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文化频道 > 首页 > 盛京风情 正文
桥头往事:英烈一家人
http://www.syd.com.cn   来源: 沈阳日报  2017-05-10 09:43
分享到:
更多

  刘仁与绿川英子

  

  □王重旭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高级记者,1982年毕业于辽宁大学中文系,出版散文随笔集《如斯悟语》《读书献疑》《中国历史的屈辱》《被流放的爱国者》《中国杂文·王重旭集》,长篇报告文学《大庇天下》《绿世界》等。其中《大庇天下》获辽宁“五个一工程奖”,《被流放的爱国者》获辽宁文学奖。

  本溪有一个小镇叫桥头。

  桥头四面环山,细河蜿蜒,白云缭绕,一条铁路横穿小镇南北。远远望去,小镇安静地卧在群山之中那一片开阔的平地上。

  小镇有前街后街,还有一条当年日本人住的街叫洋街,尽管已经百年了,日本的那些建筑依然成片矗立着。日本人在桥头足足呆了40余年,洋街在当时已经很现代化了,他们修了自来水塔,在细河上还建了一个大的游乐场。

  桥头镇文化助理小荆是个热心的年轻人,对桥头了如指掌,每到一处,都细心地为我们指点着,这是火车站,这是和田旅社,这是邮局,这是松中洋行,这是大慈洋行,这是日本小学,这片是日本侨民住宅。在铁路的另一侧,小荆还带我们看了日本铁道守备队的营房,里面有队部、宿舍、食堂、浴池、校场等等,又带我们看了满铁员工宿舍。他说,这里既为日本人提供住宿,又驻扎一个当时拥有最先进武器的日本机械化大队,这个大队在日本投降前,就秘密调回日本了。

  鬼子进村了

  日本人是在1904年日俄战争的时候,伴随着安奉铁路的修建,进驻到桥头的。

  桥头有一座长长的废弃的隧道,两面的洞口上,分别有两个日本人的题字,一个叫桂太郎的侯爵,题了“其乐融融”四个汉字,一个叫寺内正毅的子爵,题了“其乐泄泄”四个汉字,后面都署了他们的名字。这个桂太郎在日本侵占台湾的时候,曾任第二任总督,并三度出任日本内阁总理大臣。寺内正毅担任过日本陆军元帅、朝鲜总督和日本首相。这两个人的题词,堂而皇之地刻在桥头的铁路隧道上,一方面可见侵略者肆无忌惮的炫耀,另一方也足以证明日本高层对桥头的重视。

  由于铁路的修建,原本繁荣的桥头便更加热闹起来。日本人一窝蜂地涌进来,日本宪兵来了,守备队来了,还有商人、铁路员工、家属,还有朝鲜人。他们修建军营、碉堡、官邸、医院、洋行、旅店、酒馆、邮局、员工宿舍,还开办学校、修自来水塔、建水上乐园,甚至还开起了妓院。

  从此,桥头不再是一个安静的桥头了。

  到九一八事变后,特别是伪满洲国的成立,桥头的形势便渐渐紧张起来。桥头一带的日本人不断增加,驻军也多了起来。铁路沿线的警戒也严格起来,桥头的老百姓轻易不敢在铁道边行走。日本人还在桥头修了飞机场,有几架教练机,主要是训练日本的飞行员,偶尔也有几架战斗机停在这里。

  德元堂老板刘振邦

  日本人在桥头虽然为所欲为,可为了装装门面,这镇长还得由中国人来当。他们看中了刘振邦,逼他当了镇长,又派了一个日本人来当副镇长,大权当然掌握在日本人手里。

  这个刘振邦,是桥头药店“德元堂”的老板,他的父亲是清朝末年从山东闯关东来到桥头的。刘振邦,字汉臣,读过私塾,在日本人家里做过“小孩”(伙计),学会了日本话。17岁那年,桥头成立邮局,因懂日语,便被选中做邮差。后来局长去了沈阳,就推荐刘振邦做了局长。

  刘振邦出任“公职”后,在桥头成了头面人物。父亲去世后,刘振邦子承父业,不仅德元堂药铺的生意兴隆起来,还经营了商店,又办了一个油粮加工厂。因是桥头买卖大户,又诚信经营,被推举为桥头商会会长。刘振邦性格豪爽,为人和善,常常赈济贫困百姓,当地人还为他送去了“急公好义”的金字牌匾。

