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文化频道 > 老照片 > 老风景 正文
沈阳东大营因办军校出名
http://www.syd.com.cn   来源: 辽宁日报  2015-09-10 10:10
分享到:
更多

  1931年9月18日,日本关东军炮轰北大营,发动了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北大营由此出名。事实上,当时的沈阳还有一处军事重地——东大营,它同样拥有极不平凡的历史,堪称中国现代史上的一个缩影。

  1922年以前,位于沈阳城东约10公里的东山嘴子,还是一片肥沃的农田。当人们伫立在天柱山的高处向南眺望,尽收眼底的是一片美丽的田园风光。

  1922年5月,奉系军阀在直奉战争中失败,张作霖回到东北,为再度问鼎中原,大搞“整军经武”,又是扩编,又是办校,营房不敷使用。经过一番选择,东山嘴子这块背靠天柱山,扼沈阳要冲的地片被辟为兵营。到1924年秋,西、东两院的营房先后建成,南院在稍晚一些时候也建成使用。这片新营房位于沈阳之东,为了与北大营相匹配,遂取名“东大营”。

  但与北大营不同的是,北大营是纯粹的军营,东大营除有驻军外还有军校,虽几经坎坷,军事教育却一直未停。现在沈阳炮兵学院的原址就是当年的沈阳东大营。沈阳炮兵学院政研室主任王永涛教授曾专门研究过东大营的历史,他向记者讲述了东大营几段鲜为人知的故事。

  东北讲武堂迎来鼎盛时期

  如果说东北讲武堂在清末民初和张作霖统治期两个时期是初创期和发展期,那么,在东大营阶段,则达到了鼎盛时期。1928年,张学良出任东三省保安总司令,他决定对东北讲武堂实行扩充,大力培养军事人才。1928年9月,东北讲武堂正式由沈阳小东边门迁至东大营。张学良还将东北所有军事教育机关一律并归东北讲武堂,东北讲武堂成了名副其实的东北最高军事学府。此时的东北讲武堂设立了步、骑、炮、工、辎重五大科,成为分科齐全的综合性学校。

  1919年至1928年,东北讲武堂共办了8期,毕业生总人数为3557人。迁址东大营后,从1928年到1930年,仅办了两期,东北讲武堂毕业生人数就达到5051人,大大超过前8期总和。那时,东大营东、西、南三院都住满了人。学员每天操练演武,气势恢弘。最初东北讲武堂只是培养陆军初级军官,迁至东大营后,高等、中等、初等军官同时培养,在招生对象上一改只招军人而逐渐重视从中学毕业的青年学生中招收学员。此时的东北讲武堂,以其策划之周详、规模之大、人数之多、水平之高,堪称国内军校之最,进入全盛时期,为其提供校址的东大营也名噪一时。

  “九一八”之夜,一枪未放

  1931年9月18日夜,当日本侵略军对沈阳北大营发动突然袭击时,东大营对外联络全被切断。由于东大营已失去指挥,加上缺乏战斗部队和武器,更由于上级命令不准抵抗,于是,东北讲武堂官兵一枪没放地“整军退出”了东大营。随着东大营被日军侵占,东北讲武堂的历史也就此宣告结束。从此,沈阳东大营揭开了最黑暗的一页。

  1932年初,日本侵略者在东大营开办了一所专门为自己培养鹰犬的军事学校——伪满“中央陆军训练处”。这是伪满军政部成立最早、延续时间最长的一个军事教育训练机构。1940年,又改称“中央陆军训练学校”。学校的主要机构有:本部、教育部、步兵训练部、骑兵训练部、炮兵训练部、经理养成部。主要招收对象为伪满“国高”毕业学生,经过考试录取,被录取者先在各军营区所属教导队接受几个月军事教育,然后入校,学制为一年至一年半。为镇压东北人民的抗日斗争,仅在前四年,“训练处”总共开办了25期,卒业人数2000余名。

  几乎与“中央陆军训练处”开办的同时,专门从事镇压东北人民武装的一支反动军队“靖安游击队”也在东大营成立。该部曾在东边道等地残酷镇压以唐聚武为首的辽宁民众自卫军。

  继“中央陆军训练处”在东大营西院成立之后,1934年,另一个“独立第一自动车队”在东大营东院成立。这是一所专门为侵华日军和伪军培养辎重兵和汽车修理人员的学校。今天,在沈阳炮兵学院原机关办公楼后面,有一座当年侵华日军修建的“独立第一自动车队创立纪念碑”,八十载风霜雨雪,仍未洗去日军侵略的罪恶。

  黄埔军校第三军官训练班

  抗战胜利后,沈阳东大营又成为国民党军队的兵营,先后有多支国民党军队在这里驻扎。黄埔军校的分支——国民党陆军军官学校第三军官训练班曾在此办过学。抗战时期,黄埔军校迁往成都,并在全国设立了13个分校。日本投降后,分校一律结束。

  1947年6月,陆军军官学校第三军官训练班在抚顺成立,一年后移入沈阳东大营。其任务是轮训国民党正规军从准尉到上尉的在职军官。第三军官训练班共办两期,每期招生2000人,教职员工500人,总计2500人。每期6个月左右。第15期(期别由第三军官分校第14期接续)是在抚顺办的,第16期是在沈阳东大营办的,1948年6月招生,按计划是当年底学生毕业。 1948年9月,辽沈战役打响,很快锦州、长春等地的国民党军队被歼,沈阳及其外围已完全孤立,解放在即。在这种形势下,10月12日,时任国民党东北“剿总”总司令卫立煌命令第三军官训练班停课撤入沈阳城内,维护治安和担任东塔机场的警戒。

  此时,困守沈阳的国民党军队覆灭命运已成定局,有觉悟的国民党将领认识到:唯一的出路就是认清形势进行起义或是放下武器投诚。1948年11月1日早晨,训练班代主任姜明文(少将)率第三军官训练班全体人员向解放军投诚。

  东大营终于回到了人民的怀抱。 1949年2月29日,朱瑞炮兵学校由牡丹江移驻东大营,这就是如今的沈阳炮兵学院。□本报记者/王云峰东北讲武堂本部。(沈阳炮兵学院供图)

编辑: pd23
相关新闻: