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文化频道 > 沈阳笔记 > 党史人物 正文
沈阳第一位女共产党员
http://www.syd.com.cn   来源: 沈阳党史网  2015-09-29 12:45
分享到:
更多

  张光奇,女,曾化名张星奇、张凌尘,1925年8月加入共产主义青年团,1926年9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她是中国共产党在沈阳的第一位女党员,“在当时的艰苦环境下,不顾个人安危,立场坚定,严守秘密,积极为党工作,并在一系列工作中表现得勇敢、热情、积极肯干”,她对东北地区中共党组织的建立和发展做出了贡献。

  张光奇,1908年7月5日出生在沈阳市小南关西板井胡同一个没落地主家庭。当时家有祖父母、父母、兄妹共六人,有土地60多亩。祖父吸鸦片,父母无职业,全家坐吃山空。母亲勤劳节俭,思想开明,给幼时的张光奇以良好的影响,母亲还常给她讲四舅缪延莱参加同盟会、追随孙中山闹革命的事,使她对四舅颇为敬仰。

  1916年,张光奇入辽宁省立第二小学读书。她聪颖好学,成绩优异,三年后初小毕业。1919年五四运动时,她在街上捡到一幅帝国主义争夺胶州湾,把中国踩在脚下的宣传漫画,她很气愤,回校后又听到老师讲述巴黎和会上中国外交失败和北京爆发学生运动的情况,她的心里产生了爱国主义思想萌芽。1922年高小毕业后,在母亲的支持下张光奇报考了奉天女子师范学校,并以第一名的成绩被录取为公费生。

  在女师读书期间,张光奇听了思想进步的老师王玉黎的“明国耻”课,清政府和反动军阀的腐败无能、丧权辱国的罪行,激发了她反帝爱国的热情。她积极参加社会活动,被选为学生自治会副会长。她在话剧《秋瑾和徐锡麟的故事》中扮演秋瑾,启发了她投身革命、改造社会的思想意识。1923年,张光奇在奉天基督教青年会主办的夏令儿童义务学校做义务教员,并参加了青年会组织的宣传反帝反封建的业余剧团。在演出活动中,张光奇结识了阎宝航、苏子元、何松亭、徐仲航、李正蔚、周东郊等进步青年。在此期间,奉天基督教青年会干事阎宝航、郭刚等和会员高子升、吴竹村、何松亭、巩天民等组织了“星期三会”,每逢星期三在一起讨论新思想、新文化。1923年,郭刚从广州开会带回《共产党宣言》、《社会科学概论》、《唯物史观》、《列宁传》《十月革命的成功和困难》及《向导》、《新青年》等马克思主义书刊,在进步青年中广为传阅。1924年,苏子元、高子升等人组织了“社会主义研究小组”,阎宝航等人组织了“启明学社”,南满医大共青团员粟丰等人组织了“木铎社”,小河沿医专白希清等人组织了“白杨社”。张光奇在与这些进步青年一起学习和交往中,深受革命思想的陶冶,她还与一些女师同学参加读书活动,秘密散发和传播进步书刊,组织大家学习、讨论读书体会,为马列主义在奉天的传播作了积极工作。

  1925年五卅惨案激起了全国人民的反帝浪潮。中共地下党员任国桢和吴晓天商量,决定6月10日发动全市学生游行示威。张光奇被推为学联筹备会成员。6月10日,全市大中专学生2000多人前往奉天省长公署门前举行声势浩大的示威请愿活动。张光奇和顾晋文组织女师学生赶赴会场参加请愿,由于反动当局不准他们进入,张光奇领导大家就地讲演,撒传单,高呼“打倒英、日帝国主义”的口号,揭露和声讨英、日帝国主义者残酷杀害上海同胞,制造五卅惨案的血腥罪行,口号声此起彼伏,与中心会场遥相呼应。

  反动当局为瓦解学生运动,6月13日提前宣布放暑假。任国桢、吴晓天因势利导,号召学生深入工厂、矿山和农村进行广泛宣传,走上街头利用演讲、话剧等各种形式进行反帝宣传,并广泛地开展了募捐活动。张光奇倾注满腔热血,为鼓动反帝爱国斗争而奔走。社会各阶层爱国人士迅速掀起抵制英、日货和为上海工人捐款的热潮,日本人所办工厂的工人纷纷罢工,有力地打击了英、日帝国主义的气焰。大量捐款源源汇往上海,东北人民的斗争与全国各地人民的斗争汇成了淹没帝国主义强盗的滚滚洪流。