  刘振邦因为从小就在日本人家里做事,也善于和日本人打交道。所以,在他当镇长的那些年,尽可能与日本宪兵和那位叫植村的副镇长周旋,竭力替中国老百姓说话,甚至有时还和植村顶撞,这让日本人很不高兴。

  刘振邦其实是一个爱国志士,就像他的名字一样,汉臣汉臣,汉家臣子。他仇恨日本人对中国的占领和掠夺,表面和日本人周旋,暗地里却支持抗联,秘密从事抗日活动,送递情报,家里常有抗联官兵往来。

  刘振邦有三个儿子,老大刘维藩,老二刘维坤,老三刘维箴。两个大儿子都曾赴日本留学,七七事变后回国参加抗日,身边只剩一个小儿子。小儿子刘维箴当时有十三四岁,他清楚地记得抗日英雄苗可秀等人,常来他家,有一次还在他家住过一宿,刘维箴见过他两次。那时苗可秀身穿便衣,带着手枪,中等个儿,不胖,看上去30多岁,精神头十足。

  刘振邦的家中常有抗联官兵往来,加之两个儿子常年不归,有抗日嫌疑,所以早被于泽普盯上了。于泽普是桥头警察署长,人品不好,欺压老百姓,投靠日本人,刘振邦瞧不起他,常常顶撞他,于是这个于泽普怀恨在心,便在暗中搜集刘振邦反满抗日的言行和儿子的去向。一次,抗联的两个干部夜宿刘家,结果被于泽普发现。日本宪兵队迅速包围了刘家。虽然两位抗联干部早已闻声遁去,可是刘振邦却被日本宪兵抓走。

  刘维箴清楚地记得,1938年4月23日,一帮人闯进桥头镇公所,抓走了父亲,押上9点那趟火车。他们把父亲押解到了凤城的赛马。在此之前,他们已抓了四五十人了。家里人不知所措,到处托人求情,可是没用。

  刘振邦被捕后,搜查班头子井上亲自拷问,要他供出抗联线索,拷打中还一再问及两个儿子的下落。刘振邦不愧是个汉子,受尽酷刑,宁死不屈。1938年4月25日,日本人将刘振邦装进麻袋,塞上木板,板上钉上铁钉,拧上了铁丝,从山上一直摔到山下,刘振邦被活活摔死,死时还不到50岁。

  一年之后,刘振邦的尸骨才被家人偷偷运回桥头,葬在了刘家坟地里。遗憾的是,因为刘振邦给日本人做过事,日本投降后被视作汉奸,直到40多年后,本溪市人民政府才为他平了反,正了名,正式授予烈士称号。

  刘仁与绿川英子

  说到刘振邦,就不能不说说他的大儿子刘维藩了。

  刘维藩生于1909年,毕业于东北大学,曾用名刘砥方,后改名刘仁。刘仁身材高大,英俊潇洒,一表人才。九一八事变后流亡北平,加入高崇民、阎宝航组织的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不久到日本留学。在日本,刘仁在学习世界语时结识了世界语者、日本作家绿川英子(原名长谷川照子),两人一见钟情,不久结婚。

  1936年的下半年,由于国内抗日运动空前高涨,刘仁决定回国参加抗日救亡运动,妻子绿川英子也一同来到中国。绿川英子在日本国内的时候,就是一个反战人士,曾因反对日本对外侵略扩张而被奈良特高课列入黑名单。在上海、广州、武汉等地,绿川英子目睹了日军的野蛮暴行,她痛恨不已,拿起手中的笔揭露日本的侵略罪行。她写道:“日本人在空中投下了好多燃烧弹,又给地上的平民洒上了汽油,他们封锁了道路,用机枪扫射那些逃命的市民……”

  1938年4月,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第三厅在武汉成立,郭沫若主持工作,里面大部分是文化界的进步人士。刘仁进第三厅从事资料编辑,绿川英子则进国际宣传处对日广播。

  作为一个日本人,能公开参加中国抗战,绿川英子十分激动。1938年7月2日19时,绿川英子来到播音室,正式对日广播:“现在是中国广播电台对日播音时间,日军同胞们!当你们的枪口对准中国人的胸膛,当你们大笑着用刺刀挑死一个个无辜的婴儿,当你们手举火把点燃一栋栋草房,当你们扑向可怜的少女……你们可曾想过,这是罪孽,是世界人民不可饶恕的滔天罪孽!”

