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文化频道 > 首页 > 盛京风情 正文
马城子:从家园到墓园
http://www.syd.com.cn   来源: 沈阳日报  2017-03-15 10:02
分享到:
更多

  □莫永甫

  青铜文明是一个时代的门槛。从300万年前走来的人类跨过了这道门槛,才算告别了原始和蒙昧。辽东地区在很长的时间内存在青铜时代的空缺,是太子河的馈赠填补了这一缺环。

  主任记者,供职本溪日报社。地域文化学者。辽宁省作协会员,省散文学会常务理事、副秘书长。本溪社会科学学科带头人。著有本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史学专著——《这片云曾是我们的天》上下册及《本溪记忆》等专著,两次获得本溪市政府成果一等奖。多篇文章发表于《读者》《人民政协报》《纵横》《辽宁日报》《鸭绿江》《沈阳日报》《辽沈晚报》等刊物。策划了“中国‘第一铁’”、“太子河寻踪”等大型报道。

  相关链接

  马城子文化的发掘状况

  调查洞穴50余座,发掘马城子文化的洞穴墓地12处,墓葬210座。已发表的洞穴墓地7处,墓葬145座。出土随葬品2302件。发掘与洞穴墓葬同时代或时代相近的遗址5处。发掘房址12座、灰坑数十座、石墙等遗址。遗址的发掘材料,使马城子文化的内涵更加充实和完善,使这一文化的村落布局、房屋结构、生态环境、生产工具和生活器皿,更加具体地呈现出来。

  太子河分南北两源,南源在本溪市境,北源在新宾县境。两源汇合处在本溪满族自治县的马城子。

  2016年的寒冬时节,记者与马城子人武明胜站在两源汇合处。

  武明胜是个对故乡痴迷的人。虽然在县城工作,但多年来一直对马城子进行着研究,并撰写了具有乡土味道的《马城子》一书。采访马城子,武明胜就是个绝佳的向导。

  站在太子河南北两源的汇合处,水面被冰雪覆盖。

  马城子在哪?

  已被太子河淹没了。

  武明胜指指脚下的冰河。

  若不是武明胜的指点,问者不知道明代于1546年修筑的边关城堡马城子就这样静静躺在冰河下面。

  马城子的洞穴呢?

  武明胜的手指向河对面的断崖。

  断崖中,洞穴犹如深邃的目光与观看它的人在互相打量着。

  慢慢地,洞穴变成了深邃的隧道,向古老的夏商时代、黄帝时代延伸开去。

  一种独特的文化类型问世

  1983年6月,这一带正在铺修公路。修路,大量的土石方就是必须的材料。村民到山洞取土,可铁锹下去,翻出来的竟然是尸骨和一些陶片。无意间,一个消失了的民族就这样被惊醒了。

  5000年前,处于新石器时代的先民来到洞穴居住和生活,一住千年,各种生存技术获得长足发展,特别是破天荒地学会了建房技术,生存由此开始了更加独立于自然的进程,他们离开居住千年的洞穴,在临水的台面开始了建房居住的新旅程。

  在2000多年的文明进程中,除建房技术的发展外,磨制石器的技术更臻完美,制陶技术不断进步,织布技术日渐发展,驯养业、种植业、捕鱼业都在逐渐专业化。就连安葬的方式也在发生着变化。

  过去居住的洞穴成了部落的公共墓地,墓地的区位有了重要和次要的差别,有了石棺墓的雏形,有了殉葬物件的配套规矩。

  独特的工具,独特的生活方式,独特的丧葬方式,组合叠加,当然就是独特的文化。

  专家们给这种文化命名:马城子文化。

  霎时,本溪的文化亮丽起来。

  从手捏直筒罐看先民的生活追求

  马城子文化掀开了幕布。

  1983年8月,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本溪市博物馆、本溪满族自治县文物管理所的专业人员组成考古发掘队。领队是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的研究员李恭笃和他妻子高美璇。这一对考古夫妻,对辽宁省考古事业的发展贡献良多,对本溪马城子文化的贡献更是首屈一指。

