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文化频道 > 首页 > 盛京风情 正文
李都的信念
我临了时的吟歌,还是起步时的心愿,英特纳雄耐尔,一定要实现,一定要!
http://www.syd.com.cn   来源: 沈阳日报  2017-07-04 10:09
分享到:
更多

  1963年,李都和妻子陈桂在长春的家中。

  李都手迹

  

  2017年6月26日至29日,我们与李都的儿子李小牛取得了联系。

  他为报道组提供了一些珍贵资料和照片,再加上部分辽宁党史人物资料,《沈阳日报》创刊时的老社长李都的形象渐渐在我们面前丰满起来。沉静之余,他有两句诗愈发铿锵有力,响彻我们耳边——

  “群羊哟,即生临此世,就需你抖出所有的力量来”。这是李都1933年奉命前往上海团中央受训前夕发表在《东方快报》的诗《也别死得像猪猡》中的一句。

  “我临了时的吟歌,还是起步时的心愿,英特纳雄耐尔,一定要实现,一定要!”这一句既是一首完整的诗,又是李都的遗言。1974年4月17日0时45分,李都逝世。家属清理他的遗物时,从他床头的抽屉中发现了一枚旧信封,上面写着这首“吟歌”。这29个字,已被家人“写在我们的日记本上,挂在我们的房间,印在我们的心田……”。

  如果说前者是他的“初心”,那么,后者算是他“不改初心”的临终告白。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6周年之际,我们讲述老社长李都的几个片段,以此展现一名久经考验的中国共产党党员的操守与信念。

  起步时的心愿

  据辽宁省党史人物资料介绍,1916年2月,李都生于新民县大民屯镇方巾牛录村。1929年3月,李都以优异成绩考上新民县师中校预科读书。1932年夏,李都流亡北平,考入西城区皮库胡同东北中学高中二年级插班学习。

  1933年11月4日,李都在《华北日报》上发表短篇小说《开展》,写的是东北某镇农民雇工阿于等人,在日本侵略军飞机狂轰滥炸下的不幸遭遇,妻儿和乡邻被炸死了,阿于在义勇军的启发下毅然走上了抗日救国的道路。在小说的结尾,李都通过觉醒了的农民之口大声疾呼:“富人是欺骗我们的杂种,鬼子是屠杀我们的敌人!我们要活在一起,死在一起,绝对不再为富人驱使,绝对不对鬼子屈服!”

  1933年11月27日,李都在《东方快报》上发表了一首题为《也别死得像猪猡》的诗歌:“太平洋的狂流怒号,兴安岭的山鬼呼啸。人间已充满了恐怖与肃杀,泰山根的羊群哟,还在低头不觉?哀叫在牧童的鞭子下,滴泪在汤锅的旁边,也算作求活之道?谁能挡得住临颈的屠刀!群羊哟,即生临此世,就需你抖出所有的力量来,虽然你终归死掉,也别死得像猪猡。”此诗直抒胸臆,淋漓尽致地表达了李都“起步时的心愿”。

  创刊《工人报》

  1948年11月2日,东北重工业城市沈阳宣告解放。

  李都时任中共沈阳特别市工作委员会(后改称中共沈阳特别市委员会)委员、宣传部副部长,兼任市青委书记、党报委员会副书记、《工人报》社社长等职。《工人报》就是《沈阳日报》的前身。《工人报》创办筹备工作是在李都亲自组织下进行的。当时人手少,时间紧,设备陈旧,器材缺乏,就连印报的纸也没处可找,条件十分艰苦。李都几乎天天到报社,帮助解决纸张、材料等种种困难。1949年12月20日,《工人报》改为《沈阳日报》。李都继续兼任党报委员会副书记并分管报社工作。在报纸宣传报道工作中,李都经常和报社同志一起研究各个时期的宣传报道中心,并坚持天天审阅报纸大样。每天报纸大样都是夜间出来,时间性又很强,他常常是深夜收到大样,立即投入审改,对稿件的内容、结构、文字、标点及版面安排都认真把关,从不马虎。

  1949年下半年,沈阳各企业从恢复生产进入发展生产阶段,报社为配合全市掀起的创纪录运动,连续报道了赵国有、党惠安、张尚举、王彦龙、马桓昌小组等先进典型个人和集体。1951年1月30日,《人民日报》以《报纸结合实际工作推广先进经验的范例》为题,评价《沈阳日报》推广姜万寿工作法的经验。在报纸宣传报道工作中,李都主张少宣传个人,反对报喜不报忧。他说:“个人总结报告可以少登、摘登或不登。”

  爱惜人才

  1954年9月,李都调任中共长春市委常委、副书记;1956年6月,任市委常委、第三书记;1958年6月,任市委常委、书记处书记;1960年3月,当选为中共吉林省委委员。在此期间,李都主管组织与文教工作。

