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文化频道 > 首页 > 盛京风情 正文
摄影家心中的雷锋
http://www.syd.com.cn   来源: 沈阳日报  2017-03-20 10:09
分享到:
更多

  沈阳军区首届共青团代表大会主席台上,特邀代表雷锋与沈阳军区政治部副主任李桂林少将(前排左一)亲切交谈。

  周军摄影

  “当我走进军旅拿起相机之时,不仅雷锋成了我道德的标杆和学习的榜样,而且为雷锋留下珍贵影像文化遗产的老一辈军旅摄影家也成了我心中的偶像,如董哲、周军、张峻、季增、张泽西、赵志华、吴加昌。作为拍摄雷锋摄影师的传人和后来者,我有责任精心保管、收集、整理前辈们留下的雷锋照片资料原作。这些照片温暖和激励了一代代中国人,是中华民族的文化史、艺术史、道德史和社会发展史。”

  这段话点出了线云强与雷锋的缘分。2017年3月1日,原沈阳军区政治部前进报社高级编辑、辽宁省摄影家协会主席线云强访谈雷锋照片拍摄的亲历者——原沈阳军区前进报社美术图片编辑82岁的李奎根老人。

  线云强:周军老师拍摄的雷锋这幅照片是中国家喻户晓的影像,是1998年入选国际权威艺术摄影组织“GAPA”评选的全球20世纪最有影响的百幅图片中的重要影像。今天,我带来封存在资料室里的百余幅雷锋原作资料照片,请您回忆一下雷锋照片真实的拍摄过程。

  李奎根:这是雷锋当兵以后第一幅公开发表的肖像。

  这张肖像的拍摄目的是反映东北战士。当时的社会背景就是,蒋介石叫嚣反攻大陆,部队大搞阶级教育,努力提升部队战斗力,提高战士觉悟。雷锋当兵还不到一年就成了忆苦思甜教育的典型。1960年冬天,他来军区参加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代表大会,(前进报社)社领导决定采访雷锋,让他写篇文章,说说当兵入伍的过程。头天晚上,周军找到雷锋,将编辑部意图告诉了雷锋。第二天,雷锋就如约来到了编辑部交稿。随后,周军叫我带着雷锋,给他照张像准备作封面用。他那篇文章由我配插图。

  这幅照片是在军区政治部的老院拍的。院子里的树主要是槐树,也有小松树,不太高。雷锋来开会的时候,只带了个背包,戴了一顶粘绒帽。而周军要塑造一个东北战士的形象,他从相机取景器里一看,觉得雷锋戴的那顶粘绒帽缺少代表性。但换戴了好几个同志的皮帽子,有大有小,都不合适。当时我有个皮帽子。我赶紧回到办公室取来,给雷锋戴上。开始没有放下帽耳,后来放下帽耳,一看正好,就准备拍照了。

  我打着反光板,拍照时是上午九点多钟。周军到哨兵那借来枪和子弹袋。枪管边上的眼是圆的,那个时候的冲锋枪有两种,一种是木把的,一种是铁把的,这个是铁把的。给雷锋拍照时,他就是一个忆苦思甜典型,还没太出名。

  线云强:为雷锋拍照的这些摄影前辈,怎么没有一张和雷锋的合影?

  李奎根:好多人都问,当时我们怎么不跟雷锋合张影呢!我告诉你,那时胶卷很珍贵,编辑部有要求,公家胶卷为自己照相是犯错误的。

  线云强:周军这张经典的雷锋肖像作品既有时代性又有艺术性,更重要的是充分表达了摄影师对雷锋主观刻画和形象塑造的态度。但前些年网上热炒雷锋的照片,说三道四。

  李奎根:因为雷锋照片上我这个“帽子”,很多人看到我就问:你说雷锋这个典型是真的还是假的?雷锋做好事不是不图名、不图利嘛,咋还带个记者?雷锋那照片拍的是真的吗?我都跟他们解释:雷锋这张照片是真的,是摄影师周军的艺术表达。他不是说雷锋是在做什么事,只是说雷锋是一个东北战士,体现的是一个战士的精神。雷锋是不是战士?他是战士!这个帽子不是他的,他是不是解放军?是解放军!他戴的那个皮帽子是不是解放军的帽子?是!这就是真的雷锋嘛!摄影艺术是可以按照摄影师的主观态度通过相机镜头表达的,而周军拍的这个片子恰到好处,有人说三道四实在不应该。

