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文化频道 > 沈水书吧 > 我评作品 正文
经济学焉能沉浸在假想世界
http://www.syd.com.cn   来源: 和讯网  2017-03-30 10:01
分享到:
更多

  《罗纳德·科斯传》(美)斯蒂文·G·米德玛著罗君丽、朱翔宇、程晨译罗卫东校浙江大学出版社2016年12月出版

  ⊙毛志辉

  在我国,很少有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像罗纳德·科斯那样具有如此广泛深远的影响力。他一生未曾踏足这片土地,但却在这里有着众多拥趸。他的经济学理论与中国改革开放实践,或紧密结合融为一体,或有效关联相互印证。

  由美国经济思想史家斯蒂文·G·米德玛所著的这部传记,可说是迄今最全面客观研究科斯生平和思想的作品。不仅重点分析了科斯最主要的学术贡献,如关于企业、交易成本、社会成本、边际成本定价、灯塔等,还广泛涉猎科斯在漫长学术生涯中的生活和工作细节。

  以交易成本概念为核心的经济理论创新,是科斯深刻影响经济学界的主要贡献,并以此为基础开创了新制度经济学派和法与经济学学科。米德玛按科斯经济学思想发展的时间顺序,依次以“企业的性质”、“定价、会计与成本”、“社会成本”、“政府与市场”等设置章节,分专题讨论了科斯在学术理论上的非凡造诣,历数科斯在不同阶段的思想转型与学术探索,并尝试捕捉那些伟大思想喷薄而出的瞬间。

  米德玛发现,科斯“企业的性质”一文发表于1937年,但在他1932年10月10日寄给福勒的信中,就已涉及了有关“企业的性质”这个主题的核心要素,当时科斯才21岁,现代经济学家们在这样的年纪都还在苦学本科课程。科斯从第一次听到弗里德曼的方法论时,就不同意他的观点,然而无论科斯提出什么论点,弗氏都能给出更有力的反驳,直到科斯遇到了科学史家托马斯·库恩,受其启发,才“终于清楚了为什么不喜欢弗里德曼的方法论立场”。

  书中提及的一个细节,大概可视作科斯走向经济学大师之路的重要转折。1960年,科斯在阿伦·迪莱克特家中与弗里德曼、乔治·施蒂格勒等经济学家聚会,探讨“联邦通讯委员会”。当晚他们投了票,有20票支持庇古传统,而科斯只有1票。弗里德曼从各个角度攻击科斯,然而,在最后弗里德曼却放过科斯转而攻击其他人。等到聚会结束时,科斯获得了21票。施蒂格勒将那晚称作“自己生命中最激动人心的智识事件之一”;迪莱克特则请求科斯整理出他的观点,这就有了旷世名篇《社会成本问题》。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科斯都被认为是位撞到交易成本这个具有开创性概念的幸运学者;在很多人看来,科斯毕生主要的成就似乎也只有两篇半文章——《企业的性质》、《社会成本问题》和《联邦通讯委员会》。如不深入了解科斯的治学经历,也就难以全面认识他的学术贡献,难以认识他坚持研究真实世界的方法论思想的独特性和合理性及其宝贵价值。

  作为一位基本没有受过系统经济学方法论训练的学者,科斯经济学职业生涯的起点是应用经济学。他对经济学高深理论可说毫无兴趣,但他又深具英国传统知识分子的哲学气质,始终都在关注并深入思考经济学中最接近哲学的经济学方法论问题。他将新古典理论对政府角色认知存在的缺陷归咎于庇古传统;他坚持经济理论要以真实为基础的信念,理论当以理解实际运行的经济系统为目的。他对经济学中数理与量化分析的态度,或许在他的方法论中最具代表性。

  20世纪50年代以来,经济学最典型的特征之一就是日益坚定地采用复杂的数量工具,1969年设立诺贝尔经济学奖以来的大部分获奖者,都是凭借发展或使用数理或量化分析的研究成果而获此殊荣。然而,科斯却是个例外,他的著作中完全没有数理形式化,也没有量化分析。米德玛甚至断言,如果没有对数学的厌恶,经济学世界里就不会有科斯。

  科斯是经济学领域中依靠“以对经验的共鸣的理解为依据的自觉”(爱因斯坦语)提出问题并解决问题的典范。他把经济学视为对人的研究和对现实存在的经济系统的研究。科斯认为,“滥用”数学化,已使经济学丧失了真实主义而支持一个假设的世界,这些假设会剥夺理论解释现实的能力。科斯对用数学和量化方法来驱动经济学发展的拒斥,与奥地利学派多少有着异曲同工之处(他们最大的不同或许仅在于前者关注人的行为之结果,而后者关注人的行为过程)。时至今日,越来越多的经济学家也逐渐意识到,主流经济学理论和方法对很多问题都无能为力,或在应用这些理论或方法时,会产生各种误导性结果,而科斯所提倡的,则是构建能解释真实世界经济活动的理论。

  事实上,科斯留给世人最重要的遗产,或许不是世人皆知的“科斯定理”,不是关于企业、交易成本、社会成本等的研究,而恰恰是他倡导的研究方法和视角。科斯理论的关键在于:数学形式主义只应立足于已发展完备的概念库,而这个概念库必须构建于对真实世界的调查而非假设之上。他对英国邮政局、英国广播公司、红包贿赂和英国灯塔制度的历史性分析,在《联邦通讯委员会》和《社会成本问题》中潜心钻研的法律案例,对会计和成本核算的研究及在担任《法与经济学期刊》编辑时热切鼓励其他人从事类似研究,都为学人确立了一条能加强对理论模型基础的理解,并远离“充斥于经济学期刊的那种对假想世界所进行的分析”的研究方法。

  可以说,在继承古典经济学经验主义传统基础上,科斯开辟了经济学思维方式和思想范式的新局面。他的经济学理论被介绍到我国后,为我国经济体制改革提供了借鉴。中国在改革实践中走出来的路子,诸如发挥价值机制配置资源的基础功能、确立市场经济的法律秩序、给企业和企业家协调更大的舞台等等,都能在科斯提供的分析框架里得到简洁有力的解释。

  科斯在诺贝尔奖获奖演说中说:“我不曾在高深的理论中有所创新。我对经济学的贡献是促使我们的分析将经济体系的特征包容进来……这些特征是如此显然,以致很容易被忽略掉。”如其所言,终其一生科斯都在观察和思考那些容易被忽略的东西。而阅读这部《罗纳德·科斯传》,最让我们感动的,不止他为经济学研究引入了一种和经典路径不同的思考方式——他用贯穿生命的思考提醒我们,解决经济问题,一定还有很多比经济方法更优的方法。

编辑: 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