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文化频道 > 老照片 > 老建筑 正文
大西菜行
http://www.syd.com.cn   来源: 这旮是沈阳  2015-10-12 13:03
分享到:
更多

  这地方,曾经有过很多名字:沈河副食品商店、满客隆超市、大东副食沈河店,但这旮永远只有一个名字,那就是:大西菜行。我们沈阳的,大西菜行。

  管是哪里的沈阳人,有一个市场是总要去的,这就是菜市场。甭管是早市还是夜市,或者是农贸大厅,抑或是超市的生鲜区。总是人头攒动。没办法,人是铁,饭是钢,人这一辈子,不就是柴米油盐,锅碗瓢盆,最后糊弄的这一张嘴嘛。

  菜市场是遍布沈阳各地的,可是要是较真起来,这正牌的菜市场,或者说,带有一些传统味道的菜市场,那恐怕有一个名字谁都耳熟能详了,这就是——大西菜行!

  大西菜行:一个关系沈阳人吃饭的重要地生

  对于大西菜行这个名字,很多沈阳人都熟悉,但是如果问一句,这个菜行在哪里?更多的人士要发蒙的。在沈阳人的印象里,大西菜行更像是一个地名,而不是一个市场名。或许很多人都要将这附近的十二纬路市场说成大西菜行,或者有的人将在一栋破旧的大楼里面的彩塔市场称作大西菜行。可是,这两个地方真的就是大西菜行吗?是,又不是。

  如果从宽泛的角度来讲,大西菜行,就是大西边门外面这一圈儿的菜市场。不过,如果较真起来,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

  后先生曾经在大西菜行附近栖身不少年,时常在这里转悠,也曾在十二纬路市场买过菜,在彩塔农贸市场买过鱼,在铝镁小区里面被劫匪抢,可以说对这片儿比较熟悉了,可是要让我说说这大西菜行的历史,还真不是那么容易。

  于是,俺查了很多资料,又整合了一下我这不堪回首的记忆库存,算是大概齐整捋了一捋关于大西菜行的那些事儿。也算是有点资格在这里跟诸位亲的嘚啵嘚啵。

  这个菜市场,到底是肿么来的?哪年开始有的呢?

  要说起沈阳菜市场的历史,比较知名的应该是东关菜行,也就是现在大东副食的前身。据沈阳地方志等史料记载,公元1829年(清道光九年),在当时老沈阳小东门护城河畔一带自然形成了一个固定的蔬菜早市,由当地居民出售自产蔬菜,是方圆近百里的副食集市。这是沈阳最早出现的经营蔬菜的副食品市场,被称为“东关市场”,也称“东关菜行”。后来在1933年,日伪将东关菜行迁至抚近门附近,也就是现在的大东副食现址,之后就被称为大东菜行,后来变成了大东副食。

  还是唠大西菜行。首先还是说说为啥叫大西?这大西,对于沈阳人来说也很好理解,就是大西门,大西门是哪啊?就是怀远门。

  不过,大西菜行这个大西,还不是怀远门,因为在康熙年间,在沈阳的老城墙之外又建了一道关墙,并绕墙设立了八个关门,这个门叫做边门,大西菜行,说的应该是这个大西边门。其实,最早的大西菜行也是自发形成的。

  有的资料说,大西菜行始建于1931年,原址在大西边门附近。其实,这种说法并不是很准确。在1931年之前,这里就有卖菜的。在大西边门外,当时别说这么多楼房了,就是房子也没有几间。这里是城门外,聚集的是很多从山东、河北等地来闯关东的贫苦人。这些人没什么收入,就开荒种菜,并且将菜拿到城门外售卖,渐渐的,就形成了一个自发的菜市场。因为在大西边门外,老百姓就称其为“大西菜行”了。

  后来到了日伪时期,这里被正式辟为菜市场,于1935年正式开业,先后从小东菜行迁入较大的商号“仁义和”、“同丰庆”、“万聚福”等海味店,同时迁入的若干摊贩和拉筐头的小贩,也相继进入市场营业。市场最兴旺时,有肉铺10家、海味店5家、干菜店15家、鱼店10家、蔬菜店40多家,共80余家。

  这样的菜市场的规模,就是在现在看,也不算小。何况,当时沈阳的人口远远没有现在多。所以,大西菜行,在当时,可是农贸产品的集散地了。后来,日伪政府倒台了,这个市场曾一度萧条。到了建国后,又慢慢地变成了一个大型的菜市场,据说业户最多的时候,有150多家。后来,公私合营,这里就变成了“大西副食品商店”,也是一个超级的大副食商场。

  还有多少人,能知道大西菜行曾经的“圈楼”?

