堡是用铁轨做的框架,外面再用水泥修筑,十分坚固,而且日本鬼子用机枪疯狂扫射,顽固程度超乎想象。苏联红军久攻不下。抗联领导决定用炸药包炸掉碉堡。

  抗联战士3人为一组,抱着炸药包去炸碉堡,结果前面几组战士都牺牲了。轮到史忠田这组时,他和两位战友抱着炸药包一点点地匍匐前进,在离碉堡不远的地方,他们被敌人发现了。“叭叭……”鬼子一阵机枪扫射,一位战友当场牺牲,另一位身负重伤倒在了史忠田的身边。子弹擦着史忠田的胳膊飞过,划出一道血口子。史忠田压低身子仔细观察地形,瞅准空当,迅速滚到前面的弹坑中,再卧倒爬向另一个掩体……就这样,史忠田一点一点地爬到了碉堡下,放好炸药包,轰的一声,碉堡被炸飞了,很快,鬼子被歼灭,齐齐哈尔解放了。

  史忠田在战斗中的勇敢表现,不仅得到了部队领导的表扬,就连一同作战的苏联红军也向他竖起了大拇指。

  在一次又一次的战斗中,史忠田一直冲锋在前,“抗战时期,我一共消灭了200多个日本鬼子,其中,仅在齐齐哈尔战斗中,我就消灭了二三十个小鬼子。”史忠田告诉记者。

  因为在战斗中表现英勇,抗战期间,史忠田三次被评为“抗战模范”。

  后来,史忠田转战全国200多个市县,多次负伤,先后立大功5次。

  新中国成立那天,经过层层评选,史忠田作为44军131师392团的代表,参加了开国大典。

  “现在的生活我以前想都不敢想。我的经历就是证明,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史忠田深情地说。

  □本报记者/王敏娜

编辑: 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