  在主持肃反、审干和社教工作中,李都力排众议,保护了一批业务技术骨干。1955年,著名哲学家和教育工作者匡亚明调至长春工作。当时有人认为匡亚明在历史上有问题,不能做党务工作。李都认为要历史地看问题,重在现实表现。他从发展我国教育事业的大局出发,坚持任命匡亚明担任吉林大学党委第一书记职务。市委采纳了他的意见。1956年,在肃反运动中,原市计委副主任张人因历史问题受到审查。李都听了情况汇报后说:“本人早已做了交代,经过长期考验又没发现其他问题,而且一贯表现很好,可相信本人的交代。”由于张人是一位懂业务、有才能的干部,1961年3月,李都建议,把他提升为市计委主任,让他发挥更大的作用。1962年和1963年,李都带领张人参加中央召开的城市工作会议。当时有人向他反映说:“张人有历史问题,参加会议不合适。”李都说:“那都是过去的事了。”不仅如此,李都还推荐张人为国家外交协会理事,出面接待外宾。

  李都一贯主张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尊重知识分子。1955年12月,李都在省委召开的知识分子工作会议上,针对当时一些党员干部歧视知识分子的错误,批评说:“我们确有相当一部分同志,被一堆凝固了的观念支配了自己的脑筋,总说知识分子有资产阶级思想,说他们出身历史复杂、忽视政治、脱离实际、单纯技术观点、雇用观点、闹待遇、闹名誉地位等等。在对待知识分子的工作中,往往用几顶帽子生硬地往他们头上扣,口念马列主义教条,在行动上使自己脱离了实际,工作落空。”1956年,在长春市知识分子工作会议上,李都说:“在培养新生力量方面,首先要鼓励他们向科学进军的积极性与刻苦钻研、独立工作的精神,不要挫伤他们的锐气,更不要随便扣个人主义的帽子,使他们集中精力从事专业活动。”

  尊重“真理”

  1961年11月,李都任长春市委常委、第二书记,主管工业工作。

  李都实事求是,关心群众的疾苦。1961年冬,长春市委财贸部副部长刘钰去榆树县的弓棚子乡检查工作,赶上一位农村老大娘为每天领一次口粮的事给生产队长提意见。老大娘要求一个月发一次,省得大冷天总为吃饭跑路。生产队长不同意,怕提前吃没了不好办。老大娘生气地说:“我活了这么多年,还没有你们会过日子!”刘钰听后答应研究一下,因为困难时期的粮食供应是统配的,于是打电话请示李都。李都听了汇报后当即表示说:“老太太是真理,可以按她的意见办,时间上甚至可以更长一些。”

  李都有着前瞻性视野和敢担当的勇气。他推广厂长负责制,多次提出:“企业党委不要干预行政事务,要充分支持厂长行使职权。”他推行以总工程师为首的技术管理系统,以生产厂长为首的生产指挥系统和以总会计师为首的财务管理系统,加强了企业生产的调度、指挥、质量监督和财务保障工作。他认为,搞工业是一门科学、技术,不能靠搞群众运动,大轰大嗡,要搞专业管理,搞经济核算,建立严格的规章制度。他亲自总结推广了石棉厂、机车厂等单位靠专业化管理和建立健全规章制度发展生产的经验。

  在“文革”期间,他也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

  他的女婿闫纯德回忆说:“1968年,他从‘黑帮’‘走资派’,又升级到‘现行反革命’,全市停产批斗他。生活,在乱中前进。”寥寥数语,让我们很难想象他在那时经历了什么。不过,在几天前,我们报道组在网上买到了两份当年的大字报:一份是《彻底揭发批判李都所推行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署名为“中共长春市委宣传部全体革命同志”,时间为1966年12月19日;另一份是《李都等人仍在挑动群众斗群众——评十一月二十八日市委的“检查”大会》,署名为“吉林大学毛泽东思想红卫兵总部、红色造反大军总部”,时间为1966年11月28日。他对知识分子的政策、推广的厂长负责制……都已成为他的“罪行”,甚至他曾经重用的张人也成了“钻进党内的国民党军统特务”。这些让我们感受到“全市停产批斗他”七个字的严重性。可李都始终坚持真理,实事求是,从不妥协,不低头,不说违心话,据理一一驳斥对他莫须有的诬陷。

  临了时的吟歌

  李都头上帽子逐步升级,但他最关心的仍然是党和国家的命运、革命工作。他不止一次地说:“我一生无所憾,只是多年不让我为党工作。我,个人无足轻重,那么多老同志都成了反革命,真是奈何墨面,青史一抹!”1971年末,李都被宣布“解放”。1972年初,中共吉林省委决定,李都任通化地区“革委会”副主任。李都表示:“没有不同意见,什么工作,到哪里去,都无不可,鞠躬尽瘁。”同年10月4日,李都被确诊为骨髓癌,转往北京日坛医院住院治疗。1974年,李都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刻和儿女们说:“如果没有这场‘革命’,我起码还能再给党工作20年,可是如今不行了,我心里清楚,现在除了恨,就只剩下惭愧了,因为我的贡献太少。”

  临近生命终点,李都还写下一首词《满江红》,开头几句便是:“砸烂病榻,还我刀,人尚未老!”

  沈阳日报、沈报融媒记者伏桂明、周贤忠

  

 

编辑: 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