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文化频道 > 沈水书吧 > 名人佳作 正文
春天里的一把火
http://www.syd.com.cn   来源: 沈阳日报  2017-05-11 09:41
分享到:
更多

  □李国杰

  2017年5月2日,内蒙古大兴安岭毕拉河林业局北大河林场发生森林大火。过火面积已达一万公顷。5月4日,有9000人投入扑火,森林大火得到控制。5月5日,人工降雨后,由于气温偏低,降下中雪。6日大火基本被扑灭。新华社的这几条电讯,引起我的注意,更把我的思绪牵引到30年前“春天里的一把火”。

  1987年的春晚,费翔唱的“冬天里的一把火”,火遍神州大地。3个月后的五月初,大兴安岭真的燃起了“春天里的一把火”。这场罕见的特大山火,在20多天里,烧毁了100万公顷森林,造成了200余人死亡,5万多居民房屋烧毁,无家可归,震惊中外。

  整整30年了,那次难忘的火场采访仿佛又在眼前。

  时任沈阳日报总编辑刘黑枷考虑,“沈阳地处东北,一般的电讯报道难以满足读者焦虑的心情。”他果断拍板,日报晚报各派一名记者,奔赴大兴安岭火场采访,以便及时采写出独家报道。

  我和日报新来的大学生黎先东有幸前往。出发前,晚报总编室主任刘庆湛,像嘱咐孩子出远门似的:“要带上手电筒,深山老林晚上没电灯,还要去卫生所开点常用药,钱要备足。”

  沈阳日报总编辑刘黑枷、总编室主任陶野,就报道和安全事项又叮嘱了一番。临行时,陶野主任特意说:“大兴安岭气候异常,一定要多穿点衣服,在林区采访安全第一。”

  领导这样说,我俩的心里反而不安起来。怎么去大兴安岭采访有生命危险吗?当时感觉真有些“风萧萧,黑水寒,此去采访不回还”的悲凉心境。

  5月18日晚8时,我和黎先东穿着羽绒服出现在沈阳东塔机场候机室。我俩这一身的装扮立即引来了众多奇异的目光,男乘客不是西装就是半截袖衬衫,女乘客更是春裙飘逸。

  因为采访走得急,日报工业部与沈阳民航联系好了,也没买机票没安检,我俩被直接送上了飞机。那时,飞哈尔滨还没有空客和波音大飞机,我们坐的是安24支线小客机。飞机越小越颠,晚10点多钟才飞到哈尔滨的闫家岗机场。

  在沈阳民航局的一路关照下,我俩先后乘坐了4种机型,才飞到了大兴安岭火场中心漠河。

  从沈阳飞哈尔滨,双翼安24小型支线客机;

  从哈尔滨飞大兴安岭首府加格达奇,双翼运5运输机;

  从加格达奇飞大兴安岭中心塔河,苏式米8直升机;

  从塔河飞火场中心漠河,美式贝尔直升机。

  四种飞机四种感受:安24小客机飞行颠簸;运5运输机简陋透风;米8直升机震耳欲聋;贝尔直升机小巧精致。

  飞到漠河县城才知道,中国北极村所在地——北国边陲重镇漠河镇并没有遭到火灾。被特大山火烧毁的是漠河县县政府所在地西林吉镇。

  在十几天的大兴安岭火场采访中,我俩辗转数千里,或乘飞机,或乘军列,或乘卡车,或徒步走,采访了沈阳军区总医院、202医院战地医疗队,采访了沈阳民航局、黑龙江省前线扑火指挥部,采访了在扑火中立功的大胡子师长吴长富,采访了多名沈阳籍的扑火战士,采访了身穿橘红色服装的森林警察,还采访了多名受灾群众,还采访了火场上唯一的一对军人夫妻——沈阳空军飞行一大队飞行员张岳年、沈阳军区202医院战地医疗队队员董玉华。

  十几天里,向日报晚报编辑部共发回25篇消息、通讯。说到发稿,那时没有手机,没有座机,更没有电脑,只能采写几篇新闻后,赶到最近的县城邮局,再往电报纸上抄写一遍新闻稿,用电报向编辑部发稿。然后,再返回火场采访,才能保证新闻的时效性。

  6月初,特大山火被彻底扑灭,我和黎先东回到编辑部后,刘黑枷总编辑主持两报编辑部大会,为我俩记功颁奖。

  至今,我还清晰记得,刘黑枷总编辑在大会上风趣地说:“这两个年轻记者,是拽着飞机膀子飞到大兴安岭火场采访啊!”

编辑: 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