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文化频道 > 首页 > 盛京风情 正文
徐建源:“14年抗战”是史学术语的革命
http://www.syd.com.cn   来源: 沈阳日报  2017-04-18 10:37
分享到:
更多

  

  专家小传:

  徐建源,辽宁行政学院教授,中国人民大学中共党史系本科,研究生毕业。著作有《历史转折关头的北方之行——1978年邓小平北方谈话研究》,《唐铎传》,《社会管理及创新一党员干部读本》,《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教程》,《邓小平的理论贡献和历史地位》,《邓小平——历史铸就的难得人才》,《邓小平同志在辽宁》等。曾任中共辽宁省委讲师团副团长,辽宁行政学院副院长等职。

  “‘将14年抗战写进中小学教科书’意味着‘14年抗战’这一概念已上升为国家意志并有着其特殊针对性,重心在说明‘14年抗战’奠定了我国今天成为世界大国、走向世界中央的历史文化基础以及抗战史学界的历史责任,值得各方关注,更值得我们辽宁学者进一步明确研究方向。”日前,记者在采访辽宁专家学者徐建源时,他就如何落实14年抗战,提出了自己的一些想法与认识。

  在和记者聊起14年抗战这一话题时,徐建源指出这一概念提出,不是偶然的。

  在中国抗日战争历史中,8年抗战是指从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后的全面抗战;14年抗战是指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后开始的抗战,包含了局部抗战和全面抗战两个阶段。14年抗战不是对8年抗战的否定,而是还原历史的本来面貌,是对历史事实的尊重。将14年抗战写进教科书,就是要完成让学生理解和认同14年抗战史的任务,也就对各级各类学校历史教师提出了新使命和新课题,要努力在学生们心中埋下一颗抗战历史文化的种子。落实14年抗战概念,将对中华民族国家历史血脉的传承、铸就精神品格、滋养人文素质、培养核心价值观,也即资政育人产生重要作用。

  概念提出绝非偶然

  在学生心中埋下一颗抗战历史文化种子

  “14年抗战”作为研究抗日战史学术语的革命的显著标识,是中国抗日战争史学学术话语体系的表达和学术话语权的体现。因此,要善于提炼标识性新概念,打造易于为国际社会所理解和接受的新概念、新范畴、新表述,引导国际学术界开展研究和讨论,对于“14年抗战”概念“循名则实”,把它的历史内容和精神实质,历史地位和作用,更加充实和明确起来。这是以我国14年抗战实践为研究起点,从我国改革开放发展的实践中,挖掘新材料,发现新问题,提出新观点,提炼出的标志性的学术新概念,从而实现了一次抗战史学的“术语的革命”。这对于构建具有自身特质的抗战史学学科体系、学术话语体系,形成无愧于时代的当代中国抗战史学学术思想和学术成果,至关重要。

  我们还需要推出并牵头组织研究项目,组织建立以中国为主体,包括日本、朝鲜半岛、俄国和亚欧美各国专家在内的“14年抗战”国际学术研究,使14年抗战研究走向国际,并尽快形成与中国在“14年抗战”中的地位和作用相称的国际化的学术体系和话语体系。

  建设14年抗战史的教材体系,是国家意志的体现。落实14年抗战概念,就要切实解决教材中“教什么”、“教给谁”、“怎么教”的问题。这既是向全国大中小学学生也是向全中华民族提出了重新认识14年抗战的历史任务,也特别对中国近代史学界提出了重新评价和深入研究14年抗战史的重要任务。

  我国众多的近代史学工作者已经做了大量研究,出了大批成果,但至今在西方中心论的叙事中,“二战”仍是一场以美国、苏联和英国为主的同盟国抗击纳粹德国和军国主义日本的世界性战争,而中国为战争胜利付出的惨重代价及在战争全局中担负的重大责任却失去了应有的位置。虽然随着中国的崛起,对中国抗日战争的评价开始进入国际视野。但也还只是开始。我们还应当继续努力向世界讲好中国14年抗战的故事。