  发掘从马城子断崖的A、B洞开始。

  地层关系是考古工作的重要内容,有了清晰的地层才能定位考古文化的年代。马城子文化保留了较完整的地层。最上面一层是近现代文化层,有一些日伪时期铁匠炉留下的炉渣,日本侵略者为修筑本溪到通化的铁路,曾在这里设立铁匠炉。第二层是墓葬层,保留了青铜时期带有家族特征的墓葬。

  李恭笃对本溪的考古很熟悉。本溪1979年就对山城子B洞进行发掘,掘露出洞穴墓葬11座。1982年,山城子C洞掘露出洞穴墓葬12座。眼前的发掘中,李恭笃似乎又看到了相同的文化意涵。

  一个欣喜刚来,另一个欣喜又到。

  第三层是细腻的浅灰色土层,保留有文化遗物,还发现了房址。第三层文化层和第二层的叠压关系,清晰地表明了文化的递进关系。后来经考古技术测得,下层是新石器时代晚期文化,上层是青铜时代早期文化层。

  下层的新石器文化层是先民们居住生活的地方,出土了各种生产工具57件,其中有打制石器6件、磨制石器13件、陶石网坠30件、骨器4件、石料3件、骨料1件。生活工具都是陶器。

  更让考古队欣喜的是发现了一座圆形洞穴居住址,直径有4.9至5米,屋子中央偏东的地方有一处用5块自然石砌筑而成的生活用灶,灶的南边有件直筒罐。灶的四周还散落着榛子壳、核桃皮、鱼骨、野猪牙等生活垃圾。

  洞穴中房屋的发现,还原了当时的生活场景。出土的直筒罐陶器,是手工捏制的,是新石器时代的特有器形,一个时代划分的标志。直筒罐对于这些先民来说,是生活文明的一次大进步。长期以来只能用火烤食食物,只能用手捧食食物的习惯被改变了。

  陶器在中国出现于新石器时代早期,大约在距今15000年左右。中国的专家在最早出土陶器的桂林开展模拟先民手工制作陶器的考古实验。他们将天然泥土与砸碎的石英石颗粒按特定比例配合,加适量水充分揉练形成具有一定粘结力及抗裂性的坯料,用其捏塑而成半圆头盔型,数日晾干后,开始用于烧煮田螺等食物,田螺煮熟都不开裂。

  追求更好生活方式的动力推动马城子先民发明了陶器,也推动着他们在改进陶器制作技术上的不断前进。

  在中国文明的进程中,这一幕在各处都上演着。如仰韶文化、半坡文化、大汶口文化、龙山文化,不过,这些文化类型的进步速度比马城子快。大汶口文化的历史是4600年至6100年,开始时也是手工制作陶器,单一,但进步很快,不但器形丰富多彩,图案也是丰富多彩,还出现了黑陶、灰陶等陶器精品。而本溪马城子即使到了青铜时期,仍没有陶器精品的产生。究其原因,大汶口文化有更多的交流,而马城子则缺少这种交流。

  马城子文化发掘之后,本溪又在北甸、张家堡发现了新石器时代的文化遗存。与此相同的遗物,南甸近边寺、泉水三官阁九洞沟、水洞等洞穴中均发现过。

  遥想5000年前,本溪很多洞穴中,广泛分布着貘族的先民,他们在太子河捕鱼的身影,他们燃烧在洞穴里的炊烟,温暖着辽东这片土地,推动着这片土地上的文明进程。

  铜器挽着马城子人与夏王朝同行

  中国有两种独特的墓葬形式:南有悬棺,北有石棺。北方的石棺墓葬形式发源于本溪的马城子。

  时间的车轮从5000年前碾到了4000前年,马城子先民的生活发生了颠倒性的变化:本来是家园的洞穴变成了墓园。

  貘民族,曾是树穴墓葬的民族。即将大树掏空作为墓穴,去世的亲人经火焚后捡骨葬在树穴中。

  自从洞穴搬迁到台地居住后,洞穴在他们眼中成了树穴的变种,况且祖辈生活过的地方更是多了一份熟悉的亲切。

  马城子A洞,有墓葬29座。埋葬方式令专家们感到很奇特。大多数墓葬都是经火烧后捡骨重葬的,这叫捡骨葬,有的是原地火葬的,少部分是未经火焚的仰身直肢葬。

  看似很奇怪的捡骨葬和火葬,想一想他们之前在树穴葬中也要火焚的习俗,就找到了变化的路径。

  发掘中,一个奇怪的墓葬方式出现在考古队员的眼前:在编号M12的墓穴中,用石块砌筑成了不规则的石棺;A洞的M9墓穴,仅在墓底铺放了石板;B洞中,发现有在头下垫有石块的,有在四角各放有大型石块的,有用长石条砌筑石棺的。

