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文化频道 > 首页 > 沈阳笔记 正文
1959年,“金陵三杰”之一在辽阳采风时创作了国画《山村新貌》,但此后几乎未见天日
柳子谷巨作遭雪藏
http://www.syd.com.cn   来源: 沈阳晚报  2017-03-13 10:04
分享到:
更多

  柳咏絮老人经常拿出打印的《山》浏览

  

  生命进入暮年,但是81岁老人柳咏絮的爱国梦想却没有改变。几十年来,她一直希望将已故父亲——我国著名画家柳子谷的作品《山村新貌》捐献给国家。捐画一事引起了柳咏絮的几个兄妹的不满,柳咏絮成了被告。

  柳咏絮是沈阳师范大学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央文史馆书画院研究员。她为何坚持将“传家宝”捐出去?为何她的爱心之举反倒使她变成被告?近日,记者深入柳咏絮老人的生活,了解到一段带有传奇色彩的故事。

  A

  柳子谷留下“传家宝”

  柳子谷老先生是我国民国时期著名画家,曾与徐悲鸿、张书旗共享“金陵三杰”美誉。柳老尤擅画兰竹,也有“板桥第二”之称。

  柳老一生爱国,抗日时期任县长之时,变卖画作筹款募兵,支援湖南芷江机场的修建。1958年,柳老曾经在鞍山师范学院辽阳校区工作一段时间,做美术教师的他经常带领学生们到辽阳市核伙沟采风。

  柳老耗时近一年时间,7.5米长卷国画《山村新貌》完工了。《山村新貌》由五幅不同长度的画作组成,表现了七个主题的内容,描绘的是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新农村的新变化,分别描绘了农村的饲养场、敬老院、幼儿园、文化馆、俱乐部、农家院、农田整理等场景。反映了百年古村——梨庇村(现在叫梨庇峪)的风土、人情、建筑等原始村落的面貌。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作家冯其庸评价该作品时说,《山村新貌》是一件时代的杰作,至今未能见到有与它同样恢弘的作品,无论是中国画和油画,这样的作品作为一个时代的象征,应该是万世长存的。

  柳老有六个子女,惟有三女儿柳咏絮喜欢书画,上学、教书都是和书画有关。据柳咏絮介绍,父亲在辽阳工作期间,自己也在辽阳工作,父亲创作完《山村新貌》后就将画作交给她保管,至今快50年了,这幅巨作已经成了柳家的传家宝。

  B

  有人想捐,有人想卖

  八旬老人柳咏絮如她的兰竹画一样,清新淡雅。她瘦瘦的,但精神饱满,如她画作中的竹子,充满生命力。柳咏絮回忆父亲时说,童年时家庭几乎是在迁徙中度过的,从江西不断地搬家,最后定居沈阳。

  “语言不多,闲话很少,遇到同行却有说不完的话。”“徐悲鸿擅长画人物、张书旗擅长山水,我父亲擅长兰竹。他们三个人是好朋友,经常共同完成画作。”柳咏絮说,“父亲爱国、爱家乡,他生前已经将27米《抗美援朝战争》(与画家满健合作)长卷捐献给我国军事博物馆。这幅《山村新貌》具有很强的历史价值,是现实主义题材,父亲去世后我一直希望把它捐给国家。”

  记者了解到,2006年北京国家博物馆有意收藏此画,2015年上海中共一大纪念馆有意收藏此画,2017年江西省玉山县“柳子谷纪念馆”正式募集《山村新貌》,翘首仰盼国宝回归故乡。但是,虽然《山村新貌》一直归三女儿柳咏絮保管,画作的所有权却属于柳咏絮兄妹六人共同所有。

  1986年,柳子谷病逝。对于他的子女而言,如何保管以及处分该画是个很严肃的问题,为此他们在2000年到2008年这8年间,数次签订、修改了《保管合同》。

  在2008年9月签订的《保管合同》(第10稿)中提到:各方约定将《山》国画由柳咏絮代为保管。对于《山》,“捐”与“卖”两种出路应该同时对外联系,择优从之。尽量协商解决分歧,力求统一行动……决定《山》的处分。该《保管合同》还明确约定:为《山》寻求好的归宿,每3个月应该沟通一次……可在执行中制定补充合同。合同最后,柳咏絮在保管人处签字。随后,《山》被柳咏絮保管在沈阳某银行保险箱中。记者了解到,在捐和卖上,六个子女一直存在分歧,柳咏絮和两个弟弟希望捐给国家。但是柳咏絮的大哥和另外两个姊妹却希望卖。

  C

  姐弟二人成被告

  2013年,柳咏絮的大哥柳明湖、柳楠湖等四人,以原告的身份将柳咏絮和柳岸告上法庭,理由是二人嫌疑和拒绝与其他兄妹商议更好地处置画作,并希望六兄妹平均分割画作。

  2013年,原告的诉讼请求是“平均分割”。被告在一审答辩中,当庭表示同意“分割”。在原告、被告都同意“分割”的情况下,原告开始转向,回避“实体分割”。2016年年末,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终审判决,判决《山村新貌》以200万的价格由原告柳咏絮的大哥购买,然后分别支付其他5人33.3万元人民币。

  记者在判决上看到,根据六子女的家庭协议约定,可以说明,各方当事人对于《山》按份共有,每人占1/6份额。关于二被告提出应捐献国家的主张,本案中2/3的共有人均不同意捐赠,而是要求分割。因《山》画作的价值鉴定未果,对于原告柳明湖提出的其主张《山》画作所有权,并同意按200万元支付其他各方当事人相应折价款的意见,予以采纳。

  法院没有支持实体分割的理由是,《山村新貌》是一个完整的作品,如果进行实体分割(每人六分之一)对这幅历史画作的完整性有损失,必将会导致因分割而减损价值的后果。

  D

  努力实现捐画梦

  柳咏絮对记者说,“我和弟弟柳岸对这个判决不满意。我希望通过200万买下此画,然后分别支付每人33.3万后,将画捐献出去。”

  记者昨日通过电话采访到四原告之一的柳楠湖,他称:“我一直主张捐或卖,如果拍卖,所得必须用于宣传先父的艺术成就上,而不是瓜分(货币化分割)。现在法院的判决违背我的意愿,本人决定不再介入任何有关官司的事宜。本人历来主张把《山》画捐给国家,而不是货币化分割。”

  27年来,《山村新貌》在柳咏絮夫妻的呵护下,静静等待着“回家的路”。2016年12月,柳咏絮捐赠价值过千万的藏品,与柳子谷的家乡江西玉山县合作,在玉山县博物馆内建成了“柳子谷纪念馆”。但因受《山村新貌》案的牵连,捐赠藏品都被法院封冻在银行保管箱,该画也因被法院判卖个人,无法回归家乡。

  今年1月16日,柳咏絮向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了申诉。

  沈阳晚报、沈阳网主任记者吴强文并摄

 

编辑: 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