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文化频道 > 首页 > 沈阳笔记 正文
煤油灯下的岁月
http://www.syd.com.cn   来源: 沈阳晚报  2017-06-22 09:25
分享到:
更多

  

 

  我家一直珍藏着一个老煤油灯。煤油灯这个词,对于现在的孩子肯定是陌生的。然而,对于经历过上世纪六十年代的农村人来说,至今仍是记忆犹新的。

  我的家乡是一个远离城市、交通落后、物质匮乏的偏远乡村。那时的农村人,对于电的陌生就如同现在的城里人对于煤油灯的陌生。全村四十多户人家,每家一盏煤油灯,那是每家每户唯一的照明工具。

  煤油灯(当时乡下人也称洋油灯、罩子灯)其灯肚像灯笼,灯嘴旁有一个转轴,是用来调节灯光亮度的。透明的玻璃灯罩,因火苗的熏烤容易发黑,因此煤油灯点过的第二天,父亲总要用柔软的废纸擦一擦。在我的印象中,我家的那盏煤油灯总是那样的晶莹透亮。

  点燃煤油灯的夜晚总好像少了喧闹和骚动,多了一份宁静和温暖,趴在煤油灯下做作业,心很安静。我和弟弟认真地写字、看书,母亲则坐在我们身旁,借着昏黄的灯光操持家务。

  时常,我和弟弟做完作业已近深夜了,但还要兴致勃勃地从抽屉里翻出一叠玻璃糖纸,凑着煤油灯发出的光亮,津津有味地一遍遍欣赏。期中和期末考试成绩优秀,父母会奖励我们糖果。我们把吃糖后的糖纸搜集起来,用小剪刀刻上我们喜爱的图案,但总会遭到母亲的制止。她说,在微弱的灯光下剪纸会伤眼睛的。其实,我和弟弟心里清楚,一毛钱一斤的煤油是靠家里几只母鸡下蛋换来的,母亲是想节省点煤油钱。

  其实,趴在煤油灯下做作业,时间久了对身体也是有害的,煤油燃烧时产生的浓浓烟雾会把人的两个鼻孔熏得黑乎乎的。记得有一次我在做作业时,因离煤油灯太近,前额的头发被烧焦了许多,我竟全然不知。

  如今的农村家家户户都通上了电,电灯照明如同白昼,人们再也不为照明发愁了。

  讲述:黄有铭采写:沈阳晚报、沈报融媒记者陈馥

 

编辑: 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