  石棺墓,在辽东山区别的地方都发现过,是一种成熟的墓葬文化,多年来,很多人都在追寻这种文化的演变源流。马城子的葬式,为这种追寻给出了答案。

  出土的随葬品反映了那个时期技术的进步。马城子B洞上层14座墓,均有随葬品,多者15至16件,少的2至5件不等。

  随葬品的放置有规制,陶器多放在头和脚的两边或身体一侧,而且有组合关系,一般以壶、罐、钵为主。石器则放在腰间,而且刃部向外。男性墓普遍随葬有1至3件石器,女性墓多随葬有1至2件纺轮。男耕女织的社会分工表现在随葬品的种类上。

  发掘还发现,有将近1/2的墓采用猪骨随葬,主要以猪的下颌骨为主,有的用猪肩胛骨和肱骨,也还有用鹿下颌骨、鹿掌骨、鸡骨随葬的,作为一种习俗的随葬品,说明当时的家庭驯养已成为普遍。

  这时期的磨制石器数量在减少,但技术含量明显提高,制作向精美不断发展。

  大型石斧及石铲长达30厘米,宽10厘米,制作得又平展又轻薄,而且刃口非常锋利。其中石斧具有不同的用途,有斜刃、直刃、弧刃;石刀有单刃面和双刃面的区别;石锛、石凿在墓葬中经常成组随葬,有长短、宽窄等不同规格。这些特征表明,马城子人早已结束了一器多用的时代。

  用于战争的武器无处不在。马城子遗址不仅出土了石刀、石簇、骨簇等武器,而且还发现当年血腥战争的生动实例。

  一个年纪50岁左右的妇女遗骨,右股骨中段部位有一石簇,明显是射入的,而且将肌体穿透。此外,上腹右侧还有两枚石簇。按照当时马城子文化的习俗,石簇少见于女性墓葬,由此专家推测这个女性是直接死于战争。

  这样的场景在发掘时并不是孤例,还有一个近60岁的男子,腰间脊椎处被一颗石簇穿透。同时,他的右臂旁边随葬有21枚凹底的石簇,与敌方石簇有明显区别。

  50岁的女性和60岁的男性,在4000年前已是白发苍颜,最易受到战争的伤害。

  青铜时代典型的铜器也开始出现。张家堡A洞出土了环形铜饰2件、铜耳饰1件、圆形铜饰2件、长方形铜饰1件。面对这些铜饰件,你很难说清是自己生产的还是与外界交流得来的。

  研究人类文明进程的专家说,文明的发展都很脆弱,开始的文明都诞生在相对封闭的地理单元,封闭的地理环境保障这文明缓步地前进。

  马城子,也是一个相对封闭的地理单元,隔辽河虽有夏家店的先民,辽河也有顺山屯的先民,但地理的幽隔减少了生存的威胁。马城子文化得以在封闭中发展。

  比较之下,马城子的技术发展确实是落在了时代后面,但属于他们自己的优势正在显现。比如他们制作的弓箭,被指称为貘弓,被中原人追求;他们制作的美味——烤猪肉被中原人称为貘灸,广受欢迎;他们为方便骑马而形成的服饰,也被中原的有识之士看好,“貘服骑射”与“胡服骑射”同样成为赵国军事改革的重要内容。

  在文明缓慢前行的脚步声中,5000年前的三皇五帝时代,太子河沿岸的貘民族,以洞穴为家,谱写着他们以筒形罐为特色的文明。4000年前,即以公元前2070年时建立的夏朝为标志的青铜文化时代,在洞穴中生活了1000多年的貘民族走出洞穴开始建房居住,把原来居住生活的洞穴变成了墓园,开始了以洞穴墓葬为特色的历史,并延续了千年,直到西周。

  影响力正在形成之际,被称为貘族的马城子先民,突然在西周时期失踪,留下一个谜一样的背影给后人。

编辑: 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