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文化频道 > 盛京风情 > 盛京传说 > 资讯 正文
鬼推磨胡同的来龙去脉
http://www.syd.com.cn   来源:   2015-11-23 15:04
分享到:
更多

    早先年,沈阳有个鬼推磨胡同,你说起个什么胡同名不好,咋叫个鬼推磨胡同呢?说起这个来,还有段故事。

    相传,在民国年间,奉天城小东门外小十字街有一个小胡同,胡同里住着一户姓张的人家。张家的男人是个赌场上的光棍,人称张大赖;女人是个又抠又歪的泼妇,两口子一个赖,一个刁,一对臭人性,左邻右舍没人能惹得起。

    张家的邻居是个外号叫王秃子的光棍汉。王秃子四十来岁,孤身一人,老实厚道,靠卖大煎饼过活。张大赖夫妇见王秃子老实可欺,便得寸进尺,步步紧逼。王秃子在院内压了间西下屋,屋里垒上炉台,作为煎饼房。那无赖男女硬说王秃子的下屋西窗户扫了他家的财气,逼王秃子把窗户堵上,不然,就得让他们借西下屋的墙也压一间小房。王秃子知道他们的本意就想借他的房墙压房子,无奈,自己又惹不起他们,只好忍气吞声地答应了。张大赖夫妇借王秃子的房墙盖了间磨房后,又逼他把窗户堵上,可快堵完时,那刁妇又不让堵了,她逼王秃子在墙上留个小方洞,放洋油灯的,这样一来,王秃子那屋一点灯,他们的屋也就能照亮了。

    转跟间,到了秋天。一个黄昏,天下着大雨,一个南方过路商人敲开了张大赖家的门。商人说; “天黑雨大,一时又找不到店,想借个宿。”大赖夫妇上下打量了一番来人的衣装,就满脸堆笑地把商人留下了。半夜里趁商人熟睡之机,他们害死了商人,抢占了他的所有金钱,随后,两口子把商人的尸体埋在了磨房的小石磨下面。

    有了钱,张大赖又在赌场上大耍起来,每天半夜归宿。有一天,他半夜回家,刚进院门,就听到磨房里有人拉磨。他来到磨房门前一看,门上着锁,也从门缝往里看,屋里黑咕隆咚,啥也没有,拉磨的声音也消失了。张大赖以为是自己的耳朵听错了,就转身往上屋走,可刚迈步,拉磨声又响了起来,他又回去看,还是没人。这一下他可有点毛鸭子啦。俗话说:“贼人胆虚。”别看张大籁在赌场上是个光棍,可这阵子,那真是黑瞎子拱柴门——熊到家了。他不是好动静地叫着跑回了上屋,结结巴巴地把这事跟也老婆一学,那刁妇立时吓得尿湿了裤子。这两口子一宿投睡,一齐地扒在小房窗户上,听那断断续续的拉磨声。越听越害怕,越害怕越哆嗦,俩人抖得象一对在屋檐下避雨的落汤鸡,紧紧地挤在一块。当天夜里,两个人就核计卖房子、搬家,哪怕贱点呢,只要快些卖出去就行。

    没几天房子卖出去了。那两口子搬到了大南门里。

    新搬来的是个小学教员。他搬来没几天,夜里也能听到拉磨声。他到底是个有文化的人,不迷信鬼神。可是久而久之,也觉得这样总不是回事,他就把这事报告了局所。局所派来两位巡警。巡警在磨房内看了看,就劝他把小石磨拆掉。这教员一核计就同意了,他和巡警一同拆掉了石磨,最后,他们发现了那商人的尸体。局所几经调查,便把那时无赖男女抓了起来。重刑之下,他们供认了全部罪行。

    那狗男女不久就被处死了。他们死后,夜半的拉磨声也消失了。

    十几年后,王秃子病死了,“鬼推磨”的真相才从王秃子的一个朋友的嘴里传了出来。

    原来,在张大赖夫妇害人的那天夜里,王秃子摊完煎饼,便在炉台前打起盹来。炉火刚灭,炉台挺热乎,他扒着炉台呼呼地睡着了。半夜里,也被雷声惊醒,抬头一看,通磨房的那个小油灯口有灯光,还听到了大赖夫妇的私语声。王秃子偷偷地扒着油灯口,把一切都看在了眼里。

    事情过后,王秃子总觉得那商人死得冤,但又不敢去局所报告。他知道张大赖在江湖上有狐群狗党,要告不赢,怕连自己的命也得搭上。

    连日来,王秃子菜饭不进,最后,他壮着胆子把这事告诉了他的好友。他的朋友听后也十分气愤,一琢磨,便给他出了个主意。王秃子一听这主意不错,既能除恶,又不能给自己带来多大麻烦,就照办了。

    他把挑煎饼用的大竹扁担,一头上烧了个茶碗大的洞,又从放洋油灯的小洞里把扁担伸过去,套在小石磨的立式推把上,然后,他用力地一推一拉,一推一拉,小石磨给拉响了。一有人来,王秃子就麻溜把扁担抽回来。人走后,他就再推再拉。就这样,王秃子为那商人伸了冤,为邻里除了害。

    后来,虽说人们知道了事情的真相,还是把这条无名的小胡同叫作鬼推磨胡同。因为,人们总是希望恶有恶报的。

编辑: xw04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