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文化频道 > 盛京风情 > 民族风俗 > 焦点图 正文
辽国契丹独特婚俗
http://www.syd.com.cn   来源: 沈阳网  2015-11-23 15:05
分享到:
更多

  ①

  

  法库县城东部,一片造型独特的楼群拔地而起,当地人称“辽风小镇”。法库曾是辽国契丹贵族“萧氏后族”的领地,多位辽国“北府宰相”长眠于斯。辽国契丹风俗中的“婚俗”,既独特又荒唐,我们不妨从史料文献中探寻一二。

  “白马青牛”繁衍契丹八部

  辽国契丹独特“婚俗”,源于“白马青牛”传说。

  在辽宁西北部的内蒙草原上,奔流着两条大河,一条叫“西拉木伦河”,古称“潢水”;一条叫“老哈河”,古称“土河”。一天,一位仙女骑着青牛,从“平地松林”出发,沿“潢水”向东而行。一位仙人骑着白马,从“马盂山”出发,沿“土河”向东信马由缰。“潢水”与“土河”在木叶山交汇;仙女与仙人也就在木叶山相遇、相爱,最终繁衍生息。这便是契丹始祖的传说。

  经有关专家学者考证,诠释了契丹“白马青牛”的传说。他们认为,很久以前,在如今内蒙赤峰西拉木伦河、老哈河流域,居住着两个原始氏族部落,一个以“白马”为“图腾”,居住在“马盂山”附近;一个以“青牛”为图腾,居住在“平地松林”一带。后来,这两个原始氏族部落都来到木叶山。于是,他们互通婚姻,繁衍出“悉万丹部”、“何大何部”、“具伏佛郁部”、“羽陵部”、“日连部”、“匹絜部”、“黎部”、“吐六于部”。这“契丹古八部”,逐渐发展成为契丹民族。

  专家学者认为,以“青牛”为“图腾”的原始氏族部落,是为“耶律氏”;以“白马”为“图腾”的原始氏族部落,是为“萧氏”。两个部落通婚之后,逐渐融为一体,并重新分成八个部落。云南现存的明代《施甸长官司族谱》中,就有“白马青牛图”,以及“白马土河乘男到,青牛潢水驾女来”诗句。“白马青牛图”中的山丘,象征木叶山;木叶山两麓的八棵劲松,象征契丹八个部落。

  有趣儿的是,偌大个契丹辽国,仅有“耶律”、“萧”两个姓氏。其中,“耶律”包括原有的“大贺氏”、“遥辇氏”、“世里氏”;“萧”包括“乙室氏”、“拔里氏”、“述律氏”。在漫长的岁月里,辽国契丹贵族始终遵从“耶律氏”只能与“萧氏”通婚的习俗,从而形成了辽国契丹独特的婚俗。

  异姓为婚选择范围受限

  辽国法律,对“异姓为婚”规定得十分严格。尤其是辽国契丹贵族阶层,“耶律”姓氏的“世里氏”一系,必须与“萧”姓的“述律氏”一系通婚。这两姓中的契丹贵族,还绝对不准与“耶律”姓氏、“萧”姓的平民家庭通婚。相同姓氏通婚,在辽国视为违法。于是,辽国契丹贵族“耶律”、“萧”两姓之间,婚配选择范围受到极大限制,以致契丹贵族内部出现了表亲联姻、不分辈分的婚姻乱象。

  从耶律阿保机四世祖“耶律萨刺德”开始,“世里氏”(耶律)便与“述律氏”(萧)通婚,直到辽国灭亡,这两个家族始终保持着牢固的婚嫁关系。尤其是辽国帝王的后妃,必须在“萧氏家族”中选择。辽国的九位皇帝中,皇后宝座一直由“萧氏家族”女子把持。辽圣宗皇帝耶律隆绪、辽兴宗皇帝耶律宗真、辽道宗皇帝耶律洪基,全都娶了辽国开国皇后述律平“萧氏家族”的闺女,史称“一门三后”。

