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文化频道 > 首页 > 盛京风情 正文
“皇苑龙”的快乐与烦恼
http://www.syd.com.cn   来源: 沈阳日报  2017-07-04 10:09
分享到:
更多

  6月17日15时,沈北新区古城新都社区乐福广场,鼓声阵阵,巨龙狂舞,社区居民在家门口欣赏了一场精彩的舞龙表演。

  舞龙领头人是张氏皇苑龙舞龙技艺第15代传承人——72岁的张仲发。他兴奋地对记者说:“张氏皇苑龙舞龙技艺已有300多年历史,一度濒临失传,前几年申请非遗保护才使它重新焕发活力,我也重新活过来了。”老人为什么说自己重新活过来了?因为舞龙,他既有欢乐,也有眼泪,老伴甚至说过“舞龙不如捡粪”此等狠话。可如今一家人一起舞龙,每舞一场都是一次家庭聚会,其乐融融。

  痴迷舞龙遭家人反对

  张仲发的祖上是山东人。清朝初年,张氏家族闯关东来到辽宁,同时也把舞龙技艺带到了这里。“在清初,皇太极落脚沈阳城后,得知张氏家族的舞龙很有名气,就召其入宫演出。皇太极十分喜欢他们的表演,赐名皇苑龙,并在每年农历二月初二都召其到皇宫表演。我爷爷年轻的时候,还曾被张作霖召进大帅府表演,得到了不少奖赏。”

  提起张氏皇苑龙在不同历史年代的轶事,老人说得十分起劲儿。

  1950年,5岁的张仲发随家人搬到沈北新区的大古城子村。每到春节,村里的舞龙队都是由张家牵头组织。张仲发喜欢跟着舞龙队坐着马车到其他村子溜达,大人舞龙,他就在一旁边看边玩。“我自己的舞龙技艺是从父亲张珍和老叔张祥那学来的。老叔主要舞龙球,父亲舞龙头。那个年代没有现在丰富多彩的业余生活,非常单一,舞龙色彩斑斓,上下翻飞,场面壮观,村民十分喜欢。每逢节日过后,舞龙器具就收起来了,我就和哥几个拿粪箕子绑上个棍子,在院子里玩耍当舞龙。后来,父亲看到了我们几个孩子对舞龙这么感兴趣,就和老叔教我们套路,并告诉我们每个招式的内在含义。”

  上世纪六十年代后,张仲发正式接过“皇苑龙”。

  “那时候舞龙挣不到钱,生产队只给派饭,舞龙挣的工分还不如种地,所以老伴王运玲一直反对我舞龙。一次我在饭桌上用筷子摆舞龙阵式,老伴还把饭桌掀了。她说舞龙还不如去捡粪。这话严重伤了我的自尊,也因为那个年代舞龙被认为是迷信活动,我被迫放弃了舞龙表演。”张仲发说。

  直到1986年,张氏皇苑龙才得以恢复演出。这之前,尽管在逆境中,他还是偷偷和老叔学了舞龙球的技艺。“舞龙球是舞龙中最核心的技艺,龙球的走向决定了整条龙的走向,老叔曾经编创了适于北方大汉表演的72个套路,并绘成《72套路舞龙书》,可惜那时老叔被迫交出了这本书,因为不交出来就要被开除党籍,后来这本书就找不到了。老叔在去世前教会了我30余个套路,这也成了今天张氏皇苑龙舞龙技艺的基础。”

  申遗后舞龙得到家人认可

  说到自己重新“活”过来时,他说:“舞了60多年龙,家里人一直不支持,因为不顶饭吃,还要往里搭钱。而舞龙是有规矩的,扎好一条龙就要舞三年,如果不舞了就得撂三年。因为没钱扎龙,所以2008年之前,我舞龙停过五六年。”

  事情转机来自于一次申遗活动。张仲发说:“2008年初的一段时间里,沈北新区文化馆的李馆长和虎石台文化站吴站长几次到我家找我,动员我把舞龙技艺申请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我已经死了的心慢慢又活了。张氏皇苑龙传到我手里已经是第15代,在之前的传承中,每传一代都丢点,要不是我在老叔去世前抢学了点,恐怕张氏皇苑龙的舞龙技艺就要失传了。我应该将我知道的舞龙套路完整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传承下去。”

  申遗首先要扎龙,而扎一条龙要5000多元,对于一个每月退休金只有1000多元的人来说,这是一笔不小的负担。他发动亲朋借了5000多元,到五爱市场买布料、颜料、竹子等扎龙材料,又在朋友帮助下扎好了一条龙。张仲发说:“与南方的龙相比,张氏皇苑龙龙体长、龙身粗、龙样憨、懒中带壮,一般体长25米,有13只龙脚,整条龙重达200斤左右。”他又联合大哥张仲全、弟弟张仲福自费购买专业的摄像机和录音设备,记录舞龙的整个过程。张仲发说,侄儿张振涛龙头甩得好,为了拍片出效果,他几次请假过来舞龙头。非遗申报视频短片要求不仅有视频,还要有解说,并且还需要有解说相对应的文本,侄儿张新吉在文化厅下属单位工作,找人帮忙写材料。张氏家族齐上阵,才把申报材料弄好了。