  术语的革命

  我们向世界讲好中国“14年抗战”的故事

  回味反思14年抗战,要彻底摆脱历史悲情的阴影,从中挖掘走向胜利、走向大国的阳刚之气,铸就新的大国情怀。我们还应考虑到“社会上一度出现歪曲历史、消解崇高的不良创作倾向”。由于对革命历史不了解或了解不深,当然提起历史革命题材,有的人概念模糊,个别人甚至认为历史多是虚构的,怀疑当年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的真实性,表现出历史虚无主义的倾向。更有甚者,近些年一些文艺作品,恶搞红色经典、英雄人物与历史名人,消解经典的意义,混淆历史的概念。因此,我们研究抗战文化,迫切需要呼吁更多正心、诚意、客观、深入地书写14年抗战的历史影视作品和相关历史题材的文学艺术作品。

  抗战史学,面对中国走向世界中央的历史性变革,应该及时作出时代需要的历史回应。14年抗战概念形成的过程,即对14年抗战的认识过程,是从感性认识到理性认识的过程。第一步,经历过14年抗战实践的中国军民从自己的亲身体验中认识了14年抗战的伟大实践,而未曾亲历过14年抗战实践的后人(史学工作者)却是从接触14年抗战的史料中,认识了解14年抗战的伟大实践的,这都属于感性认识的阶段。第二步,是综合感觉的材料,即大量真实准确的事实或真实可信的史料加以系统整理、编选、提炼,形成概念,并运用概念,进行判断和推理,这即属于理性认识的阶段。这两个认识阶段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都离不开14年抗战的伟大实践。

  回击历史虚无主义

  挖掘走向胜利、走向大国的阳刚之气,铸就新的大国情怀

  “14年抗战”的内涵,包括中国军民进行的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在内的概念。它具有以下特点:

  第一,在14年抗战中,中国开始时间最早:1931年9月18日。中国时间持续最长:是14年。而美国从1941年12月7日,罗斯福总统签署对日宣战书到日本签订投降书,是4年。1939年9月,希特勒纳粹德军125万人进攻波兰,9月3日英法同德国宣战;丘吉尔5月10日当选英国首相到日本签订投降书,是6年。法国维西政府于1940年6月22日投降。6月18日,戴高乐呼吁继续战斗到日本签订投降书,是5年。苏联从1941年6月22日开始进行卫国战争,到日本签订投降书,是4年半。

  第二,在14年抗战中国付出的人力、物力、生命代价最大,牺牲了3500万人。中国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东方主战场。中国共产党是中国抗日战争的中流砥柱。

  如何让14年抗战史成为教科书和清醒剂?

  最好的办法、最好的回应是让14年抗战史活起来。

  落实14年抗战概念,首先,就要对14年抗战进行贯通、统一的研究,这就意味着要对这段历史研究和书写方法进行革命性的变革。内容上,围绕一百多年来的反帝反封建主题和目前为实现两个百年目标的中国梦,来阐明中国14年抗战历史的主题;思想上,继承发扬我国传统人文学术思想,来构建中国14年抗战历史的科学体系;表现形式上,运用新媒体的传播形式,来开展中国14年抗战历史的科普教育等等。

  总之,让14年抗战历史的文物摆在玻璃橱窗里供人瞻仰、参观,是历来采用的重要方法。但还需要设法让历史人物、历史事件,在特定的时间和地点生动地活起来,活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

  第二,还得解决一个如何让14年抗战贯通和统一起来进行研究的问题。之所以要“贯通”就是因为其中有“断点”。把九一八抗战同七七抗战两个源头打通,过去没打通。前6年抗战与后8年抗战,是14年抗战整体的两个不同阶段,强调贯通、统一研究是对14年抗战史在认识上的一次升华,也开辟了多视角研究的新途径。

  我们可以把东北三省统称为“东北抗战学术区域”,因为这一区域有足够多的问题和足够庞大的学术价值,能够吸引海内外学者登堂入室,孜孜以求,逐渐形成一个极具影响力的学术区域。如何彰显东北14年抗战的区域特性、区域特色,也是14年抗战史的最为重要的任务。抗联史实现了这一目标,对该区域位于中国东北的环境特殊,民族特殊,东北走在了全国现代化前列。日本的侵略,破坏了这一进程。除特性之外,它还为中国抗战的共性作出了解释,并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整体史的解释作出了努力。

  沈阳日报、沈阳网记者王远/文

  王雁/摄

  东北抗战学术区域

  要让抗战历史在特定时间和地点生动地活起来

编辑: 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