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文化频道 > 演出信息 > 歌舞 正文
《粉墨》十年磨一戏 京剧杂技总相宜
http://www.syd.com.cn   来源: 大众网  2017-06-22 10:43
分享到:
更多

  编者按

  济南,是中华文明的重要发祥地之一,是国家公布的首批历史文化名城。中国最古老的石塔——隋代柳埠四门塔、被誉为“海内第一名塑”的灵岩寺,均在这片土地上默默伫立千年。济南,诞生了许多中国历史上的著名人物:名君大舜、神医扁鹊、名将秦琼、名相房玄龄……著名诗人李白、杜甫、黄庭坚,词人李清照、辛弃疾,著名小说家刘鹗,近代文豪老舍等都曾在济南生活工作游历,故有“海右此亭古、济南名士多”之佳誉。

  济南,不仅人杰辈出,更有天赋地灵,风景秀丽,泉水众多,城内72名泉争涌,尤以趵突泉、黑虎泉、珍珠泉、五龙潭四大泉群久负盛名,自古享有“家家泉水、户户垂柳”之誉。千佛山峰峦秀丽,守护南界;大明湖润物无声,滋润北城。而“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也成为济南的独特风光。

  济南,在4000多年的历史长河里,留下诸多古老建筑、千年大树、特色名吃、名家桥段、奇人轶事、隽永典故。

  济南,值得去追本溯源,值得去重走一遍,值得去再书画卷。即日起,大众网济南站推出人文地理类新闻栏目——《城·事》,在现实中勾勒济南背影,在往事中讲述济南印象,在历史、现在、未来的穿越交错之间,记录济南,爱上济南。

  《粉墨》演出剧照

  2013年,济南市杂技团“台圈”、“绳技”节目获俄罗斯伊热夫斯克国际杂技节“银熊奖”

  一场演出结束,观众们起立鼓掌

  6月14日下午,在济南市杂技团演员们正在进行训练

  演员们正在进行“蹬人”训练

  孔宝民指导演员训练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

  有时出现失误摔下来,演员也只是擦擦汗水,继续训练。

  大众网记者尹延杰见习记者刘大帅

  济南杂技艺术源远流长,而且在表演和创新方面成绩斐然。其中,济南市杂技团近年来精心设计排练的京剧杂技剧《粉墨》,由于集合了京剧、杂技、舞美等多种艺术形式而且舞台效果极佳,在全国乃至国外都引发了轰动效应,仅在美国一年的演出就多达700场。《粉墨》为何这么受欢迎?《粉墨》背后有哪些故事?《粉墨》如何传承和发展……6月14日下午,大众网记者走进济南市杂技团一探究竟。

  登场亮相:

  这到底是京剧还是杂技?台下观众耳目一新大呼过瘾

  2008年4月27日,济南珍珠泉礼堂,一场特殊的剧目正在这里上演。大幕缓缓拉开,舞台中央站着京剧扮相的人物角色,他们的舞台动作却是实打实的杂技功夫。几句京剧唱段响起,几个高难杂技动作做完,观众们恍惚之间分不清来看的是杂技还是京剧。

  在演出时,“泥塑(诞生)”、“贵妃醉酒”、“霸王别姬”、“大闹天宫”、“三岔口”、“洛神”、“白蛇传”、“钟馗嫁妹”、“杨门女将”等9个节目串联起来一气呵成,无论是京剧表演还是杂技技艺都展现了极高的水准,台下观众耳目一新,大呼过瘾,演出完毕后掌声雷动。

  对于看惯了耍把式、比力气传统杂技的观众来说,这一台融合了京剧、杂技、舞美设计于一体的京剧杂技剧《粉墨》让他们惊艳不已,该剧目也因为设计独具创新、表演精湛到位、舞台效果极佳而受到观众的追捧,并成为业界的精品剧目。

