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文化频道 > 首页 > 盛京风情 正文
铁岭清河水库下有一座清朝国家监狱
http://www.syd.com.cn   来源: 辽宁日报  2017-04-20 09:29
分享到:
更多

  老照片中,流放人员正在接受喂食。(资料图)

  读清史文献,每遇到刑案,总能看到这样的文字“夺官,下刑部议”。之后便有官员获罪,或本人,或连带家人“流徙尚阳堡”。

  尚阳堡位于铁岭开原,这座清王朝的国家监狱如今就静静地沉睡在碧波荡漾的清河水库下。据考证,清朝时,仅在25年间就有3315人流放至尚阳堡。其中有众多的有名望的官员、知识分子,他们给辽北留下丰厚的文化遗产。

  只有一座城门的边堡

  在铁岭市博物馆参观,记者注意到,设计者专门开辟了很大的空间来介绍尚阳堡,作为清朝时期国家的流放地,与通常的阴森、恐怖气氛不同,这简直就是在参观一处清代铁岭地区的诗歌书画展。

  听到记者的感受,铁岭市博物馆副馆长、研究员周向永笑了:“尚阳堡流人(流放人员的简称)文化是历史给予铁岭这块土地的大爱和赐予,我们这么布展也是对流放到这里的文化先人的一种祭奠。”

  尚阳堡也叫上阳堡,最初是明朝在铁岭地区修建的边堡之一,在明代叫作靖安堡,遗址地点位于开原老城东20公里的地方,是辽北地区从平原到山区的一个过渡区,属于清河流域。

  1958年7月,我省修建清河水库,从此,尚阳堡便沉睡于水下。

  据1929年的《开原县志》记载,尚阳堡作为“主村”下辖4个自然屯,分别是放牛沟、莲花泡、西河沟、河南街。另外从尚阳堡向南1.5公里,有个村叫下老谷峪,处于清河水库的南岸。这些地名还多少留存一些当年流人来源或者劳作的记忆。

  在尚阳堡长年的沉睡中,也有过短暂惊醒的时刻。

  2011年,清河水库实施除险加固工程,水面下降使得尚阳堡重新出现在世人面前。2012年7月3日,铁岭市开始实施“尚阳堡旧址勘验行动”,相关部门的20多名专业技术人员对尚阳堡旧址进行勘验,周向永作为考古专家位列其中。在很短的时间里,他们只清理出一条长2米、宽1米的探沟,发现了一些砖雕、瓦当、陶片、碗碟瓷片等生产生活物品。

  在研究尚阳堡的过程中,周向永还发现了前人关于尚阳堡记述的失误。清康熙十七年的《开原县志》这样描述靖安堡:“周围三里,南北二门”。“我们考察过铁岭地区的明代边堡,一般都不设北门。”周向永向记者解释说,因为当时边堡所在地多为前线,官兵通常在边堡的北门位置设立神庙,以求神灵保佑平安,这些神庙在清朝时多数都保留了下来。

  记者找到了成书于明万历年间的《开原图说》,里面有一幅手绘的尚阳堡图,图上确实只有一座城门敌楼。

  管理相对宽松,促成流人文化兴起

  “岩风易结杯中雪,炕火难融被上霜。衡门尽日空车马,冷甑连宵织网丝。顽山入屋霜连枕,断壑当门月上衣,窗中既得林峦对,门外从多虎豹踪。”这是流徙尚阳堡的季开生当年留下的诗句。这位曾任清王朝兵部右给事中,因言获罪被流徙的才子,在他的诗中生动地描绘了当时的尚阳堡冬季的苦寒和孤寂清冷。

  周向永说:“尚阳堡作为流放地来安置罪人,很多材料都说始于后金天聪七年,依据是清人杨宾的《柳边纪略》——‘安置罪人,始于天聪七年八月,后以为例’。但实际上比这个时间要早一些。”

  记者查阅了《清太宗实录》,当中确实记有此事,当时驻守赫图阿拉城的守将在巡哨雅尔古时,发现有明军前来挖人参,发生了战斗,杀了24人,抓获49人,还缴获了若干人参献给皇太极。皇太极命令将敌军中的一个百总斩首,其余的人发往尚阳堡。

  不过,记者查阅《满文老档》,发现尚阳堡安置俘获的明朝军民时间还要早一些。早在天聪四年的农历三月十八,就有“备御乌巴海、代子宁古塔、哨长宁古里往略焚鹿岛一带地方,获二十一人解至。八人分给八家,发往尚阳堡屯”的记载。

  至于从什么时候这里开始流放获罪的官员,从《清太宗实录》的记述中看,是始于天聪十年,起因是宁完我赌博被举报,被治罪。这个宁完我就是当初帮助皇太极实施反间计,使明督师蓟辽的袁崇焕遇害的后金功臣。因为嗜赌,宁完我这次丢了官,被查没家产,罚身为奴。当时与他对赌的是甲喇章京刘士英,这位刘士英是归顺的明将,这次也被查收家产,并被发送到尚阳堡。

