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文化频道 > 首页 > 沈阳笔记 正文
一个家的传奇
http://www.syd.com.cn   来源: 沈阳日报  2017-05-17 14:29
分享到:
更多

  家庭合影

  白素卿与丈夫、孩子早期合影

  

  读懂父辈

  读懂幸福

  “满堂儿女欢声誉,白发飘处也陶然。”

  ——95岁的白素卿2010年在家庭聚会上赋诗

  在沈阳,有一个大家庭:一家发展到第四代,共48口人。

  5月7日,一场抗日题材小说《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新书发布会暨家庭文艺演出在沈阳一家酒店举行,节目有诗歌、小说朗诵,还有歌唱……这便是这个大家庭常有的“春晚”,怀旧的老人和上学的孩子一起联欢。他们也以此来纪念2015年去世的百岁老人白素卿,在母亲节到来前,作为后辈送给老人的礼物,愿她看到儿孙的幸福。记者见证了这样的幸福时刻,也知道了一个家的幸福源泉。如果您有时间,便听记者说一说老黄家80年的奋斗史吧。

  第一代被“胡子”绑票,背诵诸子格言脱险

  1937年,从辽阳黄家屯走出来的女人叫白素卿,她是家里的老九,人称“小九子”。她的故事已成一个家族的传奇。小九子,活过百岁,于2015年去世。可她好像还活着。这也是其后辈组织这样“一个家的春晚”的原因。

  白素卿的儿子黄守义,排行老四,是一名易经书画家、左手书法家、作家,还是一家水利水电公司以及一家影视文化艺术传媒企业的董事长。他说,自己是听着母亲的故事长大的。他说:“母亲小时候不裹脚,即使几个姐姐强行给她裹脚,哭完,晚上她会把裹脚布剪下来,搞得全家人也没有办法。不服输,要自由,是她性格中的一个鲜明特点。

  “我的姥爷在刘二堡开个‘源兴恒’,就是卖香货,就是现在的水果店,也经营点心。生活过得去,也为母亲提供了能念书到辽阳国高的条件。一次,母亲说:‘16岁时我叫胡子绑票,不给钱就撕票儿。那次有四五个姑娘都叫胡子绑票了,胡子叫我们背诸子格言,谁能背下来就放了谁,结果我一口气就背下来了。’后来,日本人烧了黄家屯,母亲逃到烟狼寨二姐家。黄家屯一片焦土,母亲去洮南在大哥家的私塾教书。那年她17岁。

  “20岁时嫁给了‘源兴恒’的一个小伙计,也就是我的父亲黄信之。姥爷知道小伙计是个本分又聪明的人,就同意了。后来两人来到沈阳安了家。父亲来沈后当邮差。当邮差是要认识信封上文字的,父亲就买本字典,通过信皮上的生字来自学,一直延续到解放后。他不但识字了,还掌握了多种技能。1953年,在矿山机械厂考工时,他居然一次就考上六级工,三年后升八级工。后来,父亲被调到沈矿中级校当教师。

  “母亲是一块钢。父亲59岁去世,她一个人把8个孩子培养成人。母亲曾拣煤核,拣菜叶,办小工厂,义务当街委会主任。”

  第二代“冷乃迎风站”与“一粥一饭”的生活哲学

  黄家第二代的老大、老二和老八都是大学生,老三到老七因为赶上“上山下乡”,没赶上念大学,但后来他们都通过了成人高考或自考,获得了文凭。老八黄彦红是白素卿最小的女儿,她赶上了高考,1978年上了中国医科大学,后来成为国家二级主任医师、沈阳市妇幼保健医院院长,先后获省、市五一奖章、市科技标兵、市三八红旗手、市劳模、市优秀专家、国务院特贴专家等奖励和荣誉30多项。他们的成长得益于父母的言传身教。

  老四黄守义说:“我们家小时候兄弟姊妹不称呼兄妹,都叫名字。那是母亲给大家的一个平等的机会,不准许互相欺压。上学回来,都要给母亲行队礼。我还有一个清晰的记忆:大概小学吧,是很热的夏天。半夜,我突然醒了,见母亲坐在饭桌旁,给我们做棉衣。那棉衣高高摞起,像一个三角型的棉衣金字塔。那个夏天,母亲做棉衣的情景成了我最美好的回忆,它和我的人生梦几十年一直纠缠在一起,使我时时想起聪明要强的母亲。有她的骄傲,我总是阔步向前。”

  老五黄守兆也谈了母亲对他的影响:“母亲最爱唱的就是《红梅赞》和《蝴蝶姑娘》。我们遇到了困难,她就用‘冷乃迎风站,饿乃腆肚行’这样的话激励我们。”

