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文化频道 > 首页 > 文化看点 正文
话剧《开炉》上演后反响很热烈,该剧编剧孙浩十分感慨——
要写好沈阳人,北市场是最好的情境
http://www.syd.com.cn   来源: 沈阳日报  2017-02-27 08:49
分享到:
更多

  由辽宁人民艺术剧院、沈阳和平区共同打造的话剧《开炉》在中华剧场上演后,孙浩再一次以剧作家的身份进入人们的视线。从《祖传秘方》到《开炉》,短短的一年时间,孙浩接连推出两部高质量的话剧作品,呈现出井喷的架势。担任辽宁省文化厅艺术处处长的孙浩,专业是戏剧史论研究。他自谦道,做编剧我是业余的。但短短的时间里能大作频出,足以证明他有深厚的生活积累与艺术储备。

  采访孙浩,出奇的顺利。一问一答,记者不仅对编剧孙浩本人的艺术追求有了清晰的了解,更重要的是,对辽宁的艺术走向也有了答案。

  记者:从《祖传秘方》到《开炉》,故事的背景都选在了北市场,为什么会这样?

  孙浩:民族文化和地域文化,是戏剧创作的根。辽艺从建院之始直到今天,一直坚持质朴厚重的辽宁风格和辽宁气派,所以才能成为国内话剧舞台上令人瞩目的北天一柱。我一直有个想法,辽艺长期扎根于沈阳,应当以高度的文化自觉关注沈阳人,关注沈阳的历史,打造充分体现沈阳城市文化精神的话剧。就像北京人艺对于北京文化、上海人艺对于海派文化重视一样。

  沈阳文化中,最具代表性的是北市场文化,它几乎就是现代沈阳城市发展的缩影。和北京天桥、天津劝业场、上海城隍庙、南京夫子庙等著名杂巴地一样,北市场也是沈阳最著名、最有代表性的经济、文化场所。这里不仅各行各业俱全,各色人等汇集,而且在历史上发生过很多有影响的大事件。要写好沈阳人,就要写出沈阳人的精气神来,北市场无疑是最好的规定情境。

  我是沈阳人,深爱这座城市和这里的人民。作为一个戏剧工作者,我觉得有责任用戏剧这个载体讲述脚下这片土地的故事。

  记者:您的两部作品,都走着一条很传统的表达方式和现实主义风格,是因为辽艺团队的原因,还是您个人的追求?

  孙浩:其实,辽艺也创作过不少非主流、实验性、先锋性、商业性的戏剧,比如现在正在演出的小剧场话剧《请你对我说个谎》《秘而不宣的日常生活》《爱情不打包》。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还演出过颇具影响的《荒原与人》。但他们在多样化探索的过程中,大的原则和方向始终如一,那就是坚持主流戏剧的创作,坚持现实主义的创作方向。这其实是一个国有院团应当而且必须坚持的创作道路。在市场经济的环境中,在多种模式并存的院团结构中,戏剧创作的发展必然地要走向多样化,呈现出百花齐放的趋势。

  《祖传秘方》和《开炉》的创作,目的是为沈阳父老立传,续燃先辈精神的火炬,我觉得只有采用目前的创作方法才能实现我的创作愿望。可能是题材和创作宗旨决定的吧。

  记者:很多人对您杀入编剧行列很吃惊,《祖传秘方》是与另一位编剧合作,这次就独立完成剧本的创作,是什么原因促使您进入剧本创作状态的?

  孙浩:我现在仍然认为,就编剧而言,我是业余的。我一生只做了一项工作,那就是研究舞台艺术,长期的研究生涯使我看了很多戏,也使我深深地迷恋上了戏剧。应当说,是对戏剧的热爱、对心中戏剧理想的向往和对生活的热爱,促使我走上了戏剧创作的道路。

  我在读中学和上山下乡的时候,成了一个喜欢写点东西的年轻人,写过不少小戏、曲艺、歌曲、诗歌,后来又写了一些小说。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在《群众文艺》当编辑,接触各种文艺创作就比较多了。戏剧和电视剧,甚至音舞类作品也写过,但真没什么像样的东西。《祖传秘方》我琢磨了十多年,后来我和朋友黄伟英一起把它写了出来,算是个有点影响的作品吧。

  记者:听说您要完成三部曲,现在已经看到了两部,那么第三部已在计划之中了吗?还会再写北市场吗?

  孙浩:按照“为沈阳父老立传”的想法,按照开掘沈阳城市文化,打造沈阳风骨、展示沈阳味道的话剧艺术追求,我觉得确实还应该再搞一部。是的,还是要写北市场,这个规定情境不能丢。这可能就是先辈艺术家所说的“打深井”吧。我不知道我能打成什么样的井,但我要尽力。

  记者:不管外面的世界多么浮躁,辽艺都在心无旁骛做着自己的事情,这些年来新作不断。能不能谈谈您眼中的辽艺?

  孙浩:无论从历史还是现实来看,辽艺都是辽宁文艺的一面旗帜。六十多年来,他们始终“与人民同心,与时代同步,与广大观众共同创作。”(李默然语)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创作出代表国家水准,体现民族特色的优秀作品;培养出一代又一代代表性艺术家,成为辽宁文艺一张闪亮的名片。直到今天,一提起李默然、王秋颖等老艺术家,还有今天的宋国锋,在国内戏剧界都令人肃然起敬。

  2013年,因为一个创作任务,北京著名舞蹈编导沈晨到辽艺看演员,之后他说,这个院团是我看过的所有院团中艺术氛围最好的,从那些演员的眼神中,能看到他们对艺术的渴望。辽艺人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对自己院团的历史、对自己的创作方向和道路、对自己的演剧方法、对自己的剧目、对自己的代表性艺术家高度的文化自信。他们多数次登上中国戏剧创作的最高领奖台,他们相信自己的下一部创作也一定能征服全国的同行和观众。只要提起辽艺,这个团队中,无论老少都表现出一种其诚在骨的自豪感。这就是一个著名大剧院与众不同的精气神。所以,我愿意为他们写戏。

  记者:坦白地说,当下的话剧市场并不是十分景气。您觉得话剧的问题出在哪了?

  孙浩:搞好搞活话剧市场不是话剧这门艺术自己的事,而是全社会的事。目前话剧面临的问题,有话剧自身的问题,也有社会大环境等综合性因素。今天的中国需要什么样的话剧?话剧应当怎样创作?创作要不要深入生活?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关系怎么处理等等,很多问题都是众说纷纭。主流戏剧是需要扶持的,如果得不到扶持,甚至不能得到正确的思想指导,让它独自面对外部环境,就难免力不从心。辽艺之所以值得敬佩,就是因为几十年来无论环境怎么变化,无论面对多大的困难,他们都能够不忘初心,坚持正确的创作方向和艺术道路,做到这一点,是非常不容易的。

  我觉得话剧振兴的春天已经到来了。习近平总书记2014年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去年在全国文代会上的讲话,就文艺的创作发展问题阐述了一系列重要观点,为话剧艺术的发展指明了前进方向。只要坚持这个方向,明确指导思想,切实深入生活,潜心艺术创作,话剧工作者和社会各方面共同努力,中国话剧的振兴很快就会到来。

  作为我自己,还是要坚持自己的艺术理想,扎扎实实地搞好创作和演出,为辽宁文艺的发展尽绵薄之力。

  沈阳日报、沈阳网记者蓝恩发/文

  李浩/摄

 

编辑: 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