  从顺治以后,尚阳堡三个字往往出现在一些案件处理结果当中,即“流徙尚阳堡”。

  据铁岭市博物馆馆长、研究员许超介绍,按照清王朝法规,流徙尚阳堡的律令有“凡现任文武官员并有顶戴闲散官员、进士、举人、贡生、监生及休致回籍闲居各官,窝隐人犯者,止将本身及妻子流徙尚阳堡”,后又规定“一应流犯,俱照律所定地方发遣,其解部流徙者,改流尚阳堡”。

  当时流徙尚阳堡的犯人不乏朝廷要员和翰林的林儒,从史料记载看,他们中有顺治进士、礼部右给事中季开生,明崇祯进士、降清后官至刑部右侍郎、吏部右侍郎的董国祥,康熙进士、翰林院庶吉士陈梦雷,河南主考官黄沁、丁澎,江南巡按卫正元等,重要官员有100多人,知识分子有500多人。

  从这些人留下的诗作来看,清王朝对待他们还算优厚:监管方会以各种理由免去流人按律应受的杖刑;由于这些人员多数带有足够维持生计的银两,所以多数人也不用去为奴、当差、种地。于是他们大多闲在家中写诗作画,消磨时光,甚至还可以走出尚阳堡到附近探亲访友。

  许超说,在朝为官时蟒衣博带,到了尚阳堡,却要“躬自饭牛,与牧竖同卧起”,这种反差给他们带来了强烈的思想震动,他们在辛苦劳作之余在当地授徒教学,著书立说,把知识和文化带到这块偏僻的土地上。

  《古今图书集成》主编陈梦雷在流放期间一边教书,一边著述,编写完成了《盛京通志》《承德县志》《海城县志》《盖平县志》,董国祥编修了《铁岭县志》等。

  他们还创作了大量文艺作品,如函可的《千山诗集》、季开生的《戆臣诗稿》、陈之遴的《浮云集》、徐灿的《拙政园诗集诗余》等,这些作品的完成都与他们的流放生活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形成了独特的流人文化。

  尚阳堡流人文化活动的第一个高峰出现在顺治七年,这一年,众多流人们参加了左懋泰的生日,他们中有僧人、有道士、有文士、有官员,共33人。他们在冰天雪地中会聚到一起,豪情万丈地成立了一个诗社,起名为“冰天诗社”,成为清初东北地区第一个文人结社。

  仅25年间,就有3315人被流放到尚阳堡

  周向永告诉记者,在顺治、康熙、雍正三代,除尚阳堡外,在东北还有三个流放犯人的地方,分别是宁古塔(今黑龙江省宁安县)、卜魁(今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和黑龙江城(今黑龙江省黑河市爱辉区)。

  在这些地方当中,尚阳堡地理位置靠南,在康熙年间,这位皇帝目睹流放犯人的艰苦生活,先后三次下令对流放犯人从轻发落,某种程度上促成了尚阳堡流人的迅速增加。

  最初,向尚阳堡发配流放犯人一年四季只有农历六月和农历十二月冬夏两个时令停止押送,其余时间则不分季节押送犯人。由于罪犯当中有不少是南方人,在冬季的押送过程中,不少犯人因对寒冷天气不适应,死在了路上。康熙皇帝得知后,在康熙九年(1670年)二月下旨:“今思十月至正月尚系严冬之候,所徙罪人贫者殊多,衣絮单薄无以御寒,罪不至死而冻毙于路,甚为可悯。继自今流徙尚阳堡罪人,自十月至正月及六月俱勿遣。”

  康熙二十一年(1682年)三月,在第二次东巡期间,又传旨:“除十恶死罪外,其余已结未结一切死罪俱减等发落”。五月,康熙东巡到吉林,“……见其风气严寒,由内地发遣安插的人犯,水土不服,难以资生……”又一次下旨:“以后免死减等人犯,俱著发往尚阳堡安插……”

  对于尚阳堡流人的数字,许超查到了张玉光等编著的《清代东北史》,其中记载:顺治三年(1646年)至康熙十年(1671年),由刑部发来尚阳堡的罪人数量为2654人,由督抚衙门发到尚阳堡的罪人661人,总计3315人,尚阳堡成为名副其实的国家监狱。

  当时清王朝并不给尚阳堡给养,《尚阳堡,繁荣的牢城》作者戴守忠指出,数千人在这里要吃要住,看管军兵要食要宿,生活所需必然催生商业的繁荣:堡城内外卖粮的粮栈、卖油盐酱醋的店铺、卖家具农具的、卖蔬菜水果的、行医问药的都必不可少,甚至押解人犯的解差也需要有馆驿下处。一个近4000人的聚落没有商贸是不可思议的。他据此认为,尚阳堡当年也是一座繁荣的牢城。 □本报记者/郭平文/摄

编辑: 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