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文化频道 > 首页 > 盛京风情 正文
重读唐朝人的边塞诗
我辽是怎样的一种存在
http://www.syd.com.cn   来源: 沈阳晚报  2017-03-20 10:09
分享到:
更多

  

  翻检古诗,按着“辽”字头或“沈”字头的关键词,可以发现一个挺有趣的现象:两汉、魏、晋、唐、明几朝的诗词里,有关我辽的一般都是边塞题材,而辽、金、元、清几代的诗词里,咱辽沈大地却是一派家园景象。

  唐朝诗人笔下,辽东、辽海、碣石都是边塞诗的标签。即使写闺怨,也多要与边塞的军情隔空互动一下。

  丹凤城的少妇惦念着白狼河畔的征人

  “唐三百”里,沈佺期的《古意呈补阙乔知之》《杂诗》提到了辽阳、辽西、辽海、辽东地方。

  其中《古意呈补阙乔知之》(又名《独不见》)云:“卢家小妇郁金堂,海燕双栖玳瑁梁。九月寒砧催木叶,十年征戍忆辽阳。白狼河北音书断,丹凤城南秋夜长。谁为含愁独不见,更教明月照流黄?”此诗温丽高古,流传极广,摇动古今人的虐心泪点,诗中辽阳指代边疆险远用兵之地,白狼河就是现在的大凌河。

  《杂诗》云:“闻道黄龙戍,频年不解兵。可怜闺里月,长在汉家营。少妇今春意,良人昨夜情。谁能将旗鼓,一为取龙城?”至于黄龙戍要塞的具体位置,有朝阳和开原西北两说。

  大概与沈佺期同时,金昌绪有一首《春怨》:“打起黄莺儿,莫教枝上啼。啼时惊妾梦,不得到辽西。”这首五绝神作写思夫少妇梦中正在辽西寻夫,却被窗前枝上的黄莺吵醒,因而迁怒于这多事的小鸟。《千家诗》也有这首,但题为《伊州歌》,署名盖嘉运。据考,盖嘉运是玄宗朝前期武将,他进奉朝廷的是曲子,金昌绪则是给《春怨》填词的。一首曲子可以有很多种歌词吗?可以!不信你去搜一搜《两只老虎》和《甩葱歌》的故事。

  好个辽东小妇一曲羌笛击中三军泪点

  盛唐边塞诗人中,李颀的诗歌阳刚雄浑,视野开阔,其《古意》云:“男儿事长征,少小幽燕客。赌胜马蹄下,由来轻七尺。杀人莫敢前,须如猬毛磔。黄云陇底白雪飞,未得报恩不能归。辽东小妇年十五,惯弹琵琶解歌舞。今为羌笛出塞声,使我三军泪如雨!”

  这首诗是唐代写辽东风情最得其味的。开笔大写意,勾勒出幽燕猛士的人生肖像,端的是杀气腾腾、满脸钢须,伤疤里都是故事。但镜头一转,黄云白雪之间,三军誓师之际,凭空飞来一位芳龄十五、能弹善舞的辽东小妇,军前一曲羌笛,打动了钢铁汉子心灵中柔软的地方,将士们顿时泪飞如雨……这辽东小妇是胡是汉?何以军前献曲?诗笔全不顾及,均以飞白手法展现,古人将好句迭出比拟天上风雨分飞、水下鱼龙百变,但都不比李颀此处引唐传奇笔法成篇的诗胆与手段。

  中原少侠与营州少年同样年华不同命

  与李颀同时的高适,在其代表作《燕歌行》中,极写一位骄纵的名将,率孤军出榆关(山海关)作战,在瀚海狼山之间鼓噪冒进,陷入死地,将士死伤惨重,诗末呼唤向历史上李牧那样体恤士卒的名将转世重出。此诗中的东北、榆关、狼山、碣石、蓟北的地域概念,写明了初唐平定辽东之后,契丹等异族旋即崛起,而边将骄纵轻敌,视人命如草芥,这是后来安史藩镇势力做大、反噬唐朝腹心的前奏。

  高适的《营州歌》写边地男性风情:“营州少年厌原野,孤裘蒙茸猎城下。虏酒千钟不醉人,胡儿十岁能骑马。”作《黄鹤楼》的崔颢还有《辽西作》云:“燕郊芳岁晚,残雪冻边城。四月春草合,辽阳春水生。”青青草滩,野花点点,下面是无边的泥泞,冻冻化化的水冒着无知的泡沫。这就是营州(今朝阳)、辽阳一带的边塞状况。

  其他唐诗里,写“发冲冠易水寒”的骆宾王,还有《送郑少府入辽共赋侠客远从戎》:“边烽警榆塞,侠客渡桑干。柳叶开银镝,桃花照玉鞍。”美好的天空下,得意的少侠花团锦簇地到辽地建功立业去了,看着他越走越远,最后成了一个风中的黑点,刚才送别宴席上的人相视一笑。

  王建的《远征归》有句:“万里发辽阳,处处问家乡。回车不淹辙,雨雪满衣裳。”饱经风霜,见惯生死洗礼,当年的得意少年,今番回乡,只剩了一具枯槁麻木的躯壳……

  下回,咱再说说辽金元诗人笔下的北国大地风光。(韩扑)

编辑: 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