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文化频道 > 沈水书吧 > 名人佳作 正文
博尔赫斯之谜
http://www.syd.com.cn   来源: 沈阳日报  2017-07-10 09:39
分享到:
更多

  □王河

  “是上帝移动棋手,棋手移动棋子,

  又是什么上帝,在上帝背后设计了

  这尘土,时间,梦幻和痛苦的布局?”

  (王央乐译)

  这三行诗是阿根廷作家博尔赫斯《棋手2》中的最后一节。虽然只有短短的三句,却是他一生所追求的文学主题:永恒和梦幻。他创作的“新小说”短小精悍,既晦涩难懂,又让你欲罢不能。看了他的小说,你才能够理解,为什么海德格尔说哲学已经死亡,留下来的将是“诗”和“思”,为什么中国哲学家尚杰将艺术尊为“第一哲学”。

  将哲学元素注入小说是博尔赫斯新小说最显著的特点。让我们先来剖析一下博尔赫斯的一篇小说《环形废墟》,试着理解一下这位阿根廷文学巨匠如何将小说和哲学合二为一。

  小说的开头,作者叙述有一个从南方河上游来的人“他”潜入了环形废墟。这个“他”有极复杂的哲学蕴意。在博尔赫斯生活的年代,“他” “他者”已经成为哲学的重要命题。在博尔赫斯的小说中,他喜欢用人称代词,很少描述具体的人。这是一种带有哲学味的叙述。“他者”不是指一个具体的人,而是一个诗意的存在。

  诗意的存在的“他者”,是文学的“他者”,这个“他者”不能是单独的概念,而是活生生的人,要有理想,要有信念,“他”总是要创造一些什么。于是这个“他者”给自己制定了一个宏伟的目标,他要做梦,要在梦中完成一次人类的壮举。小说是这样叙述的,“引导他来到这里的目的虽然异乎寻常,但并非不能实现。他要梦见一个人:要毫发不爽的梦见那个人,使之成为现实。”

  至此,一个哲学的“dasein”进入了文学的梦幻。这梦幻当然不是一般的梦幻,而是让人匪夷所思的梦幻。

  “他”入睡了,开始做梦,梦见了一颗跳动的心,然后又梦到了各种器官。作者说,他梦到这个人跟诺斯替教派所造的人类的始祖亚当一样笨拙,神让“他”给梦中造出来的这个人起名“火”。“他”不知道“火”是不是真正的“活”了,于是命令“火”将一面旗子插在对面的山头上。“火”居然做到了。他又命令“火”到河下游一座废弃的庙宇里让人顶礼膜拜。

  若干年后人类因干旱而濒临灭绝。“他”发现大火向他扑来。他想跳进水里躲避,又觉着活着太累。他起身向大火走去,火居然没有吞噬他。“‘他’害怕的知他自己也是一个幻影,另一个人梦中的幻影。”

  小说结束。不到4000字,但给了我们多少陌生的链接?小说难道可以这样写?这不到4000字的小说,究竟有多少谜底呢?

  “废墟,他,梦,火,诺提斯教”构成了这部寓言式小说的关键词。博尔赫斯就是利用这五个关键词,尤其是“火”这个意象,在小说中表达了复杂的寓意和深刻的主题。

  事实上,正是通过这五个关键词,博尔赫斯写出了一篇自传体小说,通过魔幻手法,写出了博尔赫斯爱情的幻灭。

  女诗人诺拉·朗厄是博尔赫斯一生梦魂牵绕的恋人。她拥有靓丽秀发,轻盈,高贵又富有激情,就像微风中招展的旗帜,这是博尔赫斯对诺拉?朗厄的评价。令博尔赫斯痛心的是,后来朗厄爱上了另一位作家吉龙铎。

  在失去朗厄的那几个月里,博尔赫斯经常想到自杀。他认为自杀是一种最高形式的对肉体的否定,是一种高尚行为。他把诺拉·朗厄当做他的女神,是她将一位诗歌爱好者培养成了作家,是她的爱把他带到了创作的巅峰,又是她把他抛进了深渊,在深渊里,通过她,他可以跟宇宙交流,这痛苦的交流,让他挣扎在生与死的焦虑中,正是爱的焦虑最后让他成为世界级的文学巨匠。

  如果现在有人对你说火是世界的始基,宇宙万物源于火又复归于火这个赫拉克利特式哲学命题,你一定认为他是个疯子。但就是这样一个疯子式的理念让博尔赫斯沉醉其中,他沉醉于别的作家勾画不出来的东西。在博尔赫斯那里,火不仅是世界的始基,还是爱情的始基。火,这个作为宇宙始基的理念,转变成为感受爱的理念,爱的情绪。火的哲学价值转变为爱情价值。爱本来就和宇宙一样伟大,因为,爱是人类一种强迫性的遗传,爱是人类心灵的始基。

编辑: 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