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文化频道 > 沈水书吧 > 原创空间图片 正文
书缘
http://www.syd.com.cn   来源: 辽宁日报  2017-06-15 09:15
分享到:
更多

  妻子说啥也要收拾收拾这杂乱的屋子。因为多年服侍的老人走了,现在终于有时间整理一下自己的家了。数天之后,家里大乱,大小旧物被一一捣腾了出来,摆满半个屋子。时间真快啊,翻检着这些旧物,让我想起那么多年省吃俭用、艰苦奋斗的历史,感受到岁月给家庭生活所带来的温情。妻子汗津津地忙碌着,见我并不上手帮忙,便挥手一指,派给我一项她无从下手的任务:“把你这乱糟糟的书柜也清理出来!”

  书柜曾是我们那代年轻人的奢求。

  我这排书柜,是在结婚十多年后添置的,那时女儿已升入初中,而我也由“爬格子”改做其他事情了。现在想起来,这套三组对开两米二高的书架,自从摆进客厅之后,便有些夸张和委屈地装饰着厅堂。因为从那之后,我的时间已被无尽无休的琐碎的事情占满,只是偶尔把眼睛贴在书柜那铮亮的玻璃门上,浏览那长短不齐或薄或厚的书脊时,才想起购买这些书时或深或浅的点滴故事。

  我的书都是单本淘来的,价格从几角到几元、十几元、几十元钱不等。那时我还在军营、煤矿进行磨练,收入微薄,有时,为省下乘车的两角钱竟走着去书店,因为那是半本书的价码。于今面对它们,还真是庆幸那时的选择,并为当年的慷慨大方而不是对钱财的怜惜而自豪。

  至今,我仍能记起在大江南北选购某本书时的情景、某次写作参考了哪些内容,以及某些服务人员熟悉的声调和一些其他记忆。如今,它们陪伴我,或者说我陪伴它们那么多年,想着我们常常在夜灯下约会,有过更多的愿望,更多的温度,更多心领神会,可到头来虽幸福再三,却终将离弃,想到此不禁有些悲凉。即便如今已是鬓白、眼花、齿松、记忆力减退,可果真决定要离弃这些书籍,便知道了自己心内的不舍。

  其实,人在一生的积累与进步中,都有书籍的功劳。它们是诸多朋友中最忠诚的那一种,让你使用,为你解难,盼你进步,不为索求。有的人一路走下来,修得正果,杨柳春风,星光熠熠;有的诸如我辈半路上开了小差,还以一篇小文坦承失和,以示祭悼,这就算得是情谊上不那么残缺了吗?

  从前的伙伴,最终被一本本、一摞摞清理掉了。在柜内终显空落的时候,好像同样被掏空的还有自己的心。

  我一直认为,一个人在年轻时能够喜欢上书,就像一部车子在绝路时幸运地遇到了引桥。它让你摆脱懵懂、纠结与烦闷时,也指给了你一个方向——于是车子摇摇晃晃地走过去。往前一看,看到了什么呢?眼前展现给你的可能还是一座、两座以及更多的桥。书是智者,是师承,是引领,所谓“传道授业解惑者也!”那多半是人们借用了它的指引。我庆幸的是,在需要指点的时候,是它把我接上了引桥,才驶出了烦乱逼仄的峡谷,如今真要与它成为陌路,又感到未来生命的虚无。

  书是这样一种东西:张开是飘逸的,合拢是凝重的;质地是脆弱的,灵魂是坚执的。如同历史上那些幸运的著书人或其他普通人一样,物质生命最终都有一种天赋的悲剧气质。我于今走在另一条路上,再回望自己从前那一段经历,留恋与庆幸都是难免的,而妻子的想法也不无道理,无论此岸与彼岸都是生活和命运的选择。

  □李栋

编辑: 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