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文化频道 > 盛京风情 > 盛京传说 > 资讯' ;%ވZh8HE' ;%ވZh: position() parse end 0ms cost! -->
老盛京八景:宫殿群鸦
http://www.syd.com.cn   来源: 盛京文化网  2015-11-23 15:05
分享到:
更多

    从前,在盛京八景中,有一景叫“宫殿群鸦”。这一景是怎么来的呢?

    相传,在清朝前期,一到每年的二八月,给八旗旗众发放钱粮的时候,官府就派人吹城了。

    什么叫吹城哪?听老辈人说,吹城就是府差拿着大海螺号,上到盛京八座城门的城楼上,仰起脖于,对着天,狠劲地吹,那“呜——呜——” 的海螺号声,传遍了盛京砖城内外,方圆百里,远近的八旗旗众,一听到这“呜鸣”的螺号声,就知道要发放钱粮了。

    一到吹城给八旗旗众发放钱粮的时候,在盛京皇宫宫殿西边的空地上和请宁宫院里东南角上索罗杆的斗里,都有差役来撒放粮食,喂老鸹。

    说来也真是个怪事,一听到那吹城的海螺号声,天上那黑压压的老鸹,遮天盖日的,一大群一大群的都飞进皇宫的院里,啄食吃。就这样子,年深日久,养成了习惯,每天晚上,都有一群一群“呱——呱——”直叫的大嘴老鸹,飞到皇宫的院里来栖息。日子长了,就成了盛京八景中的一景。

    要说起为什么在前清时候,一到给八旗旗众发放钱粮时,就在皇宫西边的空地上和清宁宫院里的索罗杆锡斗上,撒放粮食喂那些大嘴老鸹呢,这还真有段故事。

    传说,老罕王努尔哈赤,从小就没了爹妈,他全凭着跟人家,用一根索罗杆子,在长白山上挖棒棰过活。那咱,人家看他小,就都管他叫小罕子。

    后来,各处都闹灾荒,官逼民反,明朝的天下就坐的不那么稳当了,不少地万部出了反乱。就在这咱,小罕子跟人家投奔到明朝的大官、辽阳总兵李成粱的手下。

    李总兵见小罕子模样长的挺俊气,怪招人希罕的,又聪明伶俐,手脚勤快,就把他留在帐下当书僮,来伺候自个儿。那咱,小罕子也就十五六岁吧。

    有一天晚上,李总兵办完公事回来,叫小罕子打水给洗脚。在小罕子给李总兵洗脚的时候,他瞧见李总兵的脚心上有三颗红痦子,小罕子就跟李总兵说起了他脚上有三颗红痦子的事,又问李总兵自个儿知道不知道。李总兵回话说: “这我昨不知道呢?我做这么大的官儿,就是因为脚心上有这三颗红痦子。”小罕子听后说: “老爷,我脚心上的红痦子比你的还多好几个,脚上一总有七颗红痦子呢!”

    说完,他也不等李总兵答话,就脱下袜子,抬起脚,指着脚心上的七颗红痦子,给李总兵瞧。

    李总兵留神一看,小罕子的脚心上,果真有七颗红痦子。他这一看不要紧,心里“哎哟”一声,可把他给吓了一大跳。他想: “我脚心上有三颗红痦子,就当了这么大的官,他脚心上有七颗红痦子,这不是天上的紫徽星下界吗?这可是贵为人主天子的征兆啊!”冷不丁的,他又想起,不几天以前,朝廷降下的密旨。那密旨上说,钦天鉴夜观星相,看见紫徽星下降,在东北上有天子象,有“混龙”在山海关外出现,谕我要严密缉捕。哪知要捉拿的人,不在别场,就在自个儿的眼皮底下,这还了得。

    李总兵一想到这,就一面安抚小罕子,把他稳住,别打草惊蛇;又一面暗地下令,命匠人赶紧打造术笼囚车,准备捉拿小罕子,把他打进木笼囚车,亲自押解进京,送给皇上问罪斩首,自己好升官领赏。

    李总兵来到他最喜欢的小夫人的房里,就把刚才见着小罕子脚心上七颗红痦子,和要抓他进京请赏的事儿,都给小夫人说了。

    小夫人素常日子就喜欢小罕子,她一听李总兵说要把他打进木笼囚车,押解进京,实在不忍心。心想,小罕子刚刚成人,他怎么能闹反,夺明朝的天下呢?于是,小夫人想法儿,把李总兵给灌醉了,让他睡下。

    她急急忙忙地来到东跨院耳房,叫醒了小罕子,把事情的原委都告诉了他,

    小罕子听了,吓出了一身冷汗,立刻就给小夫人跪下,恳求她救命。小罕子跪在地上说:“小罕子得夫人相告,夫人实恩同再造父母;如蒙夫人相救,逃得性命,将来得志,先敬夫人,后敬父母。”

    小夫人急忙用双手拉起小罕子,着急的说: “你也不看看是什么时候,这会儿说这些干什么。”说完,她拉着小罕子,拿出钥匙,打开后院的小角门,让小罕子拉上李总兵的大青马,后边还跟着一条趴在院里的大黄狗,逃命去了。

