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文化频道 > 沈水书吧 > 原创空间 正文
依然默默地流淌和滋润
http://www.syd.com.cn   来源: 沈阳日报  2017-04-05 09:12
分享到:
更多

  □刘恩波

  历史是一条河,人生岁月在其中流淌,稍纵即逝。以致美国前总统尼克松曾经以这样的角度看待和理解人生,他说,活着从本质上看不是经过了多少时间,而是在这段岁月中你经历了怎样的生活。是的,高度浓缩的生命,有时候很短暂,但带给世界的印记却是持久悠长的。凡·高的生命终结于37岁那年,鲁迅也只活了55岁。当然活得长,也不意味着必然的浪费和虚度,像巴金,像杨绛,像本文的主角沈从文,就都是长久而精彩的典范。他们给予中国文化的影响,如同根茎深深的老树,枝繁叶茂,历久弥新。

  在我眼里,沈从文笔下小说中的湘西,如同隔世的传奇,那远去的欸乃橹声,那缤纷多彩的人物剪影,那古典中国的烂漫时光,那男男女女的纵情的言谈欢笑,苦辣酸甜,都风情画一样牵扯着我们内心最深处的怅惘和感怀。而读《从文家书》,你就像是从湘西古镇的某个院落里走出来,享受到水色山光的款款情致。又如同沉浸于绵绵细雨的暮色四合的昏暗中的小巷,好在那不远处有一盏灯为你亮着。

  从1931到1961,整整三十年的光阴,我们在从文的家书里,得以领略到那个“为而不有,质实素朴,对万物百汇充满感情”的人带给心灵的寻觅、问候和暖玉般的触摸。

  家书是写给亲人的信,那里面绝少矫饰和装腔,身心最实在处的流露,自然有一段情趣在,有一种会心的默契在。

  从文家书早期风格是抒情,明媚,坦荡,而且优雅。

  “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这是沈先生写给妻子张兆和的信,那时他们刚刚认识,刚刚发生恋情——当然是沈从文的单恋和一厢情愿,所以,他文字间的表达,充满了诗意的追求和向往。

  到了《湘行书简》的年月,作者已经远别新婚妻子,在返乡途中给她写信,遂留下了一段段难得的旅途见闻和心意写真。“山头夕阳极感动我。水底各色圆石也极感动我,我心中似乎毫无什么渣滓,透明烛照,对河水,对夕阳,对拉船人同船,皆那么爱着,十分温暖地爱着。我们平时不是读历史吗?一本历史书除了告我们些另一时代最笨的人相斫相杀以外有些什么?但真的历史却是一条河。从那日夜长流千古不变的水里石头和砂子,腐了的草木,破烂的船板,使我触着平时我们所疏忽了若干年代若干人类的哀乐!”

  这就是沈从文的心思意趣,在他那里,历史不应该是野蛮杀戮的记忆,而是生命意识和自然情怀的印证与叠合,是单纯的爱和美的交融共生——他对山光水色有着超乎寻常的敏感和贴靠,对石滩上的拉船人担负自己命运的耐力和自信表达了由衷的欣赏,他说,“这些人不需我们来可怜,我们应当来尊敬来爱……”

  是的,沈先生对普通人没有高高在上的感觉,他跟他们平起平坐,打成一片,充满温煦和体谅,在其家书中,也流露出一种不自觉的敬仰、首肯和信任。

  这是原生态的人文主义情怀,未经污染的纯真的朴素和天籁。即便后来经历了国难战乱,遭遇了个人命运的起伏辗转,从文的一颗诗心爱心侠骨柔肠,都始终是痴情不改,虽九死而其犹未悔。他是个对花花草草,对小孩和阳光,小鸟及雨滴都充满了美丽期许和渴望的大孩子。一切都只因为他实在是个“有情”的人。在一封写给妻子和两个儿子的家书里,沈先生说,“中国历史一部分,属于情绪一部分的发展史。”与“有情”相对的是“事功”。他举例说,“管晏为事功,屈贾则为有情”。晏婴管仲,是政客,能人,治理国家,有功。屈原贾谊,愤世嫉俗,用骚人的才情丰润了历史的冷漠和严酷。

  千载悠悠,人对命运的感慨和浩叹,其实是寄寓了当下个体的心怀的。沈从文本人也像他的精神先辈们一样,挥洒着诗意的情怀,从而活出了“真我”,实属难得。

  历史是一条河,每个人的人生都丰富了这条河的颜色。

  可以说,沈从文家书的别致就在于,无论命运的船把他载到哪里,他都会尽心尽力地用自己的一份纯净、朴实和真诚,守望住那心灵的乡土。

编辑: 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