  如果说,母亲给了黄家8个孩子智慧、勇敢、坚强和豁达性格的话,父亲则把艰苦朴素的美德揉进了8个孩子的血液里。

  老七黄彦群说:“父亲极尽节俭。小时候地上有张纸,无论谁都要捡起来扔到煤槽子里烧火;黑黑的地瓜皮必须都要吃掉,谁扔都不行。他不许我们花钱修鞋,他自己备置工具,一修就是半夜。父亲留下的是一种无声的教育,那就是:一粥一饭当思来之不易,人不可忘本,要靠本领生活。”

  第三代新皮带三万元,敌不过缝10回的旧皮带

  黄家第三代11个孩子都是大学生,其中包括3个博士、2个硕士,再加2个博士配偶、1个硕士配偶。黄守义的女儿黄尧是沈阳一家大型奢侈品营销公司副总,她卖的一条皮带就要三万元,可她最看重的还是爷爷的一条皮带。“爸爸给我讲过爷爷皮带的故事。爷爷的皮带断了,就缝上再用,到后来都缝了10多回。”所以,黄尧告诫自己:不要做物质的奢侈者,要做精神的富足者。

  黄旭,是黄家第二代黄守万的女儿。她眼里的父亲是坚强的代名词。在《不愿做奴隶的人们》发布聚餐会上,黄守万唱了一首《铁道游击队之歌》,底气十足,外人看不出他是10年前患癌症的人。黄旭说:“10年前的今天(5月7日),父亲得了结肠癌。手术前,奶奶盯着老爸说:‘二儿子,放心做手术,肯定没事儿。有老妈在这儿,我这8个儿女谁也别想走到我前头!’老爸听了,点了点头。术后经过12期化疗,如今老爸已平安过了10个年头。老爸退休后的日子紧张又忙碌:唱红歌、开演唱会、唱评剧、说快板,还组建民乐团、管乐团……谁都想不到,精明强干、潇洒矍铄的‘黄团长’曾是一位与死神擦肩的癌症病患。老爸让我们懂得:人生注定面对艰难困苦,但幸福终将满途。受到老爸的影响,我完成高管培训,还荣获高级口译、同声传译嘉奖。妹妹黄舜也获得医学博士学位,远赴美国攻读UCLA博士后……”

  黄舜在微信里说:“我们家族几代人传承的是一种精、气、神,几代人在不同环境中不服输、不怕苦、乐观豁达、积极向上……这就是我家的家风吧。”黄守义以母亲白素卿和白素卿的侄女丈夫苏振侠为原型,创作了长篇抗日题材小说《不愿做奴隶的人们》。他说:“抗战时期,我们家庭体现出的是一种不愿做奴隶的民族气节,到现在,就是不做生活的奴隶,要做生活的强者。”

  对应黄家第三代对生活的感悟,记者也由此理解了小说的名字因何叫“不愿做奴隶的人们”。它最想说的是:人哪,千万不要做生活的奴隶。

  读懂了长辈,自己也就获得了成长。

  第四代“小虫子”们和太姥PK三字经,太姥完胜

  小说主角原型之一苏振侠73年坚持写日记,且苏家与黄家长期生活在一个圈子里,生活多有交织。每年黄、苏两家都搞个大聚会,还有个传统:一定要有文艺演出,第四代的孩子也要参与进来,以此知家……

  黄家二代老八黄彦红告诉记者,母亲在95岁生日聚会上,写了一首诗:

  百年人生是云烟,冷暖堪半索华年;

  辽阳一别青春梦,携手夫君闯奉天;

  九十有五谁言老,只叹孤松闻杜鹃;

  满堂儿女欢声誉,白发飘处也陶然。

  “母亲贤明智慧、宽容豁达、热爱生活、坚韧不拔的品格给儿孙们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一有机会,她就要和当时四五岁的重孙子辈的菁菁、妥妥PK三字经。一人一句,背了好长时间,最后都是母亲胜出。”

  在今年的家庭聚会上,黄家重外孙女刘斯然用法语读了一段《不愿做奴隶的人们》的内容。她说:“当我读太姥姥的故事时,她的音容笑貌浮现在我的眼前。从小到大,太姥都会叫我们这些重孙为‘虫子’(谐音重孙子)。上初中时去看望太姥,她精神头非常好,坐在床上,边缝缝补补边和我说话。她问我:‘虫子,你平时爱哭吗?’我说:‘我爱哭。’太姥就说:“哭有什么用,你看我就从来不哭,你太姥爷死得那么早,我自己一个人养那么多孩子,但我从来不哭。’那个时候的太姥姥眼睛已经有些浑浊,但说话时眼神却又闪又亮。后来我去非洲一个极度贫困的国家工作一年。有困难的时候,我就会想到已经走了的太姥姥……”

  黄彦红说,黄家第四代都是在蜜糖罐里长大的。

  “现在的家庭,明天下雨就给孩子带雨伞,但明天的风雨给他们带什么?给孩子说一说长辈们一些成长故事,讲一讲民族的一些苦难,可以帮助他们成长、自立。这是一家的希望,也是一个民族的希望。”

  沈阳日报、沈报融媒记者周贤忠/文

  安呈浩/摄

编辑: 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