  经过半年多的努力,2008年7月,沈阳市人民政府终于批准“张氏皇苑龙舞龙技艺”加入沈阳市第三批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09年4月,“张氏皇苑龙舞龙技艺”成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媒体开始关注张仲发和他的舞龙技艺,老伴也开始对他舞龙不再反对,对报纸的相关报道,她还悄悄剪报。张仲发说:“舞龙让一家人更有凝聚力了,一舞起龙来,一切烦恼都抛在脑后。”

  随着国家惠民工程的发展,张仲发原先居住的“大古城子村”被改造成“古城新都社区”,农民从平房大院搬迁到楼房,面积变小了,舞龙的器具都没地方放了,张仲发就把舞龙器具存放于自家小棚里。古城新都社区在拆违建时准备把他的小棚拆除,张仲发一狠心,准备把他多年积攒下来的扎龙材料处置掉。后来,社区书记知道那些材料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有关,特意在社区建立了张氏皇苑龙非遗展室,还投入资金,翻新了原来的雄性龙,并为其制作了一条新的雌性龙,组建了一支女子舞龙队,实现舞龙队伍的发展壮大……

  下一代有个产业化梦想

  张仲发想把舞龙文化发扬光大,可现在还只能是小打小闹。

  他说,在他年轻时,加入舞龙队曾是全村青壮年男子最向往的事情,而如今情况发生了很大改变。现在舞龙者大多都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年轻人都忙着赚钱,对这个兴趣不大。每次舞龙表演,包括伴奏在内至少需要22人。就在记者采访时,电视台正准备给他制作了一个舞龙的专题片,可他却遇到了人员危机。有人来告诉他,有几个答应来舞龙的人都没来,现在人还没凑齐。张仲发连忙问:“小龙来没?”

  小龙是张仲发的二儿子,叫张振龙,目前在一家装修公司上班,是他爸最重要的一个救火队员。张仲发有三个孩子,老大叫张振地,老三是女孩,叫张艳凤。张仲发说,他们的名字都和龙有关,老大、老二是“地托龙”,老三叫“凤”,龙凤吉祥。他们是舞龙队的年轻力量,也是重要成员。老大负责舞龙尾,老二负责舞龙头,老三在女子舞龙队,而张仲发负责舞龙球,再加上张仲发的兄弟和侄儿,整个舞龙队张氏家族占了七八人。前些年村里有外姓人找到张仲发想学艺,但当时家里的长辈坚持技艺秘不外传。“现在我想明白了,只要是有心人,我也可以教外姓人。”张仲发说。

  不一会,张振龙跑了进来。他说:“我正忙着装修活呢,可老爸一个电话就得过来。我也爱舞龙,从小就跟着学,看也看会了。只是现在舞龙还属于玩,当不了饭吃,所以我还得以谋生为主。”作为张氏皇苑龙的第16代传承人之一,40岁的张振龙与父亲比,有了更多的想法。“6月10日,我们曾到沈阳故宫表演。乾隆祭祖时,皇苑龙就曾在故宫表演过。现在故宫恢复祭祖仪式,完全可以把皇苑龙表演加进来。现在沈北新区有很多旅游景点,比如方特巡游,也可加入舞龙表演。也许不久我们就会走出去,不仅是自娱自乐,要把舞龙文化变成一个产业,走市场化之路。那时就不用临时拼凑舞龙班子了。”

  6月17日15时,一场精彩的舞龙表演开始了。

  张仲发手持龙球,张振龙舞动龙头,两人配合非常默契,龙嘴不时张合,龙眼还一眨一眨的,在爷俩的带领下,雄龙舞得虎虎生风,另一条雌龙紧紧相随,缠绕在一起。整个舞龙表演持续了30分钟。一场表演下来,所有人都已大汗淋漓。张振龙说:“今天有四五级的南风,气温有36摄氏度,舞动近20斤的龙头有些吃力,一会儿回家得好好补补。”

  每次舞龙表演,对全家都是一件大事。

  张仲发说:“老伴和儿媳从中午就开始在家准备晚饭,我和儿女虽然不住在一起,但因为舞龙,一家人常聚在一起,像过年一样。因为舞龙,我们张氏家族20多口人也走动频繁,加深了亲情。挣不挣钱是次要的,一家人能在一起,有共同的爱好最幸福。”

  (照片由古城新都社区张微提供,感谢市妇联宣传部提供线索)

  沈阳日报、沈报融媒记者周贤忠

 

编辑: 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