  线云强:周军拍了这幅家喻户晓的经典影像,可很少有人知道周军。

  李奎根:周军上过抗美援朝战场,最早在文工团搞舞美,也画画,主要画布景。回国后在40军搞报道,他比我早调到军区工作一年。他每次出去采访都带着我,因为我俩业务上相通。他人聪明,字写得漂亮,生活也简朴。就那一部旧相机,还有一部135的“徕卡”,都是从抗美援朝战场上缴获的。他不抽烟,但有一个小烟盒,装上纸片随身带着记资料,留下了大量的资料卡片。我们下部队,吃饭都很简单,没有食堂就买点吃,从不干扰别人。那时候最奢侈的就是坐火车,其他时候都是走路,非常艰苦,摄影器材也很简单,开始是灯泡,后来才有闪光灯和反光板。我出去就背着一个反光板,充当摄影助理。他不仅拍雷锋,还拍了很多民兵方面的模范人物。对了,《民兵之友》杂志上刊发的黄继光妈妈的照片都是周军拍的。

  他父亲是国民党当政时期的县长,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在授衔时他没授上,住房一直是旧房子。后来在报社领导建议下,组织给他授了衔。他在报社表现非常积极,各项工作都是争着干。“文革”后,他转业了。

  线云强:周军是我敬重的军区摄影前辈之一。1993年我刚调到军区工作时,负责组织摄影大赛,您帮我把周军请了回来,我们仨在新闻图像社门口留下了这张珍贵的照片。这么多年一看到雷锋这幅照片就想起周军前辈。昨天(2月28日)下午,我找到周军55岁的大儿子,辽宁电影制片厂做摄影工作的周庆红。他说:“我们做儿女的为老爸能够为雷锋留下这些珍贵摄影作品感到自豪,这是老爸传承给我们儿女的精神财富,老爸生前曾经说:‘本来拍雷锋就是我的工作,只要这些资料对社会有意义,哪个部门需要就拿去吧。’关于版权问题,这些年,经常有人找我和家人说这些事,我妈妈和我们姊妹仨统一了口径,按照爸爸的遗愿,给解放军画报社发了函,雷锋作品的版权捐给国家,归《解放军画报》所有。”周军拍摄的这张雷锋照片是传播量最大的吗?

  李奎根:1963年“雷锋班”命名时,全国所有报刊都发表过周军拍的这个片子。1998年,世界上有一个比较权威的艺术摄影组织,在全世界遴选20世纪最有影响的照片,其中中国有两幅,一幅是毛主席像,另一幅就是雷锋像,评选的理由是家喻户晓、人人皆知。毛主席的那幅是畅游长江的照片,雷锋的就是周军拍摄的这张。有位法国人来到沈阳,我给他介绍了一下,专门找了周军。当时,鲁迅美术学院的党委书记,延安时期的老艺术家张望利用这张照片创造了木刻作品,在所有报纸、刊物上发表,雷锋头像纪念章等都是按照这张照片做的。这张照片发表的时候,大家都不知道是周军照的,都以为是另外一个人照的。他说:“不管是谁照的,能登出来就是宣传雷锋,就是好事儿!”至今为止,我了解周军得的稿费总共就16元钱,是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雷锋画册》时,征得周军同意,在照片上叠加迎客松后刊发,给了他16元钱稿费。

  沈阳日报、沈阳网记者周贤忠整理

 

编辑: 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