  6月20日奉天学联成立,张光奇被推选为学联领导之一。她还参加了由任国桢、吴晓天领导的“暑假学校”。在这里,她学习了《唯物史观与唯物辩证法》、《社会发展史》等马列主义理论,受到了比较系统的马列主义理论教育。此后,张光奇又参加了“同志会”的学习,这是党的外围组织,旨在对一些骨干青年进一步培养,作为党、团组织发展对象。通过学习,张光奇进一步树立了为共产主义事业而奋斗的坚定信念,不久,她成为了奉天第一批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员。她带着联系优秀青年、物色发展对象的任务回到女师,发动组建了学生会,并在学校秘密组织了“读书会”,吸收进步同学阅读进步书籍,“读书会”的成员发展到40多人,扩大了进步力量,先后在女师培养了王福珍等党外积极分子。

  1926年6月张光奇从女师毕业,8月到女青年会工读学校任教。9月,经吴晓天、高子升介绍转为中共党员,成为沈阳市第一位女共产党员。期间,她担任支部委员负责学生工作,同时还到“顺和兴”缝纫工厂向女工宣传反帝反封建的革命道理。1927年2月,张光奇被党组织调到哈尔滨道外十九道街新生织袜女工厂做管理员,化名张凌尘。她白天上班,晚间教女工学文化,向工人宣传进步思想,启发工人觉悟。3月,经组织批准,张光奇在哈尔滨与吴晓天结婚。1927年4月,党组织遭到敌人破坏,吴晓天被捕,张光奇经党组织安排回到奉天。同年8月又被调到柳河女师任教,张光奇与中共秘密党员孙绒生、马韵秋共同组织发动工人罢工、学生罢课运动和声势浩大的示威游行斗争,抗议和反对日本强行在临江设立领事馆的强盗行径。

  1928年初,张光奇回到奉天省立第八小学任教。3月,调中共满洲省委机关任秘书。她以教员身份作掩护,白天到学校上班,晚间工作。面对白色恐怖,张光奇毫不畏惧,以顽强的毅力和乐观主义精神,积极自觉地工作。

  1929年2月,省委派她到奉天省立第一师范附小任教,在小南关会合胡同居住,党组织安排她做秘密交通联络工作兼妇女工作,她的家成了省委的秘密通讯站。上海、北京等地上级机关和哈尔滨、长春等地方党组织来的大量信件,都寄往她家转交省委。她出色地完成了任务,在1929年到1931年7月的两年多时间里,尽管党的机关屡遭破坏,可这个秘密联络点却一直安然无恙。

  1930年,国民外交协会举办国民常识讲演会,省委派反帝大同盟党团书记杜兰亭和赵尚志等出席会议,借机进行反帝宣传。张光奇按照党的指示和陈馥秋一起出席会议,她在鞋里、裤袋里带了许多传单,趁会场秩序混乱之机,从楼上将传单撒下,然后迅速撤离。这是满洲省委在李立三路线影响下的一次“左”倾冒险行动,杜兰亭、陈尚哲先后被捕,省委遭到破坏。但在斗争中,张光奇表现出了机智、沉着和勇敢。

  1931年7月以后,原来的秘密联络人徐克俊未再来接头,张光奇与组织失掉了联系。卢沟桥事变后,张光奇流亡到西安的东北大学附小任教。1938年3月,因日寇轰炸西安,“东大”迁校,她又随迁到四川省三台县,先后在三台县中学、三台女中等学校任教。1939年2月,山东教育界300多人流亡到三台,成立教务团,搞抗日救亡活动。张光奇加入该团服务队并任副导演,先后排演了《古城怒吼》、《前夜》、《中华民族的子孙》、《一年间》、《夜光杯》、《日出》等进步话剧。

  几经周折,张光奇到了绵阳。1949年12月21日绵阳解放,张光奇被吸收参加绵阳地委政治训练第一期学习,后留校任干事、队长、秘书等职。1957年2月任县工会职工学校副校长,以后分别在绵阳县高中等单位任职。1962年5月张光奇调到沈阳,先后在市第九中学、第八中学任教,1974年10月退休。

  多年来,张光奇虽然与党失掉关系,却始终对党怀着深厚的感情,希望早日回到党的怀抱。解放后,她不断向党提出申请,强烈要求重新回到党组织。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后,经中共沈阳市第八中学支部委员会审查通过,中共沈阳市委组织部批准,1982年12月18日,张光奇重新加入中国共产党,她梦寐以求的愿望终于实现了。

  1990年3月3日,张光奇同志因病逝世,终年82岁。

  

  
社会各界声援五卅运动

  

  
张光奇

 
 
 
编辑: pd23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