  “之所以用‘粉墨’来命名该戏,是想凸显它的京剧艺术内涵。”济南市杂技团长邓宝金说,“艺术是相通的,传统京剧也包含戏曲,我们创新杂技表演形式,使之与京剧相融合,这样会更具艺术性、观赏性。”

  在“创新融合”的指导思想下,经过邓宝金和中国艺术研究院副研究员刘春(该剧导演)的头脑风暴,再经过无数次的排练后《粉墨》终于登场了。

  幕后艰辛:

  训练受伤是家常便饭,长期巡演没见过出生的孩子

  6月14日下午,记者来到济南市杂技团四楼大厅,演员们正在进行“蹬人”训练:一个演员在地下躺着,双腿与小臂抬起与上身垂直,手掌脚掌朝上,整个人摆成椅子状,一个七八岁的小演员从场地边跑来,一个前空翻坐到了这把“椅子”上。随着一声声的口令,小演员在“椅子”上或空翻、或转身……连续翻转时,下方演员用双脚将上方演员不断蹬起,每次都蹬在后腰的位置。有时出现失误摔下来,演员也只是擦擦汗水,继续训练。

  “杂技演员受伤是家常便饭,我的左手训练时候就断过。”济南市杂技团副团长侯阿曼说,演员桑兆龙排练《宝莲灯》的时候手掌骨裂,但他打上夹板继续训练,演员王正玺在国外演出时胳膊断过。

  “曹文浩,你过来!”侯阿曼把一名小演员叫了过来,让他掀起衣服。由于长时间的蹬人训练,他后腰满是结痂,“磨破了,化脓了,他们还是忍着疼痛继续训练。”

  从《粉墨》初创,到《粉墨—红色记忆》,再到《粉墨—宝莲灯》,《粉墨》走过了近十个年头。这期间,《粉墨》不仅得到国内戏友的喜爱,也受到外国观众的追捧,仅在美国一年的演出就达700多场,通常上、下午各一场,到了周末还要加演一场。

  “演员们常年在外演出,很少有机会回家团聚一下。”邓宝金向记者说,演员沙丙军2016年受邀前往美国演出,临走时妻子怀孕3个月,现在孩子已经7个月大了,这期间他没能回家看上妻儿一眼。

  如何传承:

  内容和形式一直在创新,学校小演员进团接过衣钵

  为了满足观众需求又不失艺术风貌,《粉墨》一直都在创新。“新在剧目情节上,新在舞台道具上,新在杂技技艺难度上,新在演出格式上。”邓宝金说,多年来,虽然《粉墨》这一剧名未变,但剧中的节目情节已发生改变,如《粉墨》的第一个节目由“泥塑(诞生)”已改编为“泥塑(拜师)”,从内容情节到杂技表演形式都已改变。同时,剧团每年都要推出新的节目作品来丰富《粉墨》的节目阵容。

  近十年里,《粉墨》一直都在演出,但是曾经的演职人员已经走到了幕后,1984年进入济南市杂技团的孔宝民便是其中一位。在排练室外的走廊里,有一排挂在楼道墙上的剧照。“这是我参演的《钟馗嫁妹》,我在戏中饰演钟馗的妹妹。”孔宝民指着墙上的照片说。现在,孔宝民已经成为了一名教练,每天带着演员们训练,传承技艺。

  杂技演员的演出生涯十分短暂,近十年里《粉墨》已经换了三批演职人员。谈到《粉墨》的发展,邓宝金颇为感慨:“大部分演职人员都是编外人员,工资收入不高,再加上杂技对年龄和身体素质的特殊要求,想要传承好这部剧,还需要各个方面尤其是资金的支持。”

  记者了解到,济南市杂技团和济南艺术学校等建立了培养合作联系,更多的杂技小演员可以进团训练,在专业老师的指导下,掌握好杂技技能和京剧表演技艺,然后经过日复一日地打磨苦练,争取在未来挑起演出《粉墨》一剧的大梁。(部分照片由济南市杂技团提供)

编辑: 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