  对于老沈阳人来说,大西菜行的记忆,应该是属于这里的圈楼,据记载,这里的圈楼是在1966年,在老的市场基础上翻建完工的。这圈楼在沈阳可算是一个特色。最出名的是太原街的圈楼。那个圈楼也是日本人在上世纪30年代修的,当年叫做“春日町菜市场”,因为建筑是圆圈形,被老百姓命名为“圈楼”。解放后,这个圈楼变成了“和平副食商场”。这里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成为了沈阳人购买副食品的首选之地。后来,沈阳很多地方的副食商场,也整成了圈楼,大西副食的圈楼,就是其中之一。

  大西圈楼存在了20余年,可以说是承载了很多沈阳人对菜市场的回忆。后来,这里改名为“沈河副食品商店”。

  后先生对于大西菜行的记忆,应该是在圈楼之后很久了。当时后先生参加一个媒体的考试,笔试过后,是实操题,当时叫做复试。当时刚来沈阳没多久,根本就没逛过什么大西菜行,就是大西菜行这个名儿,我都没听说过。只记得当时单位用一辆中巴,将我和十多个人拉到一个市场的大门口。别的我没记住,只记住这个市场的门口上有一块匾,上面好像是著名书法家沈延毅写的“大西菜行”几个大字。

  到了大西菜行,不是来买菜的,而是来采访的,后先生和当年同样年轻的某人,从“大西菜行”的匾下面的门鱼贯而入,然后做鸟兽散,纷纷扑向不同的摊位,拿出个小本,开始装模作样地“采访”起来。

  我记得当年我采访的好像是一个卖调料的女业主,什么花椒大料十三香啥的,“采访”结束后,又被拉回去完成“考试”。那时候,书生意气,挥笔成章。没想到,人生第一篇“新闻作品”居然是写的大西菜行。这缘分,真是妙不可言。

  大西菜行:没了,才知道啥是没了……

  不过,缘分居然是菜市场,我也是醉了,难怪现在我一逛菜市场还劲劲儿的呢,今天才算找到了根源了。

  那次“采访”应该是在1999年冬天的事儿,后来不久,后先生因为工作的原因,就在这附近租了房子。开始了单身狗的生活。当时单位有食堂,上菜市场的机会并不多,但我想找那个“大西菜行”,已经找不到了。原来,这里已经变成了“满客隆”超市。对于这个满客隆超市,后先生也是一个常客,不过,在这里买过啥东西,早已经没有印象了,惟一的印象,好像是这家超市总有几个地方漏雨,超市有一个区域,上面总是搭块塑料布,地下弄个桶接水。

  而附近的老百姓逛的最多的,并不是这个超市,而是旁边的那个十二纬路市场。直到现在,这个市场还吸引着无数的人来逛。现在后先生住在铁西,有一次路过这里,还去逛了一圈儿,让后先生惊讶的是,在铁西住房楼下的老大爷,居然也不远万里的骑着自行车跑到了这里来买菜。沈阳的菜市场不少,能这样繁荣的,恐怕还真不多,恐怕这个市场是延续了大西菜行的仙气儿了吧?

  再后来,满客隆超市也没了,变成了“大东副食沈河店”。再后来,就没有后来了。

  因为这里拆除了。前段时间,后先生路过这里,看到属于原来大西菜行的那地方,已经开始要盖高楼了,貌似宣传图片上还写着“亚洲第一高楼”之类的宣传语。

  其实,自从后先生住在这里之后,大西菜行已经不是一个菜市场的名儿,而是一个地名。很多经过青年大街的公交车,也都曾经有过“大西菜行”这一站。不过,真正的大西菜行,早已不再。大西菜行曾经的吆喝声,也在历史的烟尘中渐行渐远。

  题外嗑儿:关于这旮当年的刑场

  嘚啵够了大西菜行的历史,其实还有很多故事没有写。仔细琢磨琢磨,好像还有一个事情应该说说。那就是这大西菜行,曾经是当年的刑场。

  沈阳有一句老话,骂人是“出大西门的”。这是啥意思?那就是诅咒某个人将来要被砍头。

  历史上,从清朝到民国,大西菜行这附近还真是一个刑场。也就是砍头的地方。据说当年这里不少卖鞭炮、棺材的店铺。这说得挺让人害怕的。

  不过,听到这段历史,您是不是觉得有点耳熟呢?如果您联想到菜市口。那就和后先生的第六感基本上是一样的了。后先生记得很清楚的,当年戊戌变法失败后,谭嗣同等六君子,是被押到菜市口砍头的。您看,菜市口是卖菜的地方,而大西菜行也是卖菜的地方。难道清朝流行在卖菜的地方砍头?如果再联想到鲁迅先生写的血馒头,我的天,简直是一部恐怖片啊。

  其实,砍头和卖菜不挨着。北京的刑场是菜市口,和大西菜行这块也不挨着。这地方做刑场可好几百年,做菜市场可是好多年后的事儿了,碰在一起纯属巧合。就好像多年前的电视剧,总有几行大字“本剧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虽然现在大西菜行没有了,但每次经过那里的时候,好像还是能听到卖菜人的叫卖,还是能回想起,冬天的夜晚,在昏黄的煤油灯下,卖菜的大婶儿,兴冲冲地数着卖一天菜下来赚到的辛苦钱。那个场景,应该就是这个城市的标签与记忆,这旮是沈阳,这里辛苦卖菜的人们,夜晚匆匆而来买菜回家做饭的人们,就是沈阳这旮的人,他们的喜怒哀乐,就是这个城市永恒的印记,让我们时时记起……

编辑: pd23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