    李总兵睡了一觉醒来,一看自己身边的小夫人不见了,就知道事情不好。他又找到小罕子住的耳房,一看小罕子也没了。他一磨身,正好遇着送小罕子回来的小夫人。他二话没说,心里就什么都明白了。

    他一把把小夫人捞进屋里,扒掉衣裳,光不出溜地把她吊起来,重打四十,尔后又把小夫人杀死在炕的西南角上。因为小夫人死时,身上没穿衣裳,所以后来在小罕子(就是老罕王)得了天下,让满旗人祭祀小夫人时,都要背灯,最后一天还要在炕的西南角上供。要背灯,就是因为小夫人死的时候,没有穿衣裳。背灯,就是为了给她遮羞。

    再说,小罕子骑着大青马,后边还跟着条狗,跑了一夜,已是人困马乏,正想下马歇歇,猛一回头,只见尘土飞扬,喊杀声连天,李总兵带着追兵撵上来了。

    追兵越撵越近,乱箭齐发,一下子就把大青马给射死了。小罕子淌着眼泪,难受地说:“往后,我要是得了天下,绝不能忘了大青。”所以后来老罕王登基坐殿,起国号就叫大清。

    小罕子心象刀扎似的离开了大青马,钻进草甸子里,一下子就倒在地上了。他连困带乏、连累带饿、连惊带怕,一躺下身子就睡着了。

    李总兵带着追兵,在密密麻麻的草甸子里,左找右找,怎么也找不到小罕子,也就下令,在草甸子上放火烧荒,想用大火把小罕子烧死。

    这时候,小罕子正睡的死死的呢。那条跟着跑出来的大黄狗,一看小罕子睡着了,就自个儿跑到水泡子里,沾了满身的水,在小罕子转圈的草甸子上打滚,那狗就这样子,来回往返多次,把小罕子趴着的四转圈的草都润湿了,可它自个儿也累趴下了。

    草甸子上的草,全被追兵给燎着了,漫天的大火把草甸子化成了灰,只有在小罕于趴着的那四转圈地场,没有起火。小罕子被烟呛醒过来,一看草甸子都烧成灰了,就自个儿趴着的这一转圄没烧着。再一看,趴在自个儿身边的大黄狗,浑身湿漉漉的。他用手一摸那狗的鼻梁,狗已经没气了。

    他一下子明白了,是这条狗救了他的性命。小罕子向狗起誓,我绝不能忘了你救命之恩。后来,满族人都不准杀狗、不准吃狗肉、不准用狗皮作衣物,都是为了报答狗救老罕王性命的恩情。

    小罕子得了活命之后,又赶紧往前跑。跑着、跑着,又见后边烟尘滚滚,李总兵领着追兵又撵上来了。

    这时,小罕子已经箭疲力尽.再也跑不动了,他往四下一撒目,这块儿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荒无人烟,也没个遮身之处。

    正在他没着没落,暗暗叫苦的时候,只见忽喇喇,铺天盖地的飞来一大片黑压压的老鸹。这些呱呱乱叫的大嘴老鸹,“噗啦啦”一下子都落到小罕子的身上,把他浑身上下竞遮了个溜溜严。

    李总兵带着人马赶来的时候.看见黑压压的一片老鸹,落在一具死尸上叨着食,有那么几只老鸹还一边叨着死尸,一边扬起脖来,瞅着人“呱——呱”乱叫。他心里琢磨,这一准不是小罕子,是一具死尸,若不价老鸹落在身上,人还能不动弹。想到这,他就摆了摆手,领着追兵又往前赶去。他们又撵了一阵,见什么也没有,就领着追兵绕道儿回去了。

    在老鸹的帮助下,小罕子又一次得救了。

    过了不多日子,小罕子又跑回到长白山上,重新拿起索罗杆子挖捧捶了。他穿行在深山老峪里,找寻棒槌。一到歇着的时候,他就想起自个儿大难不死,化验为夷的那些事,他感到这都是天神在保佑自个儿,才没有出事。于是,他就把手里的索罗杆子立起来,遥祭天神。他又想起老鸹救了自个儿性命的事儿.就在索罗杆子上挂些吃食,让天上飞的老鸹落到索罗杆于上来吃。

    后来,小罕子起兵,带领人马下山,一举打下了沈阳,他登基坐殿当了皇上,这就是老罕王。老罕王为了报答老鸹的救命之恩,他就把当年老鸹搭救他的这块儿地方,封为老鸹堡子。后来,人们叫白了叫成了老瓜堡。

    老罕王还下令,不管是什么人,都不准伤害救过驾的老鸹,谁要是伤害了老鸹,都要治罪。他还下令,让在宫殿和满族人的院里,都立根带锡斗的索罗杆子.每逢年节和给旗众发放钱粮的时候,都要登上房顶撒放粮食,喂老鸹,来报替老鸹的救命之恩。

编辑: xw04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