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文化频道 > 沈水书吧 > 文化客厅 正文
中国早期的都城是没有城墙的
http://www.syd.com.cn   来源: 辽宁日报  2017-04-20 09:06
分享到:
更多

  “无邑不城”。城是中国人的心结,它似乎代表着一种生存状态。在一般人印象里,内有城外有郭的布局方式就是中国古都的模式。然而咱们辽宁盖州人、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许宏教授推翻了这种说法,并在新作《大都无城》里旗帜鲜明地提出了“大都无城”说。

  通过考古,许宏发现,从中国最早的广域王权国家——二里头(夏或商王朝)开始,到汉代的长安和洛阳,近2000年时间里,这些庞大的都邑在大部分时间里处于没有外郭城(圈围起来的聚落外围的城垣),也就是没有城墙的不设防状态。“大都无城”,是对早期中国古代都城形态的概括,与后来“无邑不城”的端庄、严谨形成鲜明对比,“大都无城”更显质朴、自然,也更加彰显文化自信。

  从汉前溯到夏商,大部分的古都是“不设防”的

  长期以来,我国考古学界有一种说法“城墙是构成都城的基本政治要素,没有城墙的都城实际上是不存在的”。许宏在书中推翻了这种说法——早期的都邑大部分没有外郭城。

  许宏是二里头遗址发掘主持人,他告诉本报记者,二里头都邑是“大都无城”的一个最早的典范。为什么以二里头为“大都无城”之首呢?“我觉得二里头在中国古代历史上有极为重要的作用,它既不是最大的,也不是最早的,但它是整个中国古代史向前发展的一个巨变和质变。”许宏认为,从二里头开始,我国历史从无中心的多元进入有中心的多元,就是从所谓邦国时期进入王国时期。按照传统文献说,就是夏商西周时期。许宏叫它广域王权国家——广大地域的王权国家。这个国上之国,不像秦汉帝国郡县制一统到底,所以它尽管有核心了,但还是多元的。

  一旦有比较强盛的王权出现,社会趋于安定,“城”的土围子纷纷退出历史舞台。二里头时代的有些中心聚落变成环壕了,挖壕沟要比筑城墙简单一些,所以说不太注重对外防御。二里头作为当时东亚大陆最大的王朝都城居然根本没有城墙,二里头开启了此后“大都无城”的时代。二里头“大都无城”、殷墟“大都无城”,殷墟以后200多年的西周王朝完全“大都无城”,战国中晚期秦国及秦王朝(秦代)都城咸阳遗址,迄今尚未发现外城城垣,都城的布局结构也不甚清楚。

  根据大量的考古资料,许宏提出,“宫城+郭区”而非“宫城+郭城”的布局,是从最早的广域王权国家都邑二里头至曹魏邺城之前近2000年时间都城空间构造的主流。其间只有商前期和春秋战国两个时期为城郭布局的兴盛期,二者都有特殊的历史背景,军事局势的高度紧张是其共性。

  也就是说,从二里头国家到曹魏邺城时代的绝大部分时间里,我国庞大的都邑都不设外郭城。有内城、没郭城是都邑空间构造的主要形态。

  书中还揭示了一个现象,那些拥有长长的南北向中轴线、城郭里坊齐备的经典古城形态,上溯到北魏洛阳和曹魏邺城就难寻踪迹了。

  许宏说,从东汉洛阳城就能看出来,洛阳城的南宫和北宫占据了都城的绝大部分,还没有形成一条大中轴线,只是到了魏晋洛阳城之后,才把南宫去掉,北宫成为主要宫殿,向南拉伸出一条从宫城到外郭城正南门的大路,这样城市的中轴线才出来。

  从“无城”到“有城”,是秦汉之际都城发展发生了的巨变。正是一种稳定的秩序的建立,为了让皇帝的统治“受命于天”,带有贯穿全城的大中轴线的礼仪性城郭,因同时具有权力层级的象征意义,才开启了汉代以后城、郭兼备的都城发展的新纪元。由曹魏邺北城开始,从魏晋到明清时代,皇权越是加强,都城就越中规中矩、方方正正。

  许宏在书中总结出“城郭齐备、都城大中轴线和严格的里坊制”这三项,是“后大都无城时代”的“标配”。明清北京城、明南京城、元大都、北宋汴梁城、隋唐长安城,这些都城遗址城内鳞次栉比的里坊或胡同和外围的高大城郭,无不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许宏还告诉记者一个与城墙相关的有趣现象。从筑城技术来看,南方筑水城,中原及其周围地区筑土城,内蒙古中南部依山而建石城是原有的传统,但是由于中原王朝文明非常强势,起源于中原地区的夯土版筑技术逐渐扩张到其他地区,替代了这些地区原有的筑城技术。

  越是国力强盛越不需要城墙

  一反“无邑不城”的主流认识,“大都无城”的说法,在学术上具有相当的颠覆性。许宏对记者说,他写此书并非标新立异,只是对中国古代都邑遗存显现出的某种现象的一个提示,对都邑发展阶段性特质的归纳和提炼而已。

  许宏说,有追求的考古学家的终极理想是透物见人,甚至探究古人的思想,“考古人也应当而且能够以自己相对独立的身份参与写史”“真正有想法的考古人应把自己的研究升华到大历史的层面”。

  许宏举例说:“如何解释考古遗址不见外郭城垣的现状?或许可以归因于考古中的偶然因素,例如遗址发掘尚不够全面深入;城墙可能由于冲蚀和战乱而被毁弃。但换种思路,也许本来就无城。”

  虽然缺少文献资料佐证,但是许宏可以列举大量的考古材料,证明自己的观点。二里头出土的大量考古实物表明:一个社会文化高度发达、影响力前所未有的强势辐射的王朝“呼之欲出”。许宏认为,“大都无城”是“文化自信”的表现,并且一直延续到秦汉时期。

  因为从考古学上观察,“大都无城”的时代,都是广域王权国家或初期帝国兴盛强大的时代,而非积贫积弱的时代。从二里头到西周,大型都邑没有围墙,淡化对外防御,同时内部功能分区强化,这是广域王权国家或者王朝的标志,表现了强大的自信。

  在许宏之前,也有学者提出,在夏、商及西周文明中,作为君王所在的京师之地,都是以不筑城墙的“邑”的形式出现的,旨在宣示教化,无城之邑具有使命流布畅达的象征意义。这已经从防御文化上升到政治文化的范畴。因此,可以认为“大都无城”是一种代表当时的先进文化发展方向的理念。

  许宏指出,“后大都无城时代”礼制建设的规范化行为,恰恰是肇始于“大都无城”这一时期的,这完全超出了人们对这段历史的所谓常识性的认识。

  《大都无城》表面上讲的是中国几千年都邑的动态大势,但仔细品味,它实际上也是在回答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怎么一路走到了今天这个问题。许宏提出了自己的新观点,他也希望读者不要迷信权威或经典而要用自己的脑子想问题。 □本报记者/王云峰

编辑: 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