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文化频道 > 沈水书吧 > 文化客厅 正文
1650年的这两个冬日 沈阳人应该记住
“冰天诗社”的悲苦换来了我们的文化记忆
http://www.syd.com.cn   来源: 沈阳晚报  2017-07-04 09:39
分享到:
更多

  诗香词韵里的辽宁

  文/韩扑

  夏日炎炎,说点隆冬里的事,权当给大家送点纸上的清凉。

  先从“冰天”说起。小时候看《野草》,最喜欢《死火》的开篇:“我梦见自己在冰山间奔驰。这是高大的冰山,上接冰天,天上冻云弥漫,片片如鱼鳞模样。山麓有冰树林,枝叶都如松杉。一切冰冷,一切青白。”这是鲁迅最富哥特风格的文字手段,摹写了真切的内部感知。从此抬头看沈城的冬日天空,心里便是一片片弥漫的冻云。

  其实,冰天若作为一个文学符号,那必须是沈阳的专利,因为“冰天诗社”的灵魂人物函可,后半生是在沈阳度过的。清代中叶以前,有很多获罪者“减死免等”,以流人的身份遣戍东北,这些人来自五湖四海,来到此间,在同一片冰天下,竟得缘相逢,都颇有种共患难中的惺惺相惜。

  顺治七年(1650)12月19日,明末文坛名宿左懋泰在流放地铁岭迎来了55岁寿辰。其好友剩人和尚函可邀来盛京、铁岭、尚阳堡等地的流人文士,会聚在左懋泰的住处为其祝寿。寿宴上,除左懋泰及其两子左玮生、左昕生,还有三十位文士和僧道。在诗与酒之间,大家嘘寒问暖,“始以节义文章相慕重,后皆引为法友。 ”

  看火候差不多了,函可起身提了一个建议:在座众人,何不效仿古来才子结社,我们也搞一个诗社呢?

  诗社的名字没有悬念,就是“冰天”。

  诗社说立就立,众人现场即兴和诗32首,左懋泰则作《答诸公见赠》云:“神农虞夏忽芜荒,五十五年事杳茫。绛县春秋羞甲子,楚歌宋玉谱宫商。腐儒不死蠹空在,窜客添龄罪愈彰。松柏好存冬日色,任随沤沫注沧桑。”昔年的诗坛大哥,此时的心是沉郁苍凉。

  冰天诗社成立后,没隔几天,12月26日是函可生日,诗社众人又会聚盛京。这次函可的生日宴和诗社集会由左懋泰主持。

  寓居辽东的文人高士,自此有了全新的创作出口,他们的感遇从此和着北风冰雪,回荡在空旷寂寥的山河故城之间。而这些流人后来的故事,有悲有喜,一言难尽。近代“海内三陈”之一陈曾泰的《菩萨蛮》,颇可象征这些大时代里小人物的宿命:“浮天渺渺江流去,江流送我归何处?寒日隐虞渊,虞渊若个边?船儿难倒转,魂接冰天远。相见海枯时,乔松难等期!”又是冰天,头上的那片冰天。

编辑: 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