  门当户对嫁娶不论辈分

  辽国契丹贵族中,表兄娶表妹、舅舅娶外甥女、外甥娶姨妈、侄子娶姑姑等等较为常见。更有甚者,外孙女竟然嫁给了外祖父。

  辽太祖耶律阿保机与皇后述律平,为表兄妹结婚。他们的女儿“质古公主”,嫁给了述律平的弟弟萧室鲁,为外甥女与舅舅结婚。辽太宗皇帝耶律德光的皇后萧温,为述律平弟弟萧室鲁与耶律德光姐姐“质古公主”所生之女,亦为舅舅娶了外甥女。耶律德光是述律平的儿子;“质古公主”是述律平的女儿。于是,萧温既是述律平的儿媳妇,又是述律平的外孙女。辽世宗皇帝耶律阮的“怀节皇后”萧撒葛只,是述律平弟弟耶律阿古只的女儿。而述律平则是辽世宗皇帝耶律阮的奶奶;耶律阿古只是辽圣宗皇帝耶律阮的舅爷;耶律阿古只的女儿萧撒葛只,是辽世宗皇帝耶律阮的姑姑。结果,侄儿娶了姑姑为皇后。

  辽国契丹贵族认为,王族“耶律氏”只能与后族“萧氏”通婚,只要门当户对,绝不论辈分。

  世宗破戒唯一汉族皇后

  辽世宗皇帝耶律阮,一反“耶律氏”、“萧氏”通婚的契丹“婚俗”,竟然娶了一位汉族女子,成为唯一的辽朝非“萧氏”皇后。

  《辽史·后妃列传》记载,辽国共有12位皇后:辽太祖耶律阿保机皇后萧(述律)氏、辽太宗耶律德光皇后萧氏、辽世宗耶律阮皇后萧氏、辽世宗耶律阮妃甄氏、辽穆宗耶律璟皇后萧氏、辽景宗耶律贤皇后萧氏、辽圣宗耶律隆绪“齐天皇后”萧氏、辽圣宗耶律隆绪“法天皇后”萧氏、辽兴宗耶律宗真皇后萧氏、辽道宗耶律洪基皇后萧氏、辽道宗耶律洪基惠妃萧氏、辽天祚帝耶律延禧皇后萧氏。其中的“辽世宗耶律阮妃甄氏”,在一大堆“萧氏”皇后中,看着十分扎眼。

  甄氏者谁?《辽史·后妃列传》中记载寥寥:辽世宗妃甄氏,是五代后唐的“宫人”,姿容秀丽。辽世宗皇帝耶律阮,跟随辽太宗耶律德光南征中原时,得到甄氏,宠爱有加。辽世宗耶律阮继位后,将甄氏立为皇后。甄氏深知礼数,行止端庄,风韵优雅,善理国政。

  有关专家学者介绍说,东汉、北魏时期,就有“宫人”这一称谓。唐朝的代宗、德宗、宪宗、懿宗,都是“宫人”所生。《辽史·后妃列传》记载,辽圣宗耶律隆绪开泰五年(1016年),“宫人”萧耨斤生辽兴宗耶律宗真。由此可见,在宫廷中,“宫人”地位较低,只是皇帝“宠幸”之后,为皇族生下一男半女而已。

  辽太宗耶律德光会同九年(946年),辽太宗皇帝耶律德光灭掉五代后晋时,甄氏已经41岁,比辽世宗耶律阮整整大了10岁。然而,耶律阮却被甄氏的绰约风姿、万方仪态所倾倒,遂纳甄氏为妃。次年,耶律德光于撤军途中病逝;耶律阮继位,将甄氏册封为皇后,此乃名副其实的“姐弟恋”是也。

  辽国契丹皇帝娶汉人为皇后,有悖祖制,实属大逆不道。尤其是“萧氏家族”成员,更是蜚声不断。无奈之下,辽世宗耶律阮天禄四年(950年),辽世宗皇帝耶律阮将原先的妃子萧撒葛只立为皇后,但仍保留甄氏的皇后地位。然而,在契丹贵族心目中,甄氏皇后始终是个“异己分子”,备受冷落。甄氏死后并未得到“谥号”;《辽史·后妃列传》中,仅以“妃”称谓甄氏,并位列萧氏皇后之后。

