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文化频道 > 首页 > 非遗文化 正文
朽木亦可雕
http://www.syd.com.cn   来源: 凤凰网  2017-04-17 10:46
分享到:
更多

  华龙网4月16日6时30分讯(通讯员蒋婧)人们常说朽木不可雕也,但在艺术家的手中,朽木不仅可以雕,而且还可以成为一件艺术品。在日前公布的重庆市渝北区第五批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目录中,就有一项叫“朽木虫雕烙画”的项目走进了大众的视线,这朽木还能作画?带着这样的疑问,近日,笔者找到了项目申报者、朽木雕烙工艺大师秦仕文,听他讲述与“朽木”邂逅的故事。

  一眼一朽木一画一世界

  “想要完成一幅朽木虫雕烙画,必须要有扎实的美术功底。”秦仕文告诉笔者,他从七八岁起,就喜欢上了画画,并一直自学美术,后来还通过朋友介绍,在著名近代国画画家汪国清那里学习了一段时间。

  80年代,刚参加工作不久的秦仕文始终放不下自己的艺术追求,一有空闲时间就辗转全国各地采风作画。在河南采风的时候,他无意间在一个美术爱好者家里看到了一幅朽木虫雕烙画。“我看到那幅画之后就被这种传统的工艺吸引了,从那之后,我就开始一心研习朽木虫雕烫烙工艺。”秦仕文说道。

  精美的艺术品往往是看着容易,做着难。“能够作画的朽木不是一般的烂木头,而是老建筑的横梁、柱梁,经过几百年的虫蛀和时光的雕刻,形成了独特的色泽和纹路,而想要把这样一块普通人眼中的‘烂木头’变成一件艺术品,需要一系列复杂的过程。”秦仕文介绍,制作朽木虫雕,要经过选料、锯割、切片、消毒、烫烙、修边、压制、粘贴、镶拼、着色、上漆、上框等工序,并且,要想做好一件完美的朽木虫雕烙画,制作者必须得学会“解读”朽木上的蛀纹,以蛀孔为基础,根据蛀孔大小、深浅、长度、形状、疏密进行排布,取势绘画,将那些原本看似不规则的蛀纹、被腐蚀后的线条,化作高山流水、奇石怪林、雾海云烟。

朽木雕烙工艺大师秦仕文。

  寻料路艰辛可遇不可求

  一块块平常无奇的朽木,在秦仕文的一双巧手下,如同被施了神奇的魔法,焕发出新的光彩,活灵活现的鸟兽、层峦叠嶂的奇山、乘风破浪的船只……只要朽木摆在秦仕文的面前,他的灵感就源源不断。

  “在朽木虫雕烫烙工艺中,最难的一个工序就是选料。”秦仕文感叹道,有的时候,为了寻找一块适合作画的朽木,他常常需要到农村去搜寻很久,“最久的一次是花了快两个月的时间才找到一块。”秦仕文坦言,想要找到一块如意的朽木,必须要到农村去找刚刚拆掉的老房子,刚刚拆下来的木头保留了最好的纹路和色泽。因此,对于秦仕文来说,朽木往往是可遇而不可求。“有时候以为自己找到了,辛辛苦苦运回家才发现找了一块没有任何价值的木头。”他告诉笔者,曾有一次他与徒弟一起到农村找朽木,发现一块外表有许多蛀孔、大约七十多斤重的朽木,二人好不容易将木料运回家,锯割之后才发现是一块实心木,不能作画。虽然心里很失落,但秦仕文和徒弟还是再次返回农村重新选料,换了几个选料点,往返了四次,最终才找到了一块比较完美的朽木。

  在经过消毒、蒸煮之后的朽木上,秦仕文用化腐朽为神奇的手艺将一幅幅山城风光、迷人意境刻于其上,站在他的作品面前,总有一种身临其境的震撼感。

秦仕文作品。

  传统好技艺老翁望传承

  在钻研朽木虫雕烫烙工艺的几十年间,秦仕文常常沉迷于创作中无法自拔,以至于时常忘记吃饭和休息。付出总是有回报的,几十年间,《三峡神韵》《忠县石宝寨》《瞿塘峡》等三百多幅优秀作品在秦仕文一雕一刻间诞生,并流传到全国各地。这些画留给秦仕文的却是手中密密麻麻的老茧和伤痕。

  “我岁数大了,还有一些慢性病,但我热爱这项事业,只要自己还能动,我就会继续做下去。”秦仕文告诉笔者,尽管现在身体大不如前,但他的思维依然清晰,随时可以根据蛀纹构图。“最有成就感的一件事情,就是创新改良了这项传统工艺,让画能够保持得更久。”在传承朽木虫雕烙画的过程中,秦仕文多次改良制作工艺,最终加入了一道新的工序——烫烙,他将绘在朽木上的画进行烫烙,画作便永久印在了木料上。“烫烙后的画就算过去几百年都不会消失。”秦仕文自信地说道。

  功夫不负有心人。2015年,秦仕文被重庆市工艺美术大师评审工作委员会评为第四届重庆市工艺美术优秀专业技术人员。不仅如此,他还创建了巴人雕塑工作室,积极为一些酷爱工艺美术和朽木雕烙工艺的年轻人提供学习和锻炼的平台,“朽木虫雕烫烙工艺是咱们中国的传统文化技艺,可知晓率却不高,愿意去学的人也不多。”秦仕文说,“我现在就希望我的徒弟把这项工艺学精、学透,再传授给其他的年轻人,让这门技艺得到更好的传承!”

 

编辑: 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