  绿川英子那柔和而流畅的女中音,随着电波传向四面八方。她用纯正的日语向日本国内人民,向正在中国作战的日本士兵大声疾呼:“当你们高喊着誓死效忠天皇,一腔热血尽洒中国大地之时,你们可曾知道,这是在为谁卖命?又是在为谁效忠?圣战祭台上的亡灵,是英雄,还是罪犯?同胞们,别错洒了你们的热血,你们的敌人不在隔海的这里……”

  绿川英子的广播引起日本军方的愤怒,他们终于查清了那个操着流畅日语对日广播的绿川英子,就是长谷川照子。日本东京报纸《都新闻》在头版显著位置上登出了绿川英子的照片,骂她是“用流畅的日语,恶毒地对祖国作歪曲广播的娇声卖国贼和赤色败类。”

  尽管日本特务在找机会除掉绿川英子,尽管绿川英子的父母受到迫害,但绿川英子的反战决心毫不动摇。有一次,重庆各界举办郭沫若50岁生日庆典,周恩来当众人的面称赞绿川英子:“日本帝国主义者骂你是‘娇声卖国贼’,其实你是日本人民的好女儿,真正的爱国者。”郭沫若还当场即兴在一块红绸上为绿川英子题诗一首:

  茫茫四野弥黮暗,历历群星丽九天。

  映雪终嫌光太远,照书还喜一灯妍。

  抗战一胜利,刘仁夫妇便在东北救亡总会负责人高崇民的安排下,历尽千辛万苦来到东北解放区佳木斯。正当夫妇俩满怀激情投身到中国人民解放事业的时候,绿川英子因到医院做人工流产手术感染,不幸于1947年1月10日去世,年仅35岁。

  刘仁与绿川英子感情笃深,恩爱有加,这突如其来的打击,让刘仁陷入极度的痛苦之中,他顿足痛哭,不忍离开绿川英子的遗体,此后不吃不喝,终日守着妻子,以泪洗面。由于过度的悲伤和悔恨,刘仁的身心受到致命打击,仅仅3个多月,便追随绿川英子而去,年仅38岁。

  刘仁与绿川英子的事迹感动了很多人。尤其绿川英子,作为一个日本人,能够在中国八年抗日战争中,不仅对日播音,做反战宣传,还写了大量揭露日本侵略罪行、敦促日本军人觉醒的反战文章。这些文章大都登在当时重庆的《新华日报》上,产生很大的影响。

  刘仁和绿川英子凄美的爱情故事,更是让人闻之落泪。上世纪80年代初,日本和中国合拍了电视片《望乡之星》,邓小平题写片名,日本著名影星栗原小卷扮演绿川英子,中国演员高飞扮演刘仁,其中部分镜头在本溪桥头拍摄。

  1983年,经胡耀邦和中共中央书记处批准,佳木斯市人民政府为刘仁和绿川英子重新修建了合冢墓陵园,并举行了隆重的揭幕仪式。现在,重庆和武汉保留了两人的故居,重庆历史文化名人馆里有绿川英子塑像,哈尔滨、佳木斯等地的革命烈士纪念馆以及卢沟桥畔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中展有他们的事迹、图片和遗物。

  刘仁和绿川英子生有一男一女,男孩刘星,北京大学物理系毕业,可惜英年早逝。女儿刘晓兰毕业于唐山铁道学院,现已移民日本,取名长谷川晓子。

  这些年,长谷川晓子一直致力于中日友好工作,她经常回到中国,回到父母曾经工作和生活过的地方,向父母的墓前献上一束鲜花和女儿的思念。

  现在,坐落在桥头的刘仁老宅已近坍塌,如果不加以保护的话,说不定哪天,这座老宅就会从桥头这块土地上消失,就像刘仁和绿川英子的故事已经从人们的记忆中渐行渐远一样,那时我们再想寻找烈士的遗迹,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

  

 

编辑: 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