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文化频道 > 首页 > 文化看点 正文
九死一生 曾举行过“活体”告别仪式
http://www.syd.com.cn   来源: 沈阳网  2017-05-17 12:41
分享到:
更多

  宋雨桂的好友朱浩云曾经说宋雨桂九死一生,极富传奇,也正如宋雨桂自己所说:“雨桂,雨中的桂花。我的命运,其实没有这么美好。”

  得过癌症,遇过车祸,右手残过,鬼门关走了好几回,甚至举行过“活体”告别仪式。

  以下回忆摘自宋雨桂在接受媒体记者的访问时所语:

  “1978年3月,我画了一幅瀑布直泻而下,旁边是迎春花的画,叫《迎春》(后有画册结集时名为《泪泉》),并题写了两句话,叫“九州惊雷驱阴霾,簇簇山花笑春回”,我的画要参加展览,但又因为’政治问题’我的画被封杀,我必须用其他名字。我用了与“玉贵”基本同音的两个字“雨桂”,在这幅画上署名,这是我第一次用“雨桂”这个名字。那幅画先是以较大篇幅发表在当年的《辽宁日报》上,辽宁日报发表后,当时鲁美某一权威人士在系会上对此画高度赞扬。然后是在辽宁美术馆展出,围绕这幅画能不能展出,当年发生了不少故事,现在想来还动人心魄。如今物是人非,有的当事人已经离世20多年了。当年一张画的问世,何其艰难……从那以后,我一直沿用宋雨桂这个名。”

  年轻的宋雨桂在江边沉思

  “那我为什么又号雨鬼?我用这两字有20多年了,雨鬼,雨中之鬼,有人说我的创作状态是’人鬼之间’。我的书画艺术是一半泪水伴着一半墨水在风雨飘摇之中一路趟过来的。我曾在人鬼间徘徊20年,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经历浩劫,有人说我自杀过,其实我是想好了深夜跳楼求生,从被’专政’了四个月的小屋逃出来。我得过癌症,遇过车祸,右手残过,鬼门关前走了好几回,甚至举行过’活体’告别仪式。是鬼亦是仙,非鬼亦非仙,权当别解吧。”

  “话说1987年,经过陆军总院(沈阳军区总医院),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联合会诊,X光照片胰头为3.0,我被确定为胰腺癌。当时在陆军总院住的院,人特别瘦,瘦得很厉害,迅速地瘦下去,医生说,手术后还能活3个月到半年。然后我就准备到北京去。去北京之前,文化艺术界我的40多个朋友,在沈阳军区后勤部给我举行了一次’活体告别会’,当时方青卓的父亲方冰先生来了。记得当时写《木鱼石的传说》歌词的张名河先生写了《别鬼八句》。”

  宋雨桂与鉴藏家,画家王已千,杨仁恺合作《秋云图》

  “‘活体告别式’之后,我去了北京,北京的朋友带我先后去了协和、肿瘤、中医研究院等三家医院,人家一看片子就问,’这人还活着吗’。冯大中向我推荐了当时能治这个病的业内高人,高人再推荐高人……几番辗转,一来二去,你还别说,我挺过了那一关。你说,《非诚勿扰》那个电影的活体告别式,比我晚了多少年?”

  但是,九死一生的宋雨桂,今天终究是故去了,也许是带着满满未完成的艺术创作遗憾,也许是带着梦境里的荷花香去了,但是他留给我们的是今天的画家需要反思的。

编辑: 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