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文化频道 > 首页 > 盛京风情 正文
阜新清河门因柳条边得名
http://www.syd.com.cn   来源: 辽宁日报  2017-04-20 09:29
分享到:
更多

  匾额如今只剩下一块了。

  前不久,阜新市清河门区乌龙坝镇政府在残存的一段边墙遗址上,种植了近10米宽的樟子松绿化带。这条绿化带不仅能防风固沙,也能让后人准确找到历史上柳条边的位置。

  清河门区,因柳条边的一个边门——清河边门而得名。时至今日,柳条边废弛已有100多年,但清河门的老居民仍把“边里边外”“门里门外”挂在嘴边。

  柳条边有20个边门

  “清河门其实是清河边门的简称,是清代柳条边上的一个边门。”4月7日,阜新市清河门区宣传部原副部长齐宪国说。

  退休之后,齐宪国一直潜心研究地域文化。“清朝一直视东北为‘祖宗肇迹兴王之所’。为了守好‘龙兴之地’,特地在辽东划定禁区,设置一道边墙,也就是柳条边。”

  所谓柳条边,就是用土堆成的宽、高各三尺的土堤,堤上每隔5尺插柳3株,每株间再用麻绳横向连接起来,在土堤外侧掘一深8尺、上宽8尺、底宽5尺的深沟,以禁行人渡越。

  “阜新清河门地界的柳条边是在明长城的基础上修筑的。”齐宪国说,皇太极崇德三年(1638年)开始修筑柳条边时,明长城已遭到破坏,但根基还在。由于没有军事防御上的考虑,没必要按照长城的标准去修建,所以清朝的柳条边其实是一条柳条篱笆,但其修筑历经皇太极、顺治、康熙三朝,用时43年,全长1320公里,可以说是一项巨大的工程。为了看守、望以及维护边墙,当时柳条边筑有很多边台,且每隔一段距离就设一道出入用的边门。起初,柳条边上设有21个边门,后来变为20个边门。

  按照时间顺序,柳条边修建分为三个阶段,即老边、新边、展边。以开原作为交点,呈“人”字形,分为西、东和北三段。其中,最早采用明代边墙划分界线的东、西两段,称之为“老边”;后又在北面新修筑自威远堡向北经今四平、梨树、伊通、长春、九台至舒兰的亮甲山一带边墙,称为“新边”;“展边”则是指康熙时期,三次将老边西段向外扩展。

  和边墙修筑一样,边门也并非一日修成,因此各个边门的修建时间不一。清河边门设置的时间也一直饱受争议:一种说法称其建于顺治十一年(1654年),另一种说法称其建于康熙十五年。

  经多方查证,齐宪国认为清河边门最迟建于顺治十一年。

  清河边门匾额现存于义县文管所

  阜新市清河门区文联委员刘钦培告诉记者,清河边门是将明长城的一个堡城北墙开通而建的。该堡城在明代叫清河堡,建于正统七年(1442年),隶属广宁后屯卫,弘治十六年改名大清堡。

  清河边门旧址位于今天的清河门区河西镇北园子村与南街村的交会处,那里已然变为一片沉陷区,难觅当年的痕迹。

  “边门的形制和大小并非完全一样,但一般都设有门楼和供兵丁驻扎的门房。”刘钦培说,清河边门建筑形式为藏式结构,由青砖白灰砂浆砌筑,瓦棱屋顶正中的起脊为人字形,门顶呈四角飞檐。门楣高4米,总高7米,门洞长11.7米、宽4米,青条石铺路,对开两扇特制木板门。门楣正中立一匾额,蓝底金字。面向南面的匾文为“盛京清河边门”,面向北面的匾文为“热河清河边门”。

  1925年,三修清河边门,边门的匾额也一度更换。1957年城堡拆毁,后更换的匾额被义县文管所收走保管(当时清河门九区钢铁公社隶属义县)。

  在义县文管所,记者看到了这块匾额。经测量,其长155.5厘米、宽51.5厘米、厚2.5厘米。匾额为竖匾,正中是繁体正楷毛笔颜体的“清河边门”四个大字。在四个大字的左右两边和横额还各写有一行小字,右边小字为“义阜两县清河门镇商务会重修”,左边写的是“中华民国十四年九月吉日”,横额为“奉省义县”。

  据《清河门区地名志》记载,奉天省锦州府义州清河门里商务会和热河省阜新县门外街商务会联合修缮清河边门。匾额是由当时清河门里街“聚兴合”商号的账房先生商荫轩手书,由门外街商务会宋奎文镌刻,门外街木匠铺李世辅制匾。

  “按照最初边门匾额的挂法和写法,后来制作的匾额也应该为两块,而且现存的这块清河边门匾额是由门里门外两个商会联手操办,所以绝不会只有这一块匾额。”齐宪国说,面向门外应还有一块与门里相似的匾额,只不过横额上写的应是“热河阜县”,但已遗失。

  曾经门里门外隔绝,老死不相往来

  因为边门的存在,边里边外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隔绝。

  “清朝设置边门之初,巡守十分严格,按当时的规定‘非令不得出入,有扒边者,寻迹查获,送刑部治罪。’门里门外虽鸡犬之声相闻,但老死不相往来,虽里有市、外有商,亦不得交流。”刘钦培说。

  清嘉庆八年(1803年),边门弛禁时,门里门外各有一家大车店,8家杂货店。道光二十年(1840年),柳条边全部废除后,清河边门的商旅往来、货物集散越来越多。

  日渐繁华的清河门,吸引了大量外地人来此谋生、定居。

  清河门区居民宿广林的祖上是道光年间从义州大铁厂村到清河门私塾当教书先生而落户的。宿广林告诉记者,老辈人曾说,清河门最兴旺时,镇里“穿心店”就有东、西、北三处。所谓“穿心店”,与今天的市场类似,就是中间有个大院,四周都是商号门市,两面临街。《义县志》记载了清河门当年的繁荣景象:“该镇商贸发达,日日为市,销路之广,几与县城匹敌也。”

  “那时,边外很多人都来这儿赶集。商旅从北门进来,沿着纵贯小镇的大街南行,可直达南边的三道壕村。”宿广林说。

  清政府废弛边门,撤走了守边门的官兵之后,商号自发组织起来,每晚轮流看守边门,以防土匪强盗前来抢劫。边门,也逐渐融入了当地人的生活。

  “人们一看到拉骆驼的或者穿白茬皮袄的人,就知道这是从‘边外’来的。如果有谁往北去,就会说‘上边外’。”宿广林说。

  直到今天,清河门很多上了岁数的人,仍习惯说“边里边外”“门里门外”。

  前不久,阜新市清河门区乌龙坝镇政府在乌龙坝东面残存的一段依稀可辨的柳条边边墙上,种植了近10米宽的樟子松绿化带。这条绿化带不仅能防风固沙,也能让后人准确找到柳条边的位置。

  (本文照片由义县文管所提供)

  □本报记者/王敏娜

编辑: 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