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文化频道 > 沈水书吧 > 原创空间 正文
香椿
http://www.syd.com.cn   来源: 沈阳日报  2017-05-18 09:23
分享到:
更多

  □李雁

  从我记事起,院子里那棵老香椿树就在。每年谷雨前,树枝就会挑起新鲜的椿芽,唤醒满院春意。母亲从后院翻出搁置一年的竹钩,喊着我们几个来帮忙。孩子们很乐意在树下跑着、笑着,将春天拾在小筐里,等待期盼许久的美味。老树年年不让家里人失望,尽管采摘三茬,但依旧努力活着。枝头那抹春绿成为我如今常常想起的片段。

  新鲜的香椿芽被井水冲洗干净,放在竹篾上控水。母亲熬上一大锅玉米子,里面放些面糊糊,稠稠的子粥就做好了。她吩咐父亲把缸里的馍馍拿出几个,用屉笼热上了。母亲拿把鲜香椿,切丁,撒盐,淋上麻油,再放些蒜泥,用手捏点辣椒面搁在香椿中央。父亲在灶头上热着菜籽油,油冒烟了,他端着滚油浇在辣椒面上。那声“滋啦”过后,香味从厨房弥漫到了院子里,馋得我们都向厨房跑去。

  母亲给每个孩子发个热馍,我们掰开,父亲用勺子给夹上油泼香椿芽。我们美美地吃着,父母亲笑吟吟地叮嘱:“慢点吃,还有呢!”院子里,香椿树下那张大大的石桌上放着一盆子粥,就着一盘盘油泼香椿芽,此起彼伏听见我们喊着:“还要碗粥……”隔壁二婶来串门,提醒母亲:“娃们长身体呢,给炒盘鸡蛋香椿芽吧。”母亲嘟囔着:“这就很好吃了,鸡蛋留着换钱,给娃们买学习本本呢!”那边,父亲已经递给二婶一碗粥,二婶就着香椿吸溜起来。路过的姨婆也在门口故意问:“又做啥好吃的,有我的份没?”我们都哈哈乐了……

  上学时,中午在校吃饭。母亲给我带罐油泼香椿,结果,在同学们争抢中立刻见底。我只能拿馒头蹭蹭罐子底,这是家境较差的我唯一可炫耀的美味。那个季节的油泼香椿,着实让我积攒了不少人气。多年后,同学聚会,还有人提起小时候吃过我的油泼香椿,让我再次忆起那些年咽过的口水。

  三茬香椿往往吃不完,母亲将香椿切成小段,腌渍几天,晒干,用白布袋包着挂在房梁上。吃凉皮时,父亲就从房梁上摘下布袋,取出干香椿,用热水泡开捞出,浇上烫油就可以成为作料。凉皮因为有油泼干香椿提味,往往让我不能住嘴。热汤荞面饸饹里撒层油泼干香椿,辣爽中带着香味,大汗淋漓之余欲罢不能。臊子面和酸汤水饺里,我也喜欢来勺油泼香椿,那滋味渗透着每个味蕾,成为我记忆里挥之不去的味道。

  后来,求学和在沈阳工作,已无法吃到新鲜的香椿芽。每当我探亲,母亲会给我带包干香椿。繁忙的工作,让我将美味搁置在冰箱某个角落。今天,清扫冰箱,我才发现它。烧上壶热水,把干香椿泡在碗里吧。于是,我开始切蒜苗、香菜,拌在捞出的香椿里,撒上芝麻和辣椒面,热油“滋啦”着,女儿已跑过来。看着女儿贪婪吃的模样,我想起了家乡院子里那棵很粗的老香椿树。树下,母亲踮着脚,用长竹钩一下下使着劲。父亲摇着辘轳,提着井水,往缸里倒。我和妹妹抢着哥哥捡拾的香椿芽,互相打闹着,春天悄悄地在柳条筐里酝酿着油泼香椿芽的美味……

编辑: 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