  离婚多嫁公主习以为常

  辽国契丹贵族公主们离婚再嫁,实乃家常便饭。

  《辽史·公主表》记载了36名公主。除天祚帝耶律延禧的6个女儿婚姻状况记载不详之外,其余的30名公主中,有6名公主离婚再嫁。其中,不乏两离三嫁、三离四嫁者。如辽景宗皇帝耶律贤渤海妃所生之女“淑哥”,与丈夫“驸马都尉”不和谐,便向朝廷上表申请离婚,然后改嫁萧神奴。辽圣宗耶律隆绪“钦哀皇后”之女“严母堇”下嫁给“萧啜不”;“严母堇”离婚后,改嫁给“萧海里”;再次离婚后,改嫁给萧胡覩;第三次离婚后,又改嫁给“韩国王”萧惠。辽国公主们想离婚就离婚,想嫁谁就嫁谁,爱咋咋地。

  辽圣宗耶律隆绪统和元年(983年),朝廷颁发了赏赐寡居“命妇”财物的条例,用以稳定“命妇”的寡居生活。辽圣宗耶律隆绪开泰六年(1017年),朝廷直截了当地下达诏书,禁止寡居“命妇”再婚。然而,一纸诏书根本不起作用。妇女再嫁男,司空见惯;男人娶寡妇,天经地义,早已成为辽国契丹“婚俗”,无可厚非。

  下嫁奴隶追求真实情感

  辽国契丹贵族中,也有不慕权贵、追求真情的王妃。辽圣宗耶律隆绪“承天皇太后”萧绰的大姐萧胡辇,就是其中一位。

  最初,萧胡辇嫁给了辽太宗皇帝耶律德光的次子、“齐王”耶律罨撒葛,是为“齐妃”。“齐王”耶律罨撒葛死后,被追封为“皇太叔”;寡居的“齐妃”萧胡辇,便成了“皇太妃”。萧胡辇在军事、政治上均有建树。一次阅马时,萧胡辇看上了相貌英俊的奴隶“挞览阿钵”,随即召之“侍寝”。“承天皇太后”萧绰得知后勃然大怒:堂堂“皇太妃”竟与奴隶苟合,成何体统?于是,她下令将“挞览阿钵”施以刑罚之后,赶往远方。一年之后,“齐妃”萧胡辇向妹妹“承天皇太后”萧绰提出:一定要嫁给奴隶“挞览阿钵”。萧绰体谅姐姐的寡居之苦,便答应了她的要求。为门当户对,萧绰还将“挞览阿钵”封为将军,令他带兵西征,为国立功,以便与萧胡辇“般配”,防止有人说三道四。于是,“齐妃”萧胡辇与“挞览阿钵”终成眷属。

  终身未娶抵制腐朽婚俗

  辽国契丹人还保留着原始氏族部落的“收继婚俗”。“收继婚”中之一项,便是一旦哥哥死了,弟弟可以娶嫂子为妻;爸爸死了,儿子可以娶继母为妻。然而,有些契丹人则抵制这种原始的“婚俗”。

  “秦晋国妃”16岁时,嫁给了亲舅舅“秦晋国王”耶律隆庆。“秦晋国王”耶律隆庆死后,辽圣宗皇帝耶律隆绪下诏,让耶律隆庆的儿子耶律宗政,娶爸爸耶律隆庆的妃子萧氏为妻。耶律宗政坚决抵制,拒不奉诏,以至终身未娶。辽道宗耶律洪基清宁八年(1062年),耶律宗政死后,辽道宗皇帝耶律洪基又下诏书,将耶律宗政、“秦晋国妃”萧氏以夫妻名义合葬,人都死了,还硬往一块儿撮合。

  辽道宗皇帝耶律洪基的二女儿“赵国公主”,嫁给了“萧挞不也”。“萧挞不也”被害后,他的弟弟“萧讹都翰”,依照辽国契丹“婚俗”,娶“赵国公主”为妻。尽管“赵国公主”死活看不上“萧讹都翰”,但也无可奈何,反正不行再离呗。

  辽国灭亡之后,契丹人逐渐融合到其他民族之中。随着契丹族消亡,契丹独特而荒唐的“婚俗”也不复存在,只是存留在史料文献记载之中。

 

编辑: xw04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