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文化频道 > 沈水书吧 > 网络红文 正文
观鸟
http://www.syd.com.cn   来源: 沈阳日报  2017-03-27 10:06
分享到:
更多

  □余毛毛

  我想大地河流、山川草木、游鱼飞鸟们的生活总是固定的,它们不像人这样变来变去,捉摸不定,它们有着不变的跟永恒同步的气质,而我趋向于它们,也许这是具备永恒气质的惟一路径。

  如果说我有什么与众不同,那就是我看鸟的时候有三种视角:俯视、平视与仰视。我住在长江边一幢30层高楼的顶层,楼房总有百把米高吧,开发商送了我个40平方米的露台,我将其中的14平方米盖了间书房,剩下的26平方米我铺上防腐木,中间放了张旧桌子。天气坏的时候,我就坐在书房的桌前发呆看书;天气好的时候,我就坐在露台的桌前发呆看书。高楼是城市东边的最后一幢住宅高楼,离主城区很远,楼下是一片菜地,再往前就是一道堤坝,堤坝下是一片荒凉的江滩,这儿其实有一种半荒野的气氛了。处在这样的一种气氛中,坐在露台上,我常有一种孤寂之感,仿佛与世隔绝。

  然而鸟们的到来打破了这孤寂。百米的高空中鸟儿其实是很少来的,城市里一般的雀子们飞不了这么高,但这儿却有能飞到高处的鸟。一天黄昏,我坐在桌前喝茶,栏杆上忽然来了一只黑白相间的修长的鸟,鸣叫着、蹦跳着,视我如无物,我们大概隔着4米远,我有点激动,动了一下,它一下子就飞了下去。我趴到栏杆上向下看,寻找它,它在下面的阳台的栏杆上伫立,然后迅速地往下飞去。它的到来提醒了我这儿可能是个良好的观鸟平台,我能看到其他人难以看到的东西。从那以后,在露台上除了发呆读书外,我也开始留意鸟。

  果然,也是一天的黄昏,我忽然感到一种异样,于是抬起头,我看到一只黑色的大鸟在我前方十几米远的地方盘旋,它是无声的,我这次学聪明了,一动不动地看着它。它只是偶尔扇动一下双翅,大部分时间里一动不动,就那么优美、矫健地在空中盘旋。它在天空的舞台上独自地表演着,我在地上的看台上独自地观看着,一人一鸟,这是多么难得的相遇,我在内心里第一次惊奇于鸟的飞翔,是什么样的一种本领能让它几乎平静地留在这高高的天空上啊!

  而有些鸟是需要仰视的。一天早晨,我忽然听到一阵与众不同的鸟鸣,苍凉的、嘶哑的、粗粝的,声波辽阔,有力地从高空纷撒下来。我抬头一看,看到了只在孩提时代看到过的景象,不用说,那就是“人”字形大雁群。江中间有个无人的约一公里长的沙洲,它们是从那儿动身到更南的地方去吧。我想起写《沙乡年鉴》的美国生态伦理之父奥尔多·利奥波德描述迁徙中的大雁的叫声,他说那是从天空撒下的野性的诗行。

  我搬到这个地方居住,已经开始感到对人世喧哗的厌倦,人世短暂的虚无感也时常侵扰着我,我一直在思考人该怎样突破自己有限的生命而获得一种天长地久感。这些让我俯视、平视和仰视的鸟似乎给了我启迪,我想大地河流、山川草木、游鱼飞鸟们的生活总是固定的,它们不像人这样变来变去,捉摸不定,它们有着不变的跟永恒同步的气质,而我趋向于它们,也许这是具备永恒气质的